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我不想再凉了 > 第十六章 红渊山大仙

第十六章 红渊山大仙

  那年轻男子开始攀爬石巨山,在山石上密密麻麻的冰之印光纹映照下,他的脸都映上了蓝光,却也掩盖不住他眼里浓烈的悲愤之色。

  丁文很好奇,不知道这人来干嘛的,看衣着,此人出身应该不错,绸缎只有富饶的村主家世才穿得起,那双皮靴制作的也很精细。

  这样一个人,大晚上的独自跑来这里,到底要干嘛?

  那年轻男子爬一会,休息了不多久又继续攀爬,一直爬到山顶上。

  丁文扑腾翅膀飞过去,站那,看着。

  那人冲扔了几次石头驱赶,丁文避开了,飞走,又飞回来,那人看来也没心情跟他耗下去,索性不再理会这只乌鸦了。

  只见那年轻男子取出包袱,里面是油纸包着的烤鸡,牛肉,猪肉,看的丁文真想过去大快朵颐。

  然而那人防备、又警告般的瞪了过来!

  这男子之前所以驱赶,分明就是怕乌鸦会吃这些肉。

  丁文虽然馋,却更好奇这人是做什么,难道是来祭拜?

  可是,少主的记忆里,并不认识此人啊!

  于是丁文忍了忍肚子里的馋虫,那人见乌鸦规矩,就取出小香炉,插上香,点燃,然后郑重其事的跪下,一下接一下的磕头,几下就把额头磕肿了。

  丁文歪着乌鸦头,看的暗暗猜测,怀疑这人是雪莲的亲人之类,却又觉得不合理,旁人不会知道雪莲的尸体被他抱着一起冰封在这里,理当会以为尸骨无存。

  但是,少主的记忆里真的没有这个人存在啊……

  那年轻男子磕完了头,仍然跪着,身体直着,额头上流下了血,他也没有擦拭,眼里都是悲愤之态,突然大声喊道:“红渊大仙丁文在上,地界凡俗之辈李未明满腹冤屈无处求助,今日特来求助!我李家本是山园村的管事,我父三十多年来一直谨遵大晴仙派的要求一丝不苟的当好村主。我自幼天赋尚可,苦练本事,指望将来不负父母期望,能让李家更上层楼……”

  丁文听着……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成了大仙。

  不过他更好奇的是,这人、竟然是来求助的?

  这可、太出人意料了哎……

  “……城中选拔比试的前夜,城主的十四夫人突然请我去做客,席间说我明日的对手是她娘家的人,说什么她娘家只有这么一个好苗子,不似我天赋过人,绕来绕去,是让我比试故意认输,等下一年的时候再来参加选拔,那时候她会替我疏通之类。我虽然心中不愿,但也知道得罪不起,只好答应。谁知道她当晚就不让我走,竟然怕我反悔,次日就不让我过去比试。”

  李未明说到这里,语气里的情绪又变的激愤了些。“原本这些也就罢了!她次日一早还要替我决定婚配大事,我说早已订亲,她问了究竟,就没说什么了。我以为事情过去,谁料想——三日后,我未婚妻乘坐的马车突然摔到崖下意外身故!我总怀疑不是巧合,果然十四夫人次日就到我家来,又提说媒的事情。言语间还威胁说,若我不识抬举,明年的选拔比试也休想参加。”

  丁文听的生气,如果事情真是这样,那人也真够恶毒!

  “我与未婚妻打小就相识,当时恨不得与那十四夫人拼了!奈何一家老小总不能因为我而送命,除了忍哪里还有什么选择?事情定下,那边就要求从速成婚。那女人长的丑陋不堪,我却也只能认命。不曾想,原来厄运才刚开始!”

  丁文知道村主对于村民来说是很厉害了,但上面要应付的人还多的很,相较于能够跟仙人直接对上话的城主,影响力根本没得比。

  “婚后不多久,父亲得了十四夫人娘家的托请,结果是个陷阱,害我父及兄弟姐妹尽皆因罪被处死!而我、却因为那丑陋女人的关系幸免,紧接着,那丑陋女人的兄长,也就是原本我选拔比试里的对手,他竟来山园村当了村主!我越想越不对,找了一天假作感激那丑陋女人的庇护,灌醉了她,哄了她开心酒醉说了真相——十四夫人就是要娘家人当村主,我家里背后最没有依靠,我若不娶她娘家人为妻,他们便没借口跨村过来当村主!害死我一家早在他们计划之中,留我活口反而是个意外,却也防备着我,一旦发现我有什么不妥,还是会把我杀了……”

  乌鸦听着,眼里流露出越来越浓的怒意,如此狠毒,比少主家的二夫人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偏偏,这样恶毒的人还得偿所愿了,如此这般,岂不是在向天底下的人标榜:狡猾恶毒享福贵,遵循礼法任人杀?

  “我本欲找机会杀了十四夫人,拼个玉石俱焚。奈何她好似对我有防备那般,至今不曾有机会见到她!我满腔怨恨,又不甘心只是发泄在无足轻重的丑陋女人身上,却又没办法将他们一并杀了!前些时候知道玄女峰的掌剑玄女去巡视,我以为有了希望,连忙前去求助。掌剑玄女答应替我做主,可是她调查询问,相关人等众口一词,哪里有办法证明事情的真相?掌剑玄女查到最后,反而怀疑是我胡思乱想!”

  丁文不觉得意外,以掌剑玄女的性格,如果调查不到证据,问的人都不松口,她不可能会用什么手段逼问的。

  “他们已经知道我想报仇,只是顾虑掌剑玄女还在附近巡查才不敢动手,我自知死期不远,本想杀得几个是几个,却突然听说红渊大仙丁文的威名!大仙虽然一时受难被封印于此,我也不知道能否出力,但今日我决意拼上性命,尽力毁坏石山上面的封印。我这副躯壳,大仙若是不嫌弃,尽管拿去,要爆成血雾练功也好,要一时寄宿也罢,全凭大仙处置。我所能为大仙做的只有这些,只求大仙破开封印后,不要忘了替我李未明一家三十多口讨还公道!”

  李未明说罢起身,拿着带来的钉子和锤子,就开始敲砸石山上的冰之印。

  可是,李未明显然小看了这些封印里的星能,凭他的修为,根本不足以耗损多少封印中的星能,连一道水之印都毁坏不了!

  李未明各种尝试,全无作用,他终于绝望的坐倒石山顶上,悲愤的磕头伏地,哭喊道:“红渊山大仙赎罪!我李未明力有不逮,不能助大仙脱困。未有一丝功劳,却还厚颜无耻的指望大仙替我报仇,我自知毫无道理,却也实在没有办法,现只有自绝于此,献上我的血肉,也不知道能否对大仙脱困有所助力。恳求大仙念我舍得一条贱命,将来脱困后可以替我报仇!”

  丁文扑腾着翅膀,从李未明面前扑腾过来,扑腾过去,甚至急了,直接啄他,还用爪子抓他。

  可是,李未明全然不管,对于胳膊、脸上的伤痕也毫不在意。

  丁文又故意跳过去吃大块的猪肉,李未明这时也不在意了。

  李未明举起巨钉,对着咽喉,又举起锤子,仰面望天,泪流不止的吼叫道:“这天地——仙人主宰一切。地界凡俗皆蝼蚁,随意宰杀如猪狗。混沌主之罪,仙人不治,便无人可以过问。我李未明何其有幸,能遇到红渊山大仙!今以我自愿以性命血祭大仙,只盼大仙早日破印而出!天地间的仙人许许多,除恶大仙却只有红渊山大仙一人!天下可以没有许多人,唯独不能没有红渊山大仙啊!我李未明——这便助大仙了!”

  丁文不得不承认,这个李未明——死意已决!

  于是丁文飞了起来……既然李未明死意已决,他阻拦也没用,那实在不能眼看着李未明把好好的一副身躯给浪费了!

  李未明举起锤子,就要砸上钉子戳穿脖子自杀时,突然看见乌鸦从面前飞坠落下,一头撞死在了他眼前的石头上……

  “这……”李未明不明所以,旋即,突然惊喜万分的闪过一个念头:“红渊山大仙显灵了!”

  紧接着,李未明怔了怔。

  丁文的眼里,是星空。

  他的面前,是一只摔死的乌鸦。

  丁文站起来,抬手捂着心口,缓缓闭上眼睛……

  他搜索李未明的记忆,印证了他先前叙述的事情,并没有刻意歪曲什么,也没有添油加醋。

  于是丁文捂着心口,郑重其事的许诺道:“你的遗愿我会替你了却,你的身体我也收下了,请你安息。”

  丁文拿着钉子,开始在封印的石山上刻字。

  他脱困了,却不会藏掖名姓偷偷摸摸的活着。

  丁文受了李未明求助的启发,决定不仅不偷偷的活,他还要大张旗鼓的活!

  石山上,多处冰之印被破坏。

  巨钉刻下的字迹,既深又大。

  ‘世间恶仙无人治,天地生我来执剑!除恶不分仙与凡,遇恶除尽是丁文。大晴仙派不自净,我把恶仙埋土下。——红渊山丁文留。’

  丁文审视了一遍,发觉有许多调整的空间,然而已经刻上了,也不好再改。

  丁文觉得身心轻松,精神振奋。

  他突然有了明确的目标,即便前途难料,即便大晴派的追魂珠厉害的很,兴许将来还会有更厉害的手段把他彻底封印。

  但他不害怕。

  不管他的未来有多长,或者有多短。

  丁文都愿意用他的行动,他的声音,告诉这个世界:倘若前方是希望,我们应该忍耐着前行;倘若前方只有绝望,那便不要忍,而要改变!

  夜风吹起了丁文的头发,还有那身衣袍。

  剑眉下的星眸里,是明亮的光。

  “当你有一日找到了自己的目标,此后你的每一天,都是希望与前方。”丁文念了遍这句话,满怀信心的对着夜空说:“师父,这就是我的目标了!”

看过《我不想再凉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