笔趣窝 > 我不想再凉了 > 第二十五章 如此交涉

第二十五章 如此交涉

  丁文看小玄坐下了,闻着香味,好奇的问她:“刚才在外面打的尘土飞扬,怎么你身上还有这样的香味?”

  “你到底说不说!”小玄急了,她可没心情聊别的,但是看着雷熊那张不年轻的脸上,却是一对充满好奇的干净眼神,不禁怔了怔,然后从身上取出一个粉红色小布袋,说:“因为有香囊!装的是仙山上的九香叶。好了,你可以说了吗?你为何认识我姐姐?”

  “那我说了,你做好心理准备。”丁文就把沉默岭如何遇到玄女,以及玄女如何对他一夜夫妻百日恩等等话的事情经过,都说了给小玄听。

  “……后来我在晴空万道光的围攻下烧的满脑子都是痛苦,只恨她如此冷酷绝情,就拼命发动了自幼苦练的绝技,月下刺仙,杀了她。”丁文说罢,望着小玄。“就是这些,我也没有特意增加她的可恶,也没有把自己说的多好。反正说到底她是你姐姐,无论对错善恶,你都会替她报仇,也一定会视我为仇人。”

  小玄没有说话,她心里觉得,这事情极可能是真的,因为如果是她姐姐,确实做的出来那些事情,也很可能会那么做。

  尤其丁文还说的出她姐姐某些旁人不知道的隐秘特征,听起来就更不像假的了。

  然而,恰如丁文所言,那是她姐姐,无论对错善恶,都注定了她跟丁文是血海深仇不共戴天的关系。

  只是……知道了前因后果,小玄真有一种恨不起来的无力感。

  “姐姐已经不在了,只剩你一面之词。”小玄觉得大体上应该是这么回事,却不愿意在外人面前表现的能够坦然接受姐姐的那些所为。“时间不多,我们聊正事!你杀本派的人,四处制造血案,是为了报复?还是因为对姐姐不满,就把大晴派及治下的所有仙民都恨上了?”

  “如果是这样,现在我应该怎么折磨你发泄怨恨呢?”丁文好整以暇的反问,果然小玄吓的一跃而起,抄起插地的长剑,旋身举剑戒备,接连后退了好几步,这才意识到丁文仍然交叠手臂坐那,眼里透着恶作剧成功的好玩,不禁生气的说:“……无聊!你能不能正经点!我没时间跟你胡闹!”

  “是吗?你有事就先去忙吧,我很闲。”丁文抬手作势请走——

  “你!”小玄收剑入鞘,别过脸,气恼的道:“当少主的时候你可正经多了!”

  “哦?你知道是我了?”丁文不禁笑了起来,正因为那时候有过接触,他才会跟小玄对话,才会告诉她玄女的事情。

  “除了你这邪物谁还会说弑仙那种大逆不道的话?当时我就该想到——仙民无论如何不会说出那等恶言!”小玄自顾感叹罢了,又侧目盯着他,质问说:“为何告诉我姐姐的事情?”

  “看你是个善仙啊!玄女跟我的事情只有我知道了,如果你连自己姐姐为何而死,发生什么事情都不知道,肯定会一辈子满腹疑问。”丁文想起当少主时候没有说的话,经过李未明的事情他感受更深刻了。

  于是认真的注视着小玄继续说:“我说弑仙就是恶言,恶仙杀人如宰猪狗、在你那里却是应该严加监督惩处,慢慢去纠正的事情。你虽然是善仙,也到底是仙人,大晴派的恶仙害了多少人也不是罪大恶极的事情,而一个人若除了恶仙则是大逆不道。”

  “我并非这个意思……”

  “是不是不用争论,我想说的是,李未明到封印山不惜自杀献祭求我报仇时说:恶仙无人治,能杀恶仙的人只有我丁文。事实上,他找过你……”丁文话没说完,小玄急忙说:“我询问了所有相关人,往来奔走了几个村子,难道那些人全都说谎了?”

  “你会飞,不用把奔走说的那么辛苦吧。”丁文很无奈的语气说:“那些人未必都得了好处,他们只要想想说实情的坏处就不敢搀和了。”

  “我是骑马和走路!我没有用飞仙术!”小玄很激动的强调。

  “……为什么?”丁文十分费解。

  “刚来地界的时候我问一个老人,怎么才能更了解地界,他说像地界的人一样用脚走路。”

  “……”丁文沉默了一会,他必须承认,小玄确实真心实意的想了解地界的,不过……他还是得说:“我猜那个老人可能腿脚不方便,特别怀念以前腿脚方便的日子吧。”

  “……”小玄默然,因为那个老人真的腿脚不方便。她静了一会,迟疑的反问:“你是说、飞还是走并不重要?”

  “也不是说没用吧,走路肯定更能体会地界的生活。只是没必要故意自虐,地界的人能骑马也不会走路啊!”丁文如是想,大约他有三个阅历丰富的人的记忆,所以知道有些人真的很坑人。

  “……我一定回去再问问他!”小玄很生气,她那么认真的坚持了这么久,除非派里的急事,否则她都学地界的人走路,骑马,马车,平白耽误了多少时间在通行上面啊!明明一个时辰就飞到的地方,她却走了两天!

  “人家也不是故意骗你,大约只是随口感叹的那么一说,他也不知道你会这么认真啊!”丁文大约可以想象到那个老人得知小玄因此一直放着天空不飞而坚持走路的反应,估计也会懵圈,然后……爆笑!

  “不可能!”小玄捂着脸,窘迫交加,偏偏听到丁文还很不体贴的在旁边笑的乐开怀,不禁怒道:“你以为雷熊是少主呢?笑起来丑死了!”

  “笑不笑都丑,就不用在意美丑了。”

  “你倒豁达……”小玄夸着,突然意识到情况不对,她不是进沉默岭跟他聊天的啊!

  念及此,小玄又正色道:“我进来是代表本派要求你从此不得弑仙杀人,如果你能保证办到,过去的事情可以不再追究,你有什么未了之事可以说出来,本派可以酌情替你了结。”

  “……让大晴派把你嫁给我当妻子行不行?”丁文想了想,突然灵机一动蹦出这话。

  “放肆!”小玄憋红了脸,本来很生气,突然不知为何又消了气说:“算了,混沌主也是混沌凶物,本来就贪欲如同深渊!仙人是没有情爱之念的,只有婚配的仙侣需要生育子女的时候才会服用情爱丹,临时催生情爱之念。我是掌剑玄女,不可婚嫁。你换个别的要求吧。”

  “就是说,如果你不是玄女的话,真的可以?”丁文的关注点不在这里,他有云、离两仙的记忆,本来就知道仙体绝了情欲。

  “当然不可以!”小玄很认真的反驳,意思很明白,拿玄女说事只是换一种方式拒绝。“你快提个别的条件。”

  “我没有条件,也不会和谈。恶仙我碰上了就会杀,无论大晴派追杀与否,你们非要追击,最好多安排恶仙来追杀,能省我许多工夫。”丁文看小玄着急,又道:“你的来意我知道,担心阵法的星能消耗多了会进入星能补充模式,到时候很多被封印的混沌凶物可能会破印而出,而且很多地方的混沌星能会失控,必然会凭空创造出许多混沌凶物。这种祸事我也不愿意看见,我要杀的是恶仙,也不会拿无辜人的性命作为要挟,追魂珠你带走吧……追魂珠你拿了?”

  丁文发现背后地上的追魂珠不见了。

  可是,小玄也一脸惊疑之态的摇头。

看过《我不想再凉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