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我不想再凉了 > 第十五章 以为这样,就会怕了?

第十五章 以为这样,就会怕了?

  封印的石山,从上至下遍布了蓝色的光纹,夜间远远望去,仿佛整座都在亮着幽光,更是令人不敢靠近。

  而在石山之中的丁文呢?

  当时寒冰冻结之下,他意识越发的模糊,脑子转动不起来,迷迷糊糊的仿佛沉睡过去那般……

  丁文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突然就又看见了自己的星图。

  星图在离仙身体里的时候是三十六星穴,在少主的身体里就自动适应了凡体的八百三十个星穴。

  八百三十之数的星穴光团构成的星图更显得繁密,也更璀璨。

  ‘难道我又死了?’丁文昏昏沉沉的,还觉得很冷,很困倦,不由意识到他应该还在寒冰里,只是冰封导致肌体机能几乎完全停滞,所以才会既看不到,也听不到。‘要脱困只有自绝了,可是身体被冻住了,怎么才能自绝?’

  丁文发愁的搜索着云仙和离仙的记忆……却没有这种被冰封后自绝的办法。

  原本也是,谁会特意创造这种法门呢?

  ‘……只能自己想办法了。’丁文尝试着运转星能,发现星能还可以在星图中流动,只是流动的速度比正常慢了很多。

  于是本来不可能仔细观察的星能流动的路径细节,这时候却能看的清清楚楚了。

  丁文尝试着引动星能以各种法术绝技需要的路径运转,也不知道有没有作用,完全是死马当活马医了。

  ‘原来红渊决的月下刺仙运转时的路径是这样的啊……流经那几处星穴的时候星能汇聚的快慢节奏有差别,到了这里时星能汇合突然加速……如果把凡体的这几处星穴首先练到星体层次,对于月下刺仙来说收效就最快了……’

  丁文这么胡乱尝试了一通,果然只是在体内运转星能,肌体机能停滞的情况下并不能发挥出来,也就不能自伤、自绝。

  但是在寒冰冻结之中观察绝技流动的路径的细节情况,竟然让他看的新鲜着迷,发现了许多好处……

  ‘以前师父说修炼是把体内的星穴里储备星能,化天地间的星能为己用,但星图分明跟灵识一体,可以经玲珑心稳固后与灵识一并转移,根本不是必须依赖肌体才能稳定存在的……也是,师父没有一次次的死过,怎么可能知道星图可以这样……’

  丁文胡乱想着,突然灵机一动,想起看着星图撞入身体时候,别人的星图里会有九团大小不等的光预先逃出来。

  丁文估摸那是灵识,但又与三魂七魄之数对不上号,小些的光团少了一个。

  这些是什么并非关键,丁文想的是——他能不能主动脱离少主的身躯呢?

  丁文有意识的尝试让星图动起来、动起来、动起来……

  毫无反应。

  ‘被撞的人的灵识是面临了生死压力才本能的逃脱吗?’丁文一时不知道如何入手,就试着反复对自己说:‘快离开这副身体啊,不然就要一直被寒冰冻住了,快跑啊,快逃啊,动起来啊……’

  仍然毫无反应。

  丁文想了想,发现这事是不太容易,如果死亡的压力就可以,那他第一次要被老虎咬死的时候,怎么会等到死了才转移呢?

  他都死了一次又一次了,哪次不得等死透?

  沉默岭少年的身体最惨,被烧的奄奄一息,在坑里受了会折磨、直到星能彻底耗尽了才死去。

  ‘或许我入体的时候,别人的灵识是被我的奇能赶出来的?并不是灵识的本能……那么肌体不灭灵识应该不会散……’丁文换了个思路,觉得还是得设法弄死自己。

  ‘被寒冰冻结太惨了,想自绝都这么难……’丁文又搜寻了一遍离仙和云仙会的仙法,还是没有能实现自觉目的的仙法。

  自我伤害全都需要依赖于肌体,人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只靠脑子想能自绝吗?

  丁文突然想起一事,沉默岭少年从小学的只有心决,没有学过任何绝技。

  身体的基本素质靠着霸道的混沌体,只要快、准、狠的基本功,但凡一拳结实的打中了要害,就能干掉仙体。

  本来丁文还奇怪为何那少年的师父什么绝技都没传授。

  离仙和云仙的记忆才他才知道,混沌之体是没有星穴的,根本就没有办法运用仙法绝技和地界绝技。

  每个混沌之体体内的星能混合情况都不相同,沉默岭少年的师父自创的绝技就算传授了,因为混沌之体的星能构成复杂,个体差异巨大,沉默岭少年也不可能用的出来。

  所以沉默岭少年从小各种乱练,就因为他只能自行探索。

  什么头撞树,手指戳石头,拿各种东西打自己练不坏之体,甚至点火烧自己……当然,后来把手烧熟了,好在混沌之体的恢复能力霸道,受伤根本无所谓。

  其中有一次沉默岭少年烦闷无聊,无意中使出了点像招式的名堂,当时他很高兴,频频运用了玩,却发现人很快就疲倦了。

  后来沉默岭少年去问请教,他师父叫他别用了,说那样的绝技练之无用,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又说他不怕身体受伤,最怕的就是耗损灵识,遇上这类耗人灵识的绝技避之惟恐不及,哪有创一个自伤灵识的绝技的道理?

  沉默岭少年后来就没再用过了。

  ‘当时他是怎么用出来的呢?……是了,是这么催动的!也亏他想得出来,这招不是常规绝技的星能用法,不是混沌之体也可以发动……’丁文意识里引动星图中的星能全部集中在一起,看星能汇聚成一大团了,又继续通过意识引导星能尽量的压缩、压缩……

  当压缩到一定程度时,仿佛再也收缩不了了,而且汇聚的星能有很强的扩散之力。

  正常情况下,到这里也就进行不下去了,汇聚的星能就会散回原本的星穴里。

  就像极力抓握有弹性的东西,到一定程度就压不动了。

  但沉默岭少年却把压缩的星能往肌体星能流动的路径里塞,那些地方平时修炼到位,承受能力很强。

  然后,继续压缩第二团星球。

  再继续压缩第三团……

  丁文用这办法,一会工夫就压缩了三十六颗压缩的星能。

  丁文压缩到三十八颗的时候,身体的负荷终于超过了极限!

  体内狂暴的星能骤然失控外溢,丁文的五脏六腑、全都被狂暴的星能重创!

  封印着他的寒冰,也瞬间被炸碎了一大片区域。

  只是石山上的冰之印符文又迅速供给星能,于是碎冰立即凝结。

  星能狂暴之后,丁文的意识黑了瞬间。

  然后,他看见自己的星图飘动了起来。

  周围不是黑暗,是蓝色的。

  ‘冻着我的寒冰的星能?’丁文估摸是如此,果然很快又飘过了土黄色的区域,他这才知道寒冰外面还有石层,应该是为了增加寒冰的稳定,也减少些寒冰星能的自然散失速度。

  ‘大晴仙派的仙阵手段真厉害,之前还想潜进去刺杀恶仙,真是太狂妄了……’丁文接连见识了大晴仙山护派阵法的厉害,尤其那追魂珠,等于把阵法的作用通过珠子延伸开了,那些仙人带着追魂珠,就能找到他。

  丁文的星图突然遇见了一团移动的、微弱的蓝光。

  ‘是飞鸟?’丁文正想着,星图仿佛发现猎物那般,急速追上去,瞬间撞碎了那团蓝光。

  紧接着,丁文眼里,又有了景象。

  他又变成了鸟,一只乌鸦。

  丁文飞落在封印他的石巨山上,不时扑腾几下翅膀,飞走着挪换位置。

  ‘一共有九百九十九道冰之印,真舍得耗费这么多星能。’丁文本来就很有耐心,而且冰之印一圈圈的,在石头上排列的整齐,计算起来并不难。

  丁文歪着鸟头,望着夜空发呆,考虑着接下来该如何……

  原本大晴仙派的护派阵法如此厉害,丁文以后应该小心谨慎的隐藏自己。

  可是,丁文心里有一股越来越强烈的不平之怒,让他总不愿意用沉默的方式应对。

  ‘我除的是恶仙,凭什么要躲躲藏藏连名字都不敢说!我明明就是我,为什么要畏畏缩缩的用别人的名字活着!师父说人选了什么路,就会成为什么样的人,我从小苦练本事,想的就是当一个时刻能昂首挺胸,行事无愧于心的强者!刚出来的时候不知道自己有这样的奇能,想救人,明知道异化虎厉害都去打!死的时候都没有后悔,都没有怕。现在有什么道理要藏掖名姓,有什么理由比那时候还胆怯?’

  丁文越想越不愿意沉默,只恨此刻是只鸟,否则的话就要在封印的石山上刻下字迹。

  大晴派追杀他,有什么手段来就是了!

  他若挡不住,栽了就认,岂有怕了忍了的道理!

  丁文决定找个该死的恶人得个身体,正准备飞走,看见一个人,骑着马,偏离了土路,朝着这方向过来。

  道路骑马难行,那人翻身下马,也不管穿着的靴子陷入泥泞,就那么望着石巨山,每一步都陷入泥泞、又费力的拔出来,再陷入泥泞……直到一路走到石巨山下。

  那人仰望石巨山,眼里透着悲愤。

  丁文见那人形容英俊,身形挺拔,暗想这人倒是俊,跟他原本的模样可有一比了。

看过《我不想再凉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