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西门庆之九世劫 > 三三五 林总妄想鱼死网破,召回底牌长毛大哥

三三五 林总妄想鱼死网破,召回底牌长毛大哥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314场第1场次——小林总预谋鱼死网破。

  大林总不想接受这个现实,也不想细想他弟弟的话,只是一个劲地否决:

  “不,我不相信。我结交了那么多的政界、商界的朋友,我就不信没有一个人,是和我真心交往的朋友?”

  呵呵······电话那头传来了小林总毫无掩饰的笑声:

  “哥,我觉得你太天真了。你不知道在这个大千世界里,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吗?不知道这个,你总知道树倒猢狲散吧?你有权有势的时候,你的门前车水马龙,热闹非凡。可是你一旦失势,别人都急着和你撇清关系,跟你拉开距离,谁都不想和你有半点关系。你的门前冷落,别人都饶着你走,还愿意和你来往的都是至亲,不信你试试!”

  大林总语气沉重地说:

  “这些我都来不及考虑了,现在我要再重复一遍,我要再叮咛一遍,长兄如父啊!今天我就以一个父亲的身份,来反复叮嘱你。你要像我一样,赶紧投案自首吧!争取上面宽大处理······我们林家兄弟,算是毁了。在我们村子里,一下子出了两个重刑犯。我们至死都会成为别人说三道四的对象,咱们的父母在地下也不得安稳啊。”

  又是一番叮咛之后,大林总挂断了电话。小林总自言自语的说:傻子才会投案自首呢,我手上有几条人命,投案自首也是个死,不如,拼个你死我活,鱼死网破。

  他嘴里不断的重复着鱼死网破······这个词,他的脑子在快速运转。如何才能做到最后一搏?最后一搏,就是他林兴安的破釜沉舟之时。

  大壮及大丰等人,已经被警方控制了多日。马亚萍被绑架强暴伤害案,已查明,证据确凿,众人供认不讳。同时,省公安厅专案组人员,对引发的马军宁财产被夺爱,也随即展开了调查。小张小小田和王振华主任,他们对大壮展开了白世雄失踪案的调查,一切进展顺利。

  在专案组开始对马军宁财产被夺案开始调查的时候,花璟末写了一份投案自首报告。他交代了自己在这个案子上的作用,交代了自己知道的情况,及瓜分的股份。

  以及在白羊镇当派出所所长时,陷入的姥姥大锅台色诱一案,是被算计、陷害的。并且交代了,在白羊镇扫黄打黑的活动中。曾有一次对和平酒店的非法活动,进行了通风报信。

  并附上了和平酒店神秘大楼里进行的一场瓜分马军宁财产的大会视频,这个视频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同时他写了一份自查报告,交给公安厅党委,等待国家法律的制裁。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314场第2场次——召回底牌长毛大哥。

  做完了这些自我救赎工作之后,他和白丽华去了距双福市有两千多公里的南边,一座深山脚下的斧艺家具城。他们这这次是去要接长毛大哥和白世雄回家,回家履行他们重要的职责。

  又是经历了两天的水陆兼程,他们才到达了目的地。在去的路上,他们还在猜想。武颖儿回家后,是做何打算的?有没有可能再次回到长毛大哥所处的那座深山老林里?

  首先,迎接他们的依然是门房里的正在练字的白世勋,虽然分别已有半年多时间,但他依然精神矍铄。

  花璟末和白丽华心照不宣,山里空气新鲜,厂子里面的都是自己种的天然有机蔬菜,是一个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

  所以整个人看起来,比以前年轻多了,气色也好多了。头发是一律的白色,里面没有夹杂着一根黑头发。白丽华像一只小鸟一样,依偎在老父亲的怀里,他们又是沉浸在久别重逢的惊喜中······

  他俩进了场子之后没有惊动任何人,先看到了,位于厂门口的医务室。此刻,房门敞开,窗子敞也开着。窗外摆着几盆兰花。

  『难道武颖儿回来了?』

  花璟末疑惑地看向了白丽华。

  就在他俩相互猜疑的时候,一个人掀起了门帘,出现在了他们面前。这是一个准妈妈,看起来即将临盆。

  他俩的眼睛齐刷刷地落在了武颖儿的肚子上,他们如愿见到了武颖儿。而且还有惊喜,而且还见到了他们还未出世的宝宝。

  “花大哥,还有白姐姐,你们来啦,快进屋坐坐!”武颖儿看到他们的那一刻,脸上绯红。她感到不好意思,她的脑子快速回忆上一次的相聚,自己先是被花大哥劝解分手。之后不知为什么花大哥又劝自己,给毛毛大哥一个机会······

  自己也曾决定不再回到这里,可是一回到双福市,他对长毛大哥的思念就疯狂的滋生蔓延。所以当他第二次来到这里的时候,她下定了决心,辞职,断了自己的退路。

  而且还带来了自己的妈妈,说是山里空气清新,适合养病,适合休养身体。所以,她的妈妈也来到了厂子里。

  回到这里之后,在厂友的撮合下,他们二人举行了简单的婚礼。眼下,已经怀有身孕了。

  面对这个情况,花璟末犯难了。自己无疑是要做破坏他们幸福的那个恶人了。

  花璟末和白丽华走进了屋子,他们真诚地朝她贺喜,表达祝贺。花璟末说:

  “今天晚上我要重喝你们的喜酒。来到厂子,没想到长毛大哥如此双喜临门的好事,在等着我呢!”

  ......

  得到他们到来消息的厂长,也就是花璟末的表兄领着一帮人来了,他们相互寒暄了一番,男主角还是没有登场。听闻长毛大哥今天去镇里采买药品了。

  他们两个人的到来,使这个安静了许久的厂子,沸腾了起来。厂子的大厨房,及长毛家的小厨房,现在齐齐做着准备,迎接这两位尊贵的客人。不,是迎接许久不在家的主人,人家花璟末可是,拥有这个厂子的一半股份。

  经过一番久别重逢后的细聊,他们得知了武颖儿再回到这里是一个月后的光景。武颖儿这次回到了身处大山深处的家具城后,他们排除万难

  , 在这个世外桃源里安了小家,长毛大哥依然在家具厂工作。

  武颖儿依旧在医务室当医生,她是这里方圆百里,仅有的一名医生。她和长毛大哥会隔一段时间去县城,或者城镇里,买一些常用药品,以备不时之需。

  夜幕降临的时候,背着许多药品的长毛大哥,回到了厂子里。

  当花璟末、白丽华的身影落在了长毛大哥眼睛里的时候,还有几秒钟的呆滞。他的眼睛里有了复杂的眼神,那种眼神里似乎有一种被剥离的伤痛。

  晚上厂子里进行了一场联欢,主题依然是庆祝长毛大哥的新婚及对未来宝宝的祝贺。老鼠和大米,他们两个尤为高兴。因为带着他们东奔西走的长毛大哥,就像自己的长兄一样。现在结婚了,而且还马上要有孩子了,他们都为他由衷的感到高兴。

  他们也在希冀自己也有这样的机遇,也有这样的成果,有一个心心相印的妻子,还有血脉相通的孩子。人生似乎,都圆满了。

  他们吆五喝溜的喝酒,猜着拳,畅快的吃吃喝喝。花璟末和他们应酬了一会儿酒。给长毛大哥的一个眼神暗示,示意他跟着自己出来。

  两个人相继走出厂门,一起走到小河边上,在一块大礁石上坐了下来。花璟末感觉自己就要成为破坏他们幸福的刽子手了,他沉默不语。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做?

  看着如此沉默的他,长毛大哥有了不祥的预感······所以他先开了口:

  “无缺,你怎么了?感觉你这次来的目的和上次不一样。有什么事儿就直说吧。不用这么······这么难为情。

  『花无缺,属于长毛大哥一个人的昵称!』

  “我这个绰号还是你起的呢,也只有你会叫。”

  说完这句话,他又陷入了沉默

  看着花璟末顾左右而言他的样子,长毛大哥心里更慌了,但是他还是镇定了下来。

  他的直觉告诉自己——时候到了!

  他用坚定的眼神,看着花璟末,问他:

  “我们等候的时机到了,对不对?”

  花璟末还是不忍说出这个残酷的现实,他还是沉默不语,只有,哗哗的流水回答着他的问题······

  “璟末,你何时这样不痛快过?我等在这里已经好几年了,不就是为了等这一天的到来了?不要因为我现在有妻子孩子了,想着我的决心就会有所动摇。我们原计划不变,该怎样就怎样。”

  花璟末下定了决心说:

  “长毛大哥既然这么说,我就明明白白的告诉你吧!现在收拾林兴安的时候到了。他作孽太深了,非收拾他不可了。我们现在已经开始在做收网行动了,我先说一下我的情况。我现在也属于投案自首中,我把我自己的问题已经向组织交代了。将自己掌握的情况以及一些证据,也已经交给了专案组,然后等待法律的制裁。”

看过《西门庆之九世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