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西门庆之九世劫 > 三三六 挚友交心矢志不渝,收网行动我要自首

三三六 挚友交心矢志不渝,收网行动我要自首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315场第1场次——挚友交心,初心不改。

  长毛大哥真诚地说:

  “你那些事,其实都是些小问题,你不说大可以蒙混过关的,而且你挽救了那么多的人,破了那么多的案子,立了那么多的功劳。一路走到今天,真的是不容易啊!你不说就没有人追责到你,你完可以功过相抵的。没有必要投案自首!”

  花璟末坚定地说:

  “你说错了,长毛大哥。犯错就是犯错,犯法就是犯法。没有功过相抵这一说。不管我以前立过多少功劳,得过多少荣誉,国家没有亏待我,给了我应得的一切。而曾经自己触犯了法律的事,也应该老老实实接受国家的处理。”

  长毛大哥听了他的话,感动地说:

  “我和你一样,矢志不渝,初心不改。这么多年,我反反复复地在模拟练习着投案自首交代问题的那一天,我应该说些什么做些什······这一天终于到来了。”

  “璟末,你是最了解我的那个人。在颖儿没有来之前,我是无牵无挂的。现在虽然有了牵绊,但是,有了她娘俩的支持,我更应该直面自己的罪恶,我要洗刷自己身上的罪恶。以一个清白之身,迎接我宝宝的到来,做一个重新做人的父亲。”

  “我不知道能判多少年,也不知要在监狱里待几年。但是,有了他们在外面的等待,我相信监狱里的日子也不会那么难熬,未来并不可怕。”

  “长毛大哥,人生里的每一个开始都不晚,都来得及。你只要在监狱里好好改造,好好表现,就会有减刑的机会。”

  “我一定会在监狱里认真接受改造,好好表现,争取减刑,早日出狱。”

  花璟末沉思良久,深有感触地说:

  “长毛大哥,你的决心、毅力我一直没有怀疑过。没想到你的内心如此强大,在突如其来的重大幸福面前。有勇气告别这里的温柔乡,直面自己的罪行,走向法庭。每一个纠错行为都不会晚,我们一起努力吧。那么颖儿,知道你的事情吗?”

  “她早就知道,当她再次来到这里的时候。我就坦白了我的一切,以及我等在这里的使命。我毫无隐瞒,我让她作出选择。我也曾劝告她放弃我,不能为了我,毁了大好的人生。她说遇见我是她最大的幸福,因为她遇到了一生中最爱的人。她愿意为我等个十年二十年。等待就有希望,直面问题就是希望。”

  花璟末听了,心里很难过,嘴上却说起了安慰人的话:

  “唉!你们这一对,是这人世间难见的恩爱夫妻。而我的到来,让你们成为了一对落难夫妻。”

  长毛大哥连忙说:

  “这个与你无关,这是我······自食其果。这也是颖儿的选择,这也是她应该面对的现实。还好有岳母陪在她的身边,你不知道为知道武颖儿的个性跟了她的父亲了。他的父亲就是双福市纪委书记,哦,是前纪委书记武墨啊。因为妨碍了一些人的利益,被免职调离了双福市。颖儿就像她的父亲一样耿直,为人正直,而又意志力强大。我相信她一定会战胜面前目前的困难。”

  花璟末被他们二人的感情深深的感动了,他临时做了一个正确而又必要的决定:

  “你放心,有我表兄在这里,他会替我们好好照顾武颖儿母子几人的。而且根据我的推断,只要我们把林兴安送上法庭,武墨书记自然会官复原职的。这样武颖儿母子几人也有个依靠了。我要把我在这里的一半股份转让给武颖儿,让她成为这里的半个主人。这也是我给你们的新婚礼物,以及未出世的孩子的一份见面礼。至少让他们在这里,有物质的保证。”

  长毛大哥听了感激涕零:

  “谢谢你,璟末。遇到你是我人生走运的开始,我们就要出发吗?我还有几天的准备时间?”

  “ 我想要尽快出发,给你们一家人相聚的日子,就剩明天了。后天我们就要赶回银口市。”

  ······

  当这两个人在这里共谋大事的时候,武颖儿心里忐忑不安,她也在猜想着是不是长毛大哥一直在准备的事情,马上到来了?他们一家人要有一个长时间的分离了。她自己心里下定决心,一定不能露出怯弱的表现,要给关键时刻的长毛大哥鼓舞和力量。

  现在也只有白丽华,被蒙在鼓里了。

  和长毛大哥交谈完毕,意见统一之后,他们两个回到了厂子。长毛大哥加入了会餐之中,他不想有气馁的表现。虽然武颖儿一直用眼睛关注着他,猜测着他。但是他要让自己的妻子开开心心的过完今天。明天再跟再跟她摊牌吧,毕竟明天又是一个新的一天。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315场第2场次——等待的那个时刻,已经到来。

  花璟末走进了门房,看到白世雄躺在床上,正在听广播。见他走了进来,而身后没有女儿跟进来的身影。知道是有事跟他单独谈,他坐了起来,招呼花璟末坐下。

  对于白世雄,花璟末没有面对长毛大哥之前的犹豫与沉默,见到这位伯父——自己最爱女人的父亲,他选择了开门见山。

  “伯父,今天我来到这里,准备带您回去。您即将要完成自己一直以来的愿望,你马上要完成自己的使命了。林兴安不能在这个世界上再为非作歹了,有人正在状告他。关于他成立了专案组,已经查了一段时间了,到了你应该回去的时候了。”

  “是吗?”

  白世雄听到这个消息,精神为之一振,眼神明亮,他激动地说:

  “从你把我救下的那一天开始,我就下定决心,要重新做人。要把自己以前干的那些事情 ,一一供述出来。该怎么处理就让组织处理吧!是我应有的结果。每一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是我应该付出的代价,我等这一天已经等的很久了。”

  “我一次一次地修改自己的交代材料,就怕遗漏了什么人什么事······我要把这份沉甸甸的材料交给专案组,要让那些作恶的人,得到应有的惩罚。”

  花璟末接过了这份材料,细细地翻看了起来。他的表情里有震惊,有疑惑······看到最后, 只剩了坦然。

  花璟末说:

  “你一回去 ,就能说清自己的失踪案了。所谓失踪,其实就是绑架与陷害。是林兴安阻止你去投案自首,对你所做的陷害。同时,受陷害的还有武墨书记 ,还有和你一起失踪的余家辉。我也会想方设法找到他,这样你们两个一起归案,就能让受冤枉的武墨书记,平反昭雪。”

  白世雄内疚自责地说:

  “对呀,都是我害了武墨书记,及他的女儿武颖儿。马上就要到了,我补偿的时间了。我有一个深刻的感触:一直以来,我盼望着能有向组织交代问题的机会,就像得了重病的人,在等待医生的手术治疗一样,是那样急切与渴望。只有交代问题,只有接受治疗,我才能走向新生,病人才能够恢复健康。”

  “您说的很对。”

  “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后天吧,明天我想让您把自己面临的情况,先跟丽华交代一下,让她思想上有个准备。”

  “好的。明天我一定向她坦白一切事情,争取女儿的原谅。”

  花璟末心里真是愁啊!让他心疼的白丽华即将面临一个残忍现实。他的父亲要接受法律的制裁,他最爱的男人也要走向法庭的审判。父爱如山的人,全新全意爱着的人。一个个都要离她而去。白父要向她坦白自己的面临的问题,而自己何时有勇气向她交代一切,坦白一切?

  第二天,阳光明媚。可是每个人的心头布满了阴霾,乌云压顶。稍微一个控制不好,就是泪眼漂泊大雨。长毛大哥与自己妻子,是不短的一场分别,就在眼前。几多不舍,几多不忍······都要舍弃。没有现在的投案,就没有将来的新生。也没有内心的解放、身心的自由。

  还有白世雄和他的女儿白丽华。一个父亲,要在女儿面前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父亲的威严,父亲的骄傲都一一粉碎在女儿的面前。在法律面前,都一分不值。只有做一个有责任、有担当的人,才是一个好父亲。

  如果一个父亲连认错纠错的勇气都没有,他也不配成为谁的父亲。白丽华,她冰雪聪明。当然是百般的宽慰父亲······

  第三天,七个人启程了。两天之后,回到了银口市。花璟末直接带着长毛大哥,还有一直跟随长毛大哥一起犯事的老鼠和大米。白世雄,还有帮助他逃跑,并把他认了干爷爷的小菜鸟。一起直奔省公安厅,找到专案组,几个人投案自首了。

看过《西门庆之九世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