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我不想再凉了 > 第五章 你死我活

第五章 你死我活

  玄女此刻懊恼计划不能如愿,暗恨丁文一再出人意料,但她脸上却神态恭敬,沉着的对仙师解释说:“其实这人并非地界的混沌主,是沉默岭里长大的。取回彩虹心玉时他帮了些忙,因此我一时心软没有下手除了他,原本告诫他不要离开沉默岭,没想到他竟然这般不知好歹!”

  “沉默岭竟藏着这等地界凶人?”仙师信了一半,神态缓和下来说:“玄女初次外出办这等大事,事情顺利之下难免处置不当。这等地界凶人若是服从管教,还可委以责任,令其行混沌主之责;但若狂妄自大,无视规矩礼法,留之必然为祸。玄女念及他一点功劳不忍除去,让派里人去即可,实在不该留下后患。”

  玄女连忙主动请命道:“多谢仙师教诲,我必然铭记于心!这等错误,今后绝不再犯。不需要旁人动手,我这便去除了那凶物!”

  “如此,最好!”那仙师很高兴玄女没有辜负掌门人的器重,知错就改,实属可教。

  玄女执剑飞出仙派时,背后有人呼喊,她见来的是仙师座下的弟子,知道仙师一是为了确认她说词的真伪,二是怕她心慈手软放了凶物走脱。

  玄女故作轻松的说:“这凶物不知好歹!我一时心慈手软反倒被他害的担上责任,一会看我如何打得他粉身碎骨!”

  “这狂妄凶物胆敢以音爆滋扰本派,着实该死!”一众仙派弟子飞出仙派,就听见晴空犹如雷声滚动的声音。

  声响之大根本不能言谈,直到声音停了他们才能听见彼此说话,不由都对这等狂妄行径愤怒。

  至于丁文,其实并不知道音爆是什么绝技,他只是尽量大声的冲着天空喊话。

  他等了一天一夜还不见玄女回来,也没人来传个话,他又不会飞,等急了只能喊话。

  喊完了,喝一气河水,歇一阵,然后仰面朝着半空的仙山准备再喊时,却见有许多小黑点从仙山飞下来。

  丁文猜测是玄女,高兴的跳上附近最高的坡地上面,一拳、一脚、又接连几下,把坡顶的几棵树全都踢断踢飞,然后就仰着脸,看着天空中的一群黑点越来越近,越来越大……

  过了一会,黑点大的可以看见人的轮廓了。

  “玄女——我在这里!”丁文怕玄女找不到,连连挥手招呼。

  玄女飞在最下面,听的更是恼火。

  背后一群同来的人好气又好笑的说:“这凶物真是不知死活!”

  玄女恐怕丁文一会说出些什么话,故作恨恨然道:“这凶物有些本事,万一我单独除他太慢,还请大家协力。”

  “理当如此!”一群仙师的弟子本来就是为此而来,当然没有推脱,也都想早点解决了事情早些回去,地界的空气中夹杂了灰尘,吸着都有一股土味。

  玄女眼看地上的身影越渐清晰,暗暗冷哼:‘原本给你机会多活几天,你却偏要急着找死!’

  玄女手中的剑亮起耀眼的红光,红光的范围迅速扩大,直把她的身体完全包裹,与之同时,她下坠的速度突然加快、却又在降低到一定高度时迅速减慢、然后悬停。

  一群仙派弟子见玄女出手如此厉害,都能感受到她对地上的凶物有多气恼了。

  丁文站在坡上看见玄女落下来,又被红色强光包裹,那光芒烈的让他不能直视,不由眯着眼睛抬手遮挡,嘴里喊问说:“玄女、这是什么?”

  “这是——晴空万道光!”玄女咬牙切齿的说话时,红光骤然绽放,化作一道道光束,快如闪电的、持续不断的涌向坡地!

  数不清的红光纷纷不绝的射中丁文,每一道光沾身后都如同火焰燃烧,热的丁文满脑子都是火辣辣的痛,痛的他忍不住大叫:“玄女你干什么!胡闹也有限度!再不住手我要生气了!”

  丁文飞奔疾走,情急下全力一跃,竟然虚空跨过百丈远。

  然而他纵走的飞快,天上连续不绝追击的炙热红光却飞的更快!

  密密麻麻,数量极多,围攻中覆盖了一圈,让人根本没有躲避的余地。

  哪怕丁文再怎么极力纵跃飞驰,也只能让承受的打击少一点,却并不能免除。

  半空的玄女见丁文中招了还能奔走,挨着打竟然还有余力喊话,唯恐他说了什么,连忙急喊道:“诸位同门——恳请助阵!”

  一大群大晴派弟子本来就吃惊于丁文如此抗打,眼看晴空万道光追击中烧着了多少林木草地,恐怕那凶物越跑越远,无端祸害了仙派管辖的铸造之地,早就有心帮忙,听到玄女说话,纷纷聚力发招,一齐施展晴空万道光。

  数十人一齐发招,顿时演变成了阵法。

  满天密集的光束汇聚成了红色的光浪那般,涌动中冲击的丁文摔落地上,再也奔走不能,只能孤独的置身于持续不断旋动的红光漩涡里。

  热……

  很热!

  ‘热死了、热死了、热死了!’丁文满脑子都是痛苦的焚烧炙热!

  他已然知道玄女要杀他,虽然他不明究竟,却明白了一件事情——玄女言而无信,忘情绝义!

  ‘背信弃义,冷酷无情!救你是一个错,今天我就亲手补过!’丁文已经喊不出话了,他脑子里只有这个激愤的念想。

  他在众人合力的围攻阵法里奔走不能,却也不想再走了。

  愤怒推动的攻击性促使丁文体内的星能在抵抗着烈焰持续焚烧的同时,仍然能积蓄能量。

  红光汇聚的浪在大地涌动,吞没了山林,草地,把绿色的大地变成了焦黑。

  丁文只觉得身体在下沉、下沉……但不久后,脚下踩着的大地却变的更坚实了似得。

  丁文一直仰着脸,看着半空,记忆中玄女悬浮的位置——即使现在他眼里只有炙热的红光,但他却一直望着那方向,一直记着玄女悬浮的位置。

  此刻,脚下的坚实感觉让他积蓄的力量和燃烧的怒火一起爆发!

  丁文暗自运转积蓄的星能,发动他真正自幼苦练的绝技——月下刺仙!

  烈火持续在他身上燃烧,地面涌动的红色光浪里,一条燃烧的火人突然平地冲起!

  那一跃,仿佛能冲上万里晴空!

  悬浮在半空的玄女突然看见丁文燃烧着的头脸出现在眼前,还来不及惊愕,丁文的拳头已经击中了她的面门!

  这一拳之力,仿佛是山岳撞击推动那般,沉重的远超玄女想象。

  玄女的护体仙气瞬间被击破,仙体、仙骨,顷刻间全被打烂!

  这一拳之威,让玄女至死不能瞑目。

  这一拳之威,让一群抱着轻松解决扰人凶物心态的仙门弟子又惊又怒。

  火焰还在丁文身上燃烧,半空的玄女凭空没有了脑袋……

  这一刻,时间仿佛凝结。

  “该死的凶物!”

  一声怒吼,突然炸响,也惊醒了一群仙门弟子。

  于是晴空万道光合击更密集、而发招的仙门弟子也飞起更高。

  丁文身在半空又不会飞,本来一跃的冲势已经到了尽头,积蓄力量的愤怒反击得手之后,他也再没有了自救的办法。

  于是就那么身在虚空,任凭一大群仙门弟子施展的大晴派绝技连续不绝的轰击……

  红光汇聚成光浪,卷动着,燃烧着,置身其中的丁文落不下去,跳不起来,好似成了鼎炉中的丹药,持续承受着烈焰的焚烧……

  丁文的意识越来越模糊、越来越模糊……

  ‘这回算是记住了,那群人恶,被那群人追杀的玄女也恶,她当时只是个处于弱势的狠毒女人,就不值得救助!也不知道这次死了,还能不能再活?’丁文还想活。

  外面的世界他还没看到啊……

  师父说过的、复杂的,痛与快乐并存的大千世界,他还没看到啊……

  丁文的意识,黑了过去……

  漫天的红光终于敛起了。

  因为丁文被焚烧殆尽,骨灰都不知道飘散到了哪里。

  一群仙派弟子却没有胜利的喜悦,他们带着玄女的无头尸体,一个个脸色惭愧的折返仙山……

  一片大地,全是黑土。

  漫天火焰焚烧的灰黑,随风飘扬。

  周围没有被火烧着的林木也因此覆上了沉沉的灰色。

  一片绿叶上的蚕,怔了怔,然后摆了摆脑袋,讨厌空气质量突然变差。

  蚕摆了摆脑袋……

  漆黑,突然被光亮刺破。

  可是,眼睛里就只是有光,模模糊糊的,让丁文根本看不清东西。

  他觉得自己身体在动,但那动的感觉很奇怪,像是蛇,不,更像是虫子在蠕动那般,也感觉不到双腿的存在,整个身体也都觉得怪怪的。

  ‘我又活了?眼睛受伤了吗?’丁文不明所以,虽然他不知道死了是什么样的,但他还能感觉到自己,应该是活着的吧?

  丁文极力想看清楚周围,可是,看见的还是只有光,扭动着身体和脑袋,也只有光线的明暗变化,根本看不清事物。

  丁文不断动作,希望能感觉到身体正常一些,至少别觉得自己的动作状态像只蠕动的虫子。

  灰沉沉的桑叶上,极力扭动的蚕突然掉了下去。

  摔落在地上,蚕仍然在极力摆头,扭动身体,像是要看清这个世界。

  可是,它看不清。

  甚至连一只麻雀飞过来它也看不见。

  麻雀毫不客气的把这只蚕吞进了肚子里,获得食物的饱足感让麻雀惬意的站在树枝上。

  丁文感觉到自己身体好像被刺穿了,然后被塞进了什么里面,紧接着,他又体会到在晴空万道光的持续焚烧中生命迅速流逝的死亡滋味……

  不片刻,丁文的意识又黑了过去……

  那只麻雀突然怔了怔,然后,眼神分明有了些变化。

  丁文黑过去的意识,突然又有了光亮。

  这一次,不仅仅是光了,他能看清事物了!

  只是……丁文看见眼前的一切都是红色的。

  树,草地,树枝,还有‘他自己’,全都蒙着红色。

  ‘我自己?爪子?’丁文愕然的低头,看见的爪子的确在他的意识控制下抬起来了,又放下,又抬起,又放下……

  如此反复了多少次之后,已经确定无疑了,那就是‘他自己’的脚,一对鸟脚!

  还有翅膀,看模样,他确实变成了一只麻雀。

看过《我不想再凉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