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经城之雁子谷 > 第70章 溢价的补偿

第70章 溢价的补偿

  “不知道。”面对关莎的疑问,萧杰如是说。

  “啊?你不知道?”

  关莎本以为只要自己拉下脸来求萧杰指点迷津,萧杰一定会给出一个正确答案,然后自己的第二次创业就按照这个答案实施即可,但萧杰想都不想六直接甩出了“不知道”三个字。

  “你未来要怎么走,只有你自己知道。”萧杰对关莎说,“我跟你说过,作为创业者最核心的能力就是做对决策的能力,哦,不过那晚你喝多了,估计忘了……”

  “我没忘!”关莎反驳道,不过她话才说出口就立刻后悔了,那晚她如果没忘记萧杰对她说了什么,就自然应该记得她对萧杰说过什么……

  冲动果然是魔鬼,关莎这下借口都没法找,直接把自己带沟里了。

  萧杰倒是没有追究,他接着刚才的话,“既然没忘,那你应该知道作为创业者,或者说作为一个想创业的人,接下来要干什么,如何干,都需要你自己做出决策,如果连这个都要别人告诉你,我劝这业你还是别创了。”

  看到萧杰一副不苟言笑的样子,关莎咬了咬嘴唇,支支吾吾,“那个……大侠,我那天喝多了,说了啥话你别介意,我喝多了就喜欢胡说八道……”

  关莎今日犹豫了很久是否要与萧杰道歉,刚才她一直没好意思,或者说没逮到合适的机会,但现在为了一个正确答案她不得不把旧账偿清,姿态放低。

  萧杰听后皱了皱眉,“我们说的似乎不是一件事。”

  “哎呀,我知道萧大侠你对我那晚的话怀恨在心,但又不敢表露,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向你道歉!”关莎说着居然给萧杰郑重地鞠了一躬,“对不起!你大人有大量,就告诉小女子下次创业应该做啥吧,我不想再走弯路了!”

  “咳咳……”萧杰清了清嗓子,“我刚才说的你没听进去么?”

  “听进去了听进去了!”关莎赶忙抬起身,“你说让我自己做决策,但我这不是才毕业什么都不太会么……一起吃早茶的时候你说让我做自己擅长的,有优势的,我后来确实也想了很久,但我真不知道我擅长什么,所以我才来请教你,你见过那么多企业,投过这么多公司,从你投资人的视角看,现在搞什么最有前途?”

  萧杰走回了自己的位置上,拿起茶杯不慌不忙地喝了一口茶,“你也说了,我们这些投资人不懂什么是创业,所以我就不自以为是,啰里八嗦,乱点江山了,免得成为你最讨厌的那类人。”

  萧杰无疑引用了关莎那晚骂他的话来回敬关莎。

  关莎听后一愣,想着自己不道歉还好,道了歉这萧杰反而故意计较起来。

  刚才还假装宽宏大度不计前嫌的样子,多聊几句就开始小肚鸡肠了!

  乖乖!老娘给你点阳光是看得起你,灿烂下行了,别得理不饶人!

  关莎此时恨不得冲着萧杰把这些话全骂出来,但她不能。

  关莎清楚地记得百科简介里关于萧杰的一切,这个男人登榜无数,中国最具影响力青年投资人、卓越风险投资家以及全球最佳风投人榜都出现过他的名字,还不止一次。

  外界给萧杰的评价就是:一个很会投资牛人的牛人。

  萧杰这样的牛人关莎就算再气也得自己受着。

  对关莎这类的创业者而言,萧杰就是金主的代表,关莎以后创立的公司很大概率需要从萧杰手上融资,若是得罪了萧杰,以后他保不准真会在资本市场上给关莎小鞋穿。

  我不生气我不生气我不生气!

  我得对他笑我得对他笑我得对他笑!

  关莎反复这样告诫着自己,她此刻神情相当复杂,眉心时而紧簇时而舒展,紧绷的嘴角忽而默念着什么忽而又努力上扬冲萧杰笑,好似得了精神病一样。

  “你……没事吧?”萧杰挑了挑眉。

  “啊?没事没事……呵呵呵呵……”关莎笑容僵硬。

  “你为什么一定要自己创业呢?”萧杰放下了茶杯,“不是每个人都一定要创业才能证明自己是成功的,也并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创业。”

  “但我还没有尝试足够多次,怎么证明我一定不适合创业?”关莎语气中满是不服气,“据我所知,现在国内国外那么多知名企业家,也没几个一开始就能成功。”

  萧杰点了点头,“是这样没错,但做企业不一定要另起炉灶,你家关鸿地产盘子那么大,难道还不够你施展才华么?”

  “有我爸在就不够!”关莎突然提高了音量,“别人我不知道,但我爸我是知道的,我要是去关鸿地产工作,我连犯错的机会都没有!我跟你打赌我爸什么都会给我张罗好!以前他给我买玩具,什么乐高积木,什么火车轨道啊,最后都是他帮我搭好的,我搭的慢一点他就不耐烦了,就马上自己弄,还不让我插手,最后所有的成品都是他关鸿伟的作品,不是我关莎的,我一点成就感都没有!”

  关莎内心的这些话确实憋很久了,到底有多久了呢?

  大概二十多年吧。

  这种不甘与委屈她就只跟杜晶提过,萧杰算是第二个。

  回关鸿地产工作,关莎看似是把自己的人生拉入了正轨,但她不愿意。

  实际上,关莎并非不喜欢关鸿地产所从事的业务,也并非不希望继承关家的事业,这是她的最终宿命,她别无选择,但至少她现在不愿意,她还年轻,关鸿伟也没老,关莎有足够的时间和机会活出一个完整的她自己。

  关莎告诫自己,绝不能回到一个安全的地方过稳定的日子。

  她记得硅谷创投教父史蒂夫·霍夫曼说过一句话:“当你跳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其他人也跳到了这个安全的地方,这种安全就变成了平庸。”

  “我觉得人生就像寻宝之旅一样,如果那条路是阳光明媚的康庄大道,一目了然,宝藏早就被人挖光了。”关莎说,“所以我才要去黑暗的地方,趁我现在还有勇气,还有好奇心,我必须尽可能的承担风险,你是投资人你应该很清楚,没胆子承担风险,就没资格赚大钱。”

  萧杰闻言,身子没动,思绪也没动,他的目光停留在关莎那仙如山涧白鹤的眉宇之中。

  关莎目光虽清澈透亮,但却深不见底。

  这个女孩心很大,似能装下星辰大海。

  走向黑暗之中可能一无所获,却也可能挖到别人都没见过的宝藏,赚得盆丰钵满。

  关莎所表达的萧杰又岂能不理解,在萧杰看来,打工人之所以很难实现真正的财富自由,是因为他们没有承担公司所面临的风险。

  这也是为何虽然大多数创业者的工作能力以及后期付出的精力并不比高管和员工们多,但创业者的收入往往是最高的,多出来的这部分收入,不过是市场经济对创业者早期愿意承担风险的一种溢价补偿。

  在萧杰看来,关莎哪怕没有足够的经验、敏锐的洞察力和专业的知识,但她才刚毕业,她依旧有很多机会,她的魄力和决心足以让她在未来的挑战中承担风险和压力,同时收获自我突破的快感。

  萧杰想着如果这时自己一味地按照关鸿伟的要求劝关莎回关鸿地产工作,未必是一件好事。

  稳定的工作与生活,会让人的心态在无形中慢慢转变,最终影响着这个人未来做出的每一个选择。

  所有的事情,一旦稳定久了,它就不见得稳定了。

  萧杰若有所思地注视着关莎,眼前的这个女孩如果回关鸿地产工作,并不能保证一生就可以安然无恙;如果她选择自己创业,也不代表这辈子都得颠沛流离。

  她只要以后能认清风险,并勇于承担,就是最好的成长。

  想到这里,萧杰嘴角微微上翘,他跟关莎说,“行,我支持你,你的机会很多,但这些机会里充满了凶险,目的就是为了让你走向失败,最终使你成功的机会少之又少,如果出现了,你必须牢牢抓住。”

  关莎听后眼睛一亮,“这么说你是答应教我怎么做了?!”

  :。:

看过《经城之雁子谷》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