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我不想再凉了 > 第十七章 仇者快

第十七章 仇者快

  这就是我的目标了……

  这就是我的目标了!

  丁文吃完了李未明带来的祭品,擦了擦嘴,自语道:“祭品吃了,身体收了,你的仇已经是我的仇了。既然你满腹冤屈,我保证‘让你’亲手杀了十四夫人!”

  李未明出身的山园村位置还算不错,依山傍水,山里生产药材,野物又多,村前的河流宽大,打渔的收获也不少。

  李未明的父亲当了村主三十多年,一直干的不错。

  他父亲的村主位置并非靠继承得来,上一代村主及家里男丁死在了大晴仙派与西天仙派的战争中,以致于族中没有修为符合标准的人继承村主位置,李未明的父亲按规则接任了村主。

  继位之后李未明的父亲也参与过两场战事,幸运的活下来了,之后两派又约定休战,一晃太平了三十多年。

  因为是一代村主,并没有久居村主的家族的那种与村民割裂了的阶级优越感,行事都会考虑村民们的关键利益,尽量做到可以兼顾。

  李未明的父亲遵循基本的潜规则,不会主动多拿,却也不敢打破惯例,简而言之就是一位但求平稳,不黑也不明亮的普通村主。

  丁文骑上李未明的马,边赶路边整理李未明的记忆,又从云仙和离仙的记忆里搜寻是否有关联信息,汇总之后把事情弄的更明白了。

  李氏所以遇难,大概只是恰好因为比试的利益冲突时候遇到了十四夫人,十四夫人稍作了解,知道他们没有背景,后来就动了心思。

  作为城主的十四夫人,在那环境里的女人许多都会多想。

  红颜易老,芳华易逝,更多的情况是不等老去就便已失宠,不在受宠的时候设法替自己打算,等到失宠了,再想拿、也拿不着了。

  这种情况下城主的夫人们能依仗的,当然就是娘家,她们得宠时候把娘家带起来,失宠的时候娘家的实力就是她们的底气,旁人也就不敢随意欺压,旁的夫人也不敢过份。

  倘若失宠了还没有这份底气,走运的就是在府里被冷落着过活,不走运的话就会被过去怀恨的人,或者心胸狭隘点的人构陷入罪。

  所以城主的夫人里,但凡有点手段的都找机会让娘家里的人当了村主;没想那么多,或者黑不下心肠的呢,聪明的也在得宠时要些好差事,给娘家人安排到城里一些有利可图,或者有些权力在手的事情做。

  十四夫人正值得宠的时候,她想法多,而且也有手段,恰好处于需要把娘家人带起来的阶段,又恰好遇到了李未明。

  至于十四夫人使的手段,十之八九是知道别的夫人当年是怎么操作的,她有样学样。

  至于挑选的目标,当然是尽量找软柿子捏,还得是村子尽量富裕些的软柿子。

  李伟明家里就是没有靠山的软柿子。

  天色渐渐放亮。

  清晨的湿度让尘土还没有激荡飞舞的力量。

  一大早,丁文却看见前面有三匹马。

  离的近了,那三匹马骤然加速过来,一匹绕后,一匹挡在前头,一匹在侧旁停下,堵着丁文的马无路可走。

  这三个人都是山园村来的,带头的那个,就是李未明十四夫人娘家的人。

  他就是之前城中选拔比试的时候,李未明最后一场的对手。

  那人也年轻,身形魁梧高壮,比李未明还高了一点,但背宽腰粗,手上都是厚茧,胳膊又比李未明粗壮两圈,整体看起来更雄壮。

  其实这人不久之前还是普通村民,毕竟十四夫人被城主看中也没多久。

  可是,根据李未明的记忆,这个来山园村没多久的村民出身的男人,最近在山园村就已经祸害了五户人家的女人,当众随意打骂,羞辱山园村的村民的事情就更多了。

  属于典型的——过往没有作恶机会,一旦有了机会,恶性就显露的越来越厉害。

  那人对李未明从不服气,总觉得当初的比试根本不需要十四夫人暗箱操作。

  真正比试一场,他觉得自己也不会输给李未明。

  即使十四夫人告诉他说,是城主亲口说李未明胜算超过九成,所以她才会想方设法。

  可是,这人一直不服气。

  李未明那身板,能跟他比吗?

  凭什么能赢他!

  来了山园村后这人就一直想动李未明,却不得不看李未明妻子的情面,只好忍着。

  最近,他终于有了希望。

  十四夫人早说过,李未明如果想报仇,那就除掉。

  “李未明!你深更半夜一个人偷跑出来,去哪了?”那人握着马鞭,眼里透着深深的怀疑。

  “你无非想动手,无非以为李未明又去找玄女,或者是逃命。”丁文从马上的行囊袋上取下李未明的剑,一把银色剑鞘的剑。

  长剑出鞘,横在丁文面前,雪亮的剑身上映着他星目中越渐浓郁的愤怒。

  “你早晚是个死也不用这么着急的求死,先回答我的话:你去哪了?”那人想动手,但又有顾虑,他不怕李未明。

  可是十四夫人早就交待过了,玄女没离开向仙城之前,不要动李未明,因为玄女有可能会在走之前再见一次李未明,如果那时见不到,知道他死了,就会横生枝节。

  “一会我慢慢跟你说。”丁文自马上一跃而起。

  “这可是你自己找死,十四夫人也怪不了我!”那人抄起狼牙棒,翻身下马,绕过了马,举着狼牙棒,满怀激动的想着:‘今天就让你知道到底谁厉害!一棒子打不死你都算你行!’

  可是,就这么会工夫,他却看见剑光接连从另外两个马上的人身边闪过,然后,那两个人就从马上掉下来了。

  那人心中大惊,连忙举起狼牙棒做守势,可是,他背后的汗毛猛然立起!

  一道剑光,已经划过了他胳膊。

  狼牙棒和断臂,一并落地。

  那人愣了愣,侧头看了眼断处,又看了看地上的断臂,这才惊恐的大叫:“啊!我的胳膊!我的胳膊!我的胳膊啊——”

  旋即,强烈的痛楚刺激之下,那人捂着断处,一时只剩下惨叫。

  丁文看这人的惨状却一点都同情不起来,因为想起来的是李未明的记忆里,前不久亲眼目睹的这人当着一群护院的面祸害无辜女子,当着人孩子面前随意殴打孩子父亲,那时这人得意洋洋,哪有考虑过受害者子女妻子的悲痛和怨愤?

  丁文一掌按在那人额头,星能恰到好处的吐喷而出。

  那人身体里的星图遭受临界点的星能力量冲击,顿时崩塌散溢。

  “看你还没有祸人性命,今日先断你一臂,再废你星图修为,等回了村再当众拿你给众人一个交代。”丁文揪着那人往马背上一丢,找了东西捆绑,发现只剩单臂不太好绑。

  “我的胳膊……李未明你好狠,我的胳膊……李未明你不得好死!”那人一时痛的哼哼,一时又怨恨的叫骂。

  “我发现你这人真是不可思议,你们为了当村主设计陷害弄死了李未明一家三十五口,你现今还能活着喘气,却无丝毫反省愧疚,只有自己受了伤的怨恨,你还真是害人时只觉得得意快乐,被害时也只在意自己的痛苦,丝毫都不会考虑别人啊!”丁文知道离仙和云仙并不是这样的。

  离仙是不把地界的人当人,不在乎地界人的感受,但对于仙人,离仙会在意,也会考虑,对于离仙来说,地界的人跟圈养的畜牲没差别,仙人才是同类。

  云仙出身地界,很清楚地界人的种种痛苦。但他信奉的准则就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必须让别人承受痛苦,因此云仙为了利益行事歹毒,却并不会在做恶事时得意,也不会觉得害人本身是什么愉快的事情。

  “十四夫人不会放过你的,李未明你死定了,你不得好死……”那人仍然这么喃喃自语的痛苦哼哼,除此之外就是反反复复的怨恨诅咒。

  丁文觉得跟他没什么可说,也就只管继续赶路。

  回到山园村,村里人看见他们,全都震惊,却又并不特别意外的退避开了。

  李未明一家的事情,村里人开始不明白,后来也就猜到端倪了,原先有的耻笑李未明窝囊,但更多的是同情他只能苟活在仇人堆里。

  如今看见李未明压着断臂的仇人回来,大家虽然想叫好,却又不敢,只能是退开一旁,远远的静观事情发展了。

  村里一些壮丁本来是村主那的护院,见到这情况要跑过来,却被家里的亲人拽走了。

  “李未明本事高你打的过啊!一边躲着等事情完了再说!”

  那些护院心想也是这个理,李未明的本事,村里的壮丁都知道,他们是打不过的。

  还不如假装人不在村里,一边躲着,回头如果是李未明输了,村主责罚的话他们好歹也有借口,大概也不会丢了命,村里就他们这些壮丁,护院的责任还是得指望他们。

  此刻上去搀和,倒很可能被红了眼的李未明干掉。

  再说了,村里人都暗暗盼着李未明多宰几个新村主家里的人,都是一群祸害,村里壮丁组成的护院也不愿意顶着满村人的唾骂去救那些王八蛋,于是索性都缩了。

  丁文压着那人长驱直入,看见有几个护院跑出来又掉头跑开,或者被村民呼喊,甚至拽走……

  他明白了众人想法,于是接连两脚踹的恶棍跪在地上,又一剑割断他的腰绳,当众一剑割断那人****。

  满村人见李未明下手如此迅快果断,很是震惊。

  但那些被祸害的村民们却激动的泪水涟涟。

  “李氏一族如何被构陷,今日我会对山园村的大家说清楚,李氏的仇人都会由我负责解决,现在,还有谁愿意控诉这人的罪,也不用你们走上来说,只管喊话说出来,好让我作为参考:要不要杀了此人。”

  “杀他是给他痛快了!再废他一条腿,让他活受罪!被他祸害的人一辈子都过不去坎,凭什么给他死的痛快!”一个方向,有个声音激愤的高喊。

  立即,又有好几把声音,从不同的方向附和着叫喊道:“说的对!”

  “就是这个理!”

  “有理!”丁文话音落,手中剑一闪,刺断恶棍脚后跟,又一剑刺进恶棍膝盖里。

看过《我不想再凉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