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我不想再凉了 > 第四章 月色无眠

第四章 月色无眠

  沉默岭的天色渐暗,木屋里更是不见光亮。

  丁文刚进门,就捕捉到黑暗中的袭击,于是一把拍飞了刺来的剑,同时怒喝道:“你干什么!”

  不料紧接着却觉得一团火热靠了过来,他身体被玄女抱着,又感觉到她另一只手掌轻轻搭在他脖子上。

  只听玄女的声音温软的说:“跟你开个玩笑你却那么大力,现在我的手刀架你脖子上了,你得听我的……”

  丁文有些怀疑玄女刚才那一剑的真实用心,可是觉得凑过来的火热温软舒服的无以言喻,于是就没空深想,只管听凭玄女摆布了……

  黑暗里,丁文触及真相,惊道:“里面塞的不是行李啊……”

  黑暗里,丁文想起师父过去一言蔽之的女人事情,才发觉原来有这么多奥妙……

  如此忙乎了一会,玄女见丁文已然精气外泄,便摸索到彩虹心玉。

  她暗自得意到手的如此容易,自顾起身,走出木门,刚举起彩虹心玉对着月光端详,突然背后伸出一只手,拽着她又进去,只惊的她娇呼:“你还没累么?”

  半个时辰后……

  玄女疲惫不堪的握着彩虹心玉走出木门,不想赏玉了,只想去井里打水。

  可是,她背后又伸出来丁文的手,把她往屋里拽……

  “你不要休息会吗?”玄女近乎绝望,才发现太难对付了。

  “这么好的事情得再接再厉,必须比练功更积极!”丁文的声音里,丝毫不觉疲累……

  又半个时辰后……黑暗里,玄女只剩有气无力的、偶尔的哼声……

  又半个时辰后……黑暗里,丁文焦急的推搡喊叫:“你怎么了玄女?你没事吧?你没死吧……”

  “我想休息……”

  “哦,你累了早说啊!你这身体不行,这么快就累了,以后得多锻炼。”丁文一脸嫌弃。

  仙门弟子的体质在他看来简直太弱了,但嘴里说着,却也放过玄女,让她安心修养。

  次日,阳光照进屋子里,落在玄女脸上。

  她睁开眼,就见丁文坐在床边盘膝练功,连忙要闭上眼睛继续装睡,目光却已经对上了。

  “睡醒了?我们继续!”丁文食髓知味,兴致勃勃,玄女心惊胆颤,却又强自镇定,还故作温柔的说:“来日方长,你还是先陪我离开沉默岭回去复命吧,仙门有仙门的规矩,我受伤耽误了一夜,如果回去迟了,不但无功,还有过错。”

  “走!”丁文很痛快的答应了,玄女暗暗松了口气,见他吃软,就始终做温柔姿态,把昨日初见面的那副面孔隐藏了起来。

  丁文见玄女腿伤没有痊愈,虽然能走,却太慢,索性就背着她赶路,也不觉得有多大负担,反正玄女比野猪是轻的太多了。

  路过昨日崖边处时,丁文想起崖外凸石上的油,随口提了一句,不料却听玄女说:“地界村里人送的油,闻着就有一股味道,打开我就扔了,竟然害你滑了一跤,真是我的罪过,等离开了沉默岭,让我如昨晚那般好好的补偿你。”

  丁文顿时觉得之前摔了一跤也无妨,只是回味了滋味之后,他又忍不住说:“榨油挺不容易,石头上是菜油,不爱吃的话回去还给人家不好吗?丢了多可惜,人家肯定在意着呢。”

  “收下了就是我的,我如果让他们拿回去,他们还以为哪里做的不周到而惹恼了我,整个村子的人都得害怕的磕头谢罪了。”玄女知道丁文不知外面的事情,又补充说:“地界享受仙派的恩泽才得以存续,能有机会贡献那是他们莫大的荣幸。”

  丁文听师父说过大地上时有受混沌之气侵袭而异化的凶物,只有仙派的绝技才能克制,倘若没有仙门庇佑,地上的人早就被凶物残害殆尽。

  不过,丁文对这说法半信半疑,反问道:“地界的人就没本事干掉凶物?”

  “混沌星能所化的凶物,唯有仙法能克制。”玄女语气里份外骄傲,但转念一想,丁文拥有混沌之体,本身就如那些凶物差不多。

  念及此,玄女心里又倍加犹豫。

  她原本对丁文没有什么好打算,短暂相处下来发现他似乎不难把控,倘若精心准备一番说辞,应该能让丁文在地界派上用场,毕竟他的混沌之体放在地界也是了不得的本事。

  只是……

  玄女又恐怕被仙门的人知道她和丁文在沉默岭的事情,那势必会影响了她的前途。

  玄女暗暗盘算了一路,这么走了七天七夜,终于快离开沉默岭了。

  玄女就试着跟丁文说了一番状况,简而言之就是大晴派有些礼法规矩,所以让丁文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他们之间的事情,旁人问起,只说是在沉默岭帮过玄女的忙。

  丁文义正言辞的质问说:“是你说一夜夫妻百日恩,我们是最亲近的关系,突然又不能让人知道了?凭什么不能让人知道?有什么见不得人!”

  “我是大晴派的玄女,跟你的事情必须先请求掌门同意,否则就会让众人认为我目无尊长,狂妄自大,又有那些跟我争斗的人小题大做,你当体谅我不行吗?”玄女记着丁文吃软,便手按着他腿上,楚楚可怜的脸上,尤其一对泪汪汪的眼睛,能把人都融化了似得。

  “我听师父说,选什么路就会当什么样的人,堂堂正正的事情就不该偷偷摸摸。谁跟你为难,我替你收拾他们,你怕你们掌门,我替你去说。”丁文言语间豪情万丈,全然没有对大晴派的敬意,更没有对大晴派掌门人的敬畏。

  可是玄女听着,却只觉得他是不知天高地厚!

  ‘对你一个地界低贱之人我这般姿态了,你却还不识抬举!既然你如此不受控制,留你何用!’玄女暗暗做了决定。

  玄女因为在沉默岭这片地方不敢惹怒拥有混沌之体的丁文,一直都伪装的温柔体贴,这等行为让她倍觉受辱,想好的言辞没有奏效,当即就没了继续奉陪的耐心。

  走下最后一座山坡,穿过一片荒芜的野地,丁文眼里的那道半透明的七色光幕越来越近,也越来越清晰。

  沉默岭被七色的混沌虹光环绕,见到混沌虹光也就走到了沉默岭的边界。

  ‘过了光幕就是外面的世界了!’丁文不由加快了些脚步,不料他背着的玄女迫不及待的跳下来,忍着腿伤飞跑过去,惹得丁文忙提醒说:“慢点,小心伤势加重。”

  玄女却充耳不闻的一口气跑过了光幕,隔着半透明的彩色混沌虹光,丁文看见玄女身上闪烁着金光,然后她便双脚离地的飘飞了起来,与之同时,她本来穿的衣服突然被火烧尽,环绕身体的金光聚集成形,竟然变成了一身金光的裙袍。

  淡蓝色的光芒从头至脚的流过,最后化作灰黑的污水洒落地上。

  玄女头发脸上、脖子、身上的所有灰尘全都被洗涤干净,皮肤白皙的隐隐透光。

  丁文惊喜的注视着玄女的变化,眼看着她整个人焕然一新,原本那把剑也被金光包裹,如她人般变的份外耀眼。

  ‘这就是仙门弟子的真正模样啊?真美……’丁文看的眼也不眨,星目中的炙热甚至超过那晚。

  只是……玄女是不是飞的太快、飞的太高了点啊?

  “飞太高了——我快看不清了!”丁文大声喊叫着,快步跑过混沌虹光,对着高空的那团黑点再次叫道:“玄女!玄女——”

  然而,半空的黑点越来越高,最后消没进了云层里。

  “急着回去复命吗?那也说一声啊!”丁文有些不满,想了想,又高喊道:“玄女——我在这等你!”

  天空中,只有白云朵朵,剩下的就是阵阵风的呼声。

  云层逐渐移开,露出来一端什么事物,丁文好奇的看着,看着、看着那露出来的部分,随着云层的移开,显出越来越大的轮廓——

  原来,那是一座漂浮在半空的、巨大的山!

  巍峨高耸,悬浮半空,哪怕距离远,仰望之下仍然觉得自己倍加渺小。

  ‘那就是,大晴仙派?’丁文打量着,喃喃自语,因为仙山在沉默岭里从来看不到,他过去生活的地方也看不到。

  那,就是大晴仙派!

  玄女独自回了仙派复命,自从玄女发现丁文不好控制,本想永绝后患,后来又觉得一个懵懂无知的地界人,也没机会到大晴仙派。

  她自己只要隐去沉默岭的事情不提,当作根本不曾谋面,谁会理睬一个地界人的胡言乱语?

  与其现在除掉,不如等那狂妄性子在地界惹出了事情,她在主动请命铲除,就是大功一件了!

  玄女很快把丁文抛之脑后,满心只有带回了彩虹心玉的立功喜悦,这件功劳出人意料,掌门人赞赏之余,又命玄女陪同仙器师往地界铸造宝器。

  此等重任,玄女本来并不应该参与,同行中人只有她一个小辈,这等破例的背后,分明是掌门人的器重。

  玄女正满心欢喜,突然听见仙山防护阵外传进来一阵异常的声音。

  正在对玄女交代铸造宝器形成的仙师一脸诧异的嘀咕了句:“好厉害的音爆,本派阵法阻隔之后犹能传入,本派治下的地界何时有这等没有规矩的混沌主了?”

  ‘不会是他吧?’玄女暗暗心惊,她希望不是,却又觉得此时此刻很难找出别人。

  一柄大剑突然飞过来,上面站着位巡派弟子,来了就说:“玄女,地界有人以音爆绝技喊话说:‘玄女你急着回去复命也说个时间,我已经等你一天一夜了。’”

  巡派弟子如实复述,神态貌似严肃,但玄女却暗暗咬牙,因为她知道这人是密谋策划沉默岭伏击行动的主使者那派的。

  这人当着仙师的面,一字不改的复述,根本就是故意。

  仙师果然皱着眉头,责问玄女道:“料你带回彩虹心玉并非易事,却是如何跟地界的混沌主产生瓜葛?你是本派玄女,掌门人对你器重有加,你未曾得到授命,岂能与地界管事的混沌主私下往来?”

  “仙师误会了!”玄女没想到那山野匹夫竟会音爆这等绝技,如此一来原本的长远打算就泡汤了。

看过《我不想再凉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