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我不想再凉了 > 第三章 不善之人

第三章 不善之人

  刀疤脸身边的一群人,全都笑了。

  他们理解面前这个年轻的山野匹夫的不知所谓,但他们仍然决定灭口。

  于是刀疤脸笑够了,好不容易停下来了,就故意逗丁文说:“既然你想放过我们,那我也给你一个机会,现在替我们按住玄女,我就不杀你。”

  刀疤脸身边的一个人忍不住哈的一声大笑,因为他想起上一个刀疤脸许诺不杀的倒霉鬼的下场,只剩一口气被丢在野外,最后也不知道是喂了野兽,还是受够了煎熬才断的气。

  “你们走吧,别逼我动手!”丁文的心情很失落,他对外面的世界充满遐想。

  今天,他还没有走进外面的世界就意外的遇到了这么多人,可惜却是一群坏人!

  他希望诚恳的劝说,能让这群人改变主意,于是他眼里装着满满的真诚说:“我长这么大第一次见到外面的人,请你们马上离开,不要逼我动手。因为我虽然很不愿意跟人动手,但我师父说过,在外面的世界除恶务尽,所以如果你们逼我动手,我就不能再放过你们了!”

  “傻子!”不等刀疤脸发话,一个张弓的男人已经忍无可忍的射出了箭!

  一把弓动,立即有另外几个人配合默契的放箭。

  他们没有刀疤脸的耐性,不觉得跟一个山野匹夫有什么好聊的,赶紧弄死然后耍耍高傲的仙门玄女才是他们的渴望。

  八支箭飞射而出。

  刀疤脸觉得有点可惜,他本来还很愿意跟这个山里长大的年轻人聊几句。

  但很显然,没机会了。

  在沉默岭,强如仙派的玄女也用不出任何仙门绝技,也就不可能是他们一群人的对手。

  在沉默岭,人多势众加弓箭,就算再来几个玄女他们也不放在眼里!

  不知道厉害的山野匹夫,哪怕再强壮、也死定了。

  刀疤脸考虑着接下来的愉快活动,幻想的画面刚浮起脑海中,突然就被击碎——

  刀疤脸惊愕的看见,玄女身边的山野匹夫的肌体、仿佛突然粗壮了一圈!

  ‘这、这是——’刀疤脸难以置信的闪过一个念头、一个他不能接受的念头。

  当他这个念头闪过的时候——

  丁文像风一样刮动!

  晃动的身影掠过不同角度合击的八支箭,只见他双手晃动的快影,却不见他冲势停止,反而极快的朝刀疤脸冲过来!

  刀疤脸身旁的两个人拔刀斩向过来的快影,刀未落下,刀疤脸就看见那两个人倒着离地抛飞——

  但他还没等到那两个双脚离地的人抛飞出去,刀疤脸握刀的手已经被丁文一把抓住、握力捏的他骨头都要碎了似的!

  然而刀疤脸还没来得及搞清楚胳膊是否骨折,胸口突然被一拳击中!

  这一刻,刀疤脸仿佛被山撞上了似得,胸口整个塌陷、凹了进去,然后他的双脚离开了地面,身体抛飞着,撞断了树,断落在地……

  刀疤脸的视线逐渐模糊的时候,他看见那八个拿弓的,竟然都被箭刺穿了要害!

  是什么时候?

  难道他们射出去的箭半路全被打了回去,八支箭全都精准的反射了那八个人?

  刀疤脸的意识迅速迷糊……他隐约知道自己怎么了,却又不知道为何会这样,他不相信、不相信一个山野匹夫会拥有这种力量!

  ‘要不是在沉默岭!我、我绝不会阴沟里翻船……’刀疤脸的意识彻底陷入黑暗。

  但如果不是在沉默岭,玄女还会落入这等境地?

  未必。

  如果不是在沉默岭,不论这群人有多大本事,玄女自信至少可以从容退走。

  沉默岭让体内的星能无法与外界连通,于是诸般本事全不能用,任你会多少仙门绝技,来了沉默岭都只能回归最原始的拼杀状态。

  拥有仙体的玄女,在这里也敌不过地界一群好手的围攻。

  可是,丁文却如切瓜斩菜般轻松的解决了这群人。

  而后,丁文浑身膨胀起来的肌肉又缩小了两圈,衣裤上险些被撑断的线终于压力尽消,恢复了多色破布拼凑的‘合体状态’。

  ‘此人竟有地界混沌之体!如此年龄绝非自行修炼可得,必是星灵选中者!隐情峰那人对此只字不提,想来是怕为我所不容……’玄女一时间心思百转,生出许多计较。

  丁文带玄女回了隐情峰,还多了两个玄女的人,她们说之前遇袭走散,好不容易解决了袭击的敌人就回来找玄女汇合。

  玄女说隐情峰的隐士是大晴派的朋友,这次来是为了取一样在隐情峰藏宝地里孕育成型的灵物。

  说起刚才为何对他求助,为何对如此放心,玄女微笑说:“因为看你装扮就知道你必是隐情峰仙人的高徒,隐情峰仙人是我们大晴仙派的朋友,你当然也是。”

  丁文觉得难以置信,就这具身体的少年的师父?

  没啥战斗力,最后老死在一滩秽物上,还什么隐情峰仙人?

  不过,丁文最疑惑不解的还是,外面的人怎么喜欢往胸口塞那么多东西?

  玄女言语中看见丁文的目光仍然在她们三人的凸起处巡回,又微笑着说:“等寻到灵宝,伤势也稍微恢复,必然不会忘了对你的许诺。”

  ‘她还记得答应让我加入大晴仙派的事情!说话算话、师父说这样的人值得信任。’丁文心情大好,觉得没有救错人。

  尤其是,他其实救了玄女两次。

  丁文指着隐情峰的木屋后面的一片斜地说:“这就是藏宝地,哪有什么宝物啊!师父起这名字,宝说的就是种的玉米!你们跑这里寻宝、是不是来错地方了?”

  玄女按照记得的标识迅速找到田边上的一块大石头,说:“就是那块石头。”

  两个同来的女弟子连忙上前,运剑发力,奈何体内星能外放不能,只是斩落星点碎末,两个女弟子满脸羞愧,讨厌透了沉默岭对星能的干扰,正待举剑蓄力再来。

  “我来!”玄女拔剑在手,蓄力一剑,竟然斩入三寸。

  两个女弟子连忙喝彩说:“玄女星能修为高深,比我们高明太多了!”

  玄女其实并不满意,她觉得还能更好,暗暗运劲费力的拔出剑,正要再斩,却见丁文一脸不耐烦的抱起那块大石头,双掌抵着石头左右两边,运劲一声低喝,半丈宽、一尺高的大石头顿时化作粉碎,洒落成堆。

  玄女和那两个女弟子尚且来不及吃惊,就看见一块七色的椭圆形事物落下,被碎石掩埋。

  玄女忙要上前,丁文却已经抢先捡起,他好奇的对着月光,见这东西半透明,内里流动着彩虹般的七种颜色,美轮美奂,握着微微发凉,却又觉得圆润舒适,即便他不认识,也觉得是宝物无疑。

  “石头里面还真有宝物啊!他也没出去过啊,怎么告诉你们的?他竟然也没说过这事!”丁文想起他自己的师父,其实他也不了解。

  那两个仙门女弟子本来就不喜欢地界的人,又因为丁文的关注点,更是暗暗讨厌,含怒冷喝道:“把彩虹心玉交出来!”

  丁文本来只是好奇看看,见那两个人刚才还少侠前少侠后,突然就翻脸,不禁动气说:“不高兴交又怎么样?我家菜地里的东西,不给你还不行了?”

  两个仙派女弟子本来就怀疑他存心夺宝,怒不可遏的拔剑就要动手!

  玄女连忙喝阻,转而又微笑望着丁文,暗自计较着说:“我猜少侠意不在彩虹心玉吧?其实少侠不必担心,我堂堂大晴派玄女,岂能对少侠言而无信?少侠救命之恩,我必然报答,彩虹心玉既然是一起寻到,当然也有少侠的功劳。”

  那两个女弟子更是愤愤难平,不明白玄女为何如此好态度,不甘心的说:“玄女何必对这种地界莽夫一再宽容!以他对玄女的不敬态度,早该赐死多少回了!他就算有恩于玄女十次八次,也早已经抵清!”

  玄女看丁文神态本已松动,她却一改刚才的客气态度,突然语气冷硬的下令说:“好!那就杀了他!”

  “得令!”那两个女弟子精神一振,左右挺剑就朝丁文心口和腹部刺过去!

  不料丁文嘴角微微扬起,很是不以为然的双手一甩,精确的打在两把刺过来的剑身上,奇大的冲击力震的那两个女弟子拿捏不住,长剑脱手飞射侧旁。

  两个仙派女弟子没想到看不起的山野匹夫如此厉害,惊愕之余,只见一道寒光飞闪——自两个女弟子脖子飞掠而过,于是,她们眼里的惊愕添上了迷惑……

  玄女一剑杀了两个自己人,却满脸不以为然的拿剑在无头尸身上擦拭干净了血迹,这才回剑入鞘,然后望着一脸疑问的丁文展颜微笑道:“伏击我的那些恶徒必然是跟她们里应外合。一起来沉默岭的人本来有五个,只有她们两个安然无恙。刚才她们又一再故意怂恿,分明是想挑拨我们起冲突,无非是要借你我交手时施以暗算,我当然要先下手为强了。我这人虽然不喜欢主动害人,但也绝不会对害我的人客气。”

  “你们大晴仙派的人这么喜欢互相谋害?”丁文看那两个身首异处的女弟子,好奇的望着她们身上凸起处,很想看看里面到底塞了多少东西才会那么鼓,他琢磨着仙派的人大约是把装东西的口袋缝在衣服里面了,要不然,怎么会个个身上都塞的那么鼓呢?

  玄女哪知道他从没见过女性故而会有如此奇思怪想?就以为他连尸体都不放过,不禁暗想:‘在沉默岭绝难赢得了他的地界混沌体,更何况我此刻腿伤未好,连逃都不可能。看他满脑子都是那些有颜色的念想,料他也不知道彩虹心玉为何物。他如此猴急分明不容我行拖延计,反正现在应付他一回也没有别人知道,且行权宜之策吧……’

  “大晴仙派也有卖主求荣之徒。”玄女挂上微笑,望着木屋说:“不过,我却是有恩必报,言而有信。这里血腥味重,我们去屋里吧,让我报答你的救命之恩,还了你的心愿。”

  “到底是什么心愿?怎么我自己都不知道?”丁文是真猜不着,但也很乐意转移到屋里,怎么也比对着两具尸体好。

  “你不知道,可是我知道呀。”玄女的眼里透着魅惑之态,丁文莫名的觉得热血沸腾了起来,他不明白自己是怎么了,却觉得玄女此刻的模样份外好看,声音也尤其好听。

看过《我不想再凉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