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西门庆之九世劫 > 三三四 迟来的交心摊牌,大林总悔不当初

三三四 迟来的交心摊牌,大林总悔不当初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313场第1场次——兄弟俩迟来的交心,林兴平悔不当初。

  大林总想了一会儿,又接着说:

  “这个人是个胆小鬼,经不住查,经不住审,三问两问,他就竹筒倒豆子一般,把我给供了出来。说是通过我买官,省上的调查组已经盯上我了。我得到消息,第一时间我就跑到了上面,想通过一些人脉,把这件事压下来。可是时机又不对,现在是自上而下严打的时候,扫黑除恶的关键时刻。我们的这个案子,好多部门都盯着呢,我······无力回天了。”

  小林总心里想着自己玩完了,嘴里哦哦······大林总又接着说:

  “想了想,我还是去自首吧!我要把所有找过我的贪官,都一一供出来。然后把他们给我送的钱上交给国家。我自己运行的几个公司,效益都不错,我的几个副董事长。都是年轻有为、能力超强的人。公司交给他们,我也是放心了。”

  “我正要打电话找你,你的电话就打过来了。今天我索性也把自己的事情给你交代一下吧。上交了这些贪官贪款之后,所剩的股份利益。我就我要全部留给我的小狮子。我们林家,钱旺人不旺啊。你没有后,我们兄弟俩就守着小狮子了。她马上和花璟末结婚了,在这个节骨眼上,他的老爸成了罪犯,不能见证她重要的人生大事了。希望花璟末能好好爱她,能给她终身的幸福吧!”

  “我在法庭上,有自首情节。希望法庭能轻判!”

  小林总一听提到花璟末,气不打一出来,气呼呼的说:

  “哥,别提你那个女婿了。你知道马军宁的老婆找的谁报的案吗?他找的就是你的那个好女婿。”

  “我这个准叔叔,得不到他半点信息。他反而迅速成立了专案组,就将马军宁女儿的强暴案查了个水落石出。马上就要引出,十几年前马军宁的资产被夺案了。”

  “你是个长辈,大人不计小人过吧。你不要怪罪他,这是他的职责。他要大义灭亲,就让他一个一个灭了吧。只要能给他的仕途铺路,我宁愿被绳之以法。只要我的小狮子,能够生活的幸福快乐。”

  “哥,我们兄弟俩犯的案可不小啊。你还天真的以为,收拾了我们这两位至亲,花璟末还会继续娶你的小狮子吗?我们这两个大把柄,若是抓在了政敌的手上。他就不要想,再继续做大官了。说不上我们这两个官司,还会影响他的仕途呢。我们两个犯的案子性质恶劣。他也许会从现在的位置上,被撤下来呢。”

  林兴平听了,仰天长叹!后悔地说:

  “我真是悔啊!凭我经商的头脑。凭我白手起家积累的财富,我算是一个成功的商人了。千不该,万不该,和官途上的人打交道。被那些人,用钱打昏了头脑。”

  “ 还有你,安子,给你说了多少次了。远离黑道,放弃你的土匪做法。马军宁一家,被你整的还不惨吗?你怎么能把黑恶罪恶之手,又伸下了她的女儿了。我也是个有女儿的人啊,你就没有体会到一个父亲的心痛吗?这下好了,你就等着法律的审判吧。”

  “一切都要物归原主了,你不要妄想,有翻盘的机会了。你还是跟我一样,投案自首吧!主动交代问题吧,该给人家退的退,赔的赔。有自首情节,争取法律你的轻判吧!”

  小林总听了这话,重重的哼了一声:

  “哥,你怎么这么天真?我手上有好几条人命呢。二十年前,你在外面做得风生水起。你怎么不想想拉一把兄弟呢?我们可是同胞兄弟,你干的那么好,我怎么能活的普普通通呢?所以我最开始的家业就是靠偷靠抢靠夺,这不是你教给我的吗?”

  “你在白羊镇,建立的那些拘禁地,不是用来对付生意对手的吗?什么一号拘禁地,二号拘禁地······最后我把它们发展壮大了一下,我看谁有钱,我朝谁下手;我看谁不顺眼,我朝谁下手;我看谁有利可图,我就朝谁下手······那些拘禁地里,死了好几个恶鬼了。”

  大林总听了心里一片骇然!知道自己的兄弟,做的不是合法买卖。平时也是一副要打要杀的样子,他以为只是吓唬吓唬别人的。没想到,真的干出了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他用颤抖的声音说:

  “ 你······你······你真是无法无天。你可以恐吓别人,威胁别人,你怎么能闹出人命呢?你的死罪在劫难逃了。花璟末的破案能力,全国有名。他要是破你的那些案子,轻轻松松搞定。”

  小林总心想,今天他们哥俩今天敞开了说,不如就打开天窗说亮话,说个底朝天吧:

  “大哥,我怎么会不知道他是破案神手呢?就是因为他是破案天才,所以十几年前,我主谋的一场抢劫杀人案中。眼看就要被他轻松破案,我才不得已非法囚禁了他。最后被他逃了出来。怎么逃出来的?至今是个谜。连关押他的那几个,也跑了一个干干净净,人间蒸发了似,至今没有查到。”

  “他跑了之后,就等于摧毁了我的一号拘禁地。2号拘禁地,也是被他摧毁的。他还带走了,我关押的人——白世雄。”

  大林总听了他弟弟的话,心里凉透了。

  他心里忐忑不安,连忙问他的弟弟:

  “今天我们兄弟俩就把话敞开了说,这么说你和璟末两个人的恩怨早已结深了?那么上一次小狮子的订婚宴,是不是你做的手脚?都到这个时候了,我们没有必要瞒着对方了。”

  小林总没有思考,也没有推脱,他坦然的说:

  “对,是我做的手脚。我要阻止他和小狮子的婚约,他这个人深不可测,我看不透他,我怕······小狮子跟着他吃亏。”

  大林总听了非常生气。他没有想到自己的弟弟如此不择手段,如此不可理喻!他严厉的说:

  “不管你出于什么考虑,也不管你和他有多深的恩怨。我们兄弟二人,从小父母双亡。我们是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我的女儿就是你的女儿。你怎么能在背后搞那么一出一出戏?”

  “你不但请来了花家的两位老人,来阻止小狮子成为他们的儿媳妇,让小狮子在那么多人面前伤脸面,下不了台······你还跟踪他,拍出了让小狮子伤心的那些不雅视频。你真是她的好叔叔啊!”

  小林子听了急的喊道:

  “哥,这你冤枉我啦。那些视频不是我做的手脚。花家的两位老人是我请来的,我本来就看不上花璟末的为人。我总是认为他接近小狮子有他的预谋,不是为了当官就是为了发财。那些视频,也不知道是他得罪了谁,是有人提前计划好了,要破坏他的订婚宴。”

  大林总听了唏嘘不已,他担心的说:

  “这可如何是好?想要害他的人那么多。别人都在暗处,他在明处。连你这个好叔叔都要害他,真不知道,真不知道谁能帮助他。可惜我现在自己身陷官司,我可从来没有把他当做女婿看。在我的心里他就是我的儿子,你这个人真是误事。要是早告诉我这些话,我一定让我的手下查清幕后的主使者,我会提前给他清除这个绊脚石。”

  小林总思索了一下说:

  “哥,其实我有一个怀疑对象。当她看着花璟末的时候,我看到她的眼神里有对花璟末的爱,有对花璟末的恨······爱恨交织的那种。”

  “谁——你说的是谁?难道是什么女人?”

  小林总为难的说:

  “哥,说出来我害怕伤害你的感情。这个人不是别人,就是······被你捧上天的那个女人。”

  “难道你说的是樊六霄?不——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小林总确定的说:

  “就是这个女人,我在她的眼睛里看到了复杂的情绪是,虽然她掩饰的很好,但是还是暴露了。我怀疑你的手下,早有人吃里扒外,与她早就勾结在一起了。”

  “你记得那一次,花璟末和小狮子去参加一个樊六霄公司组织的服装发布会,他在那个发布会上陷入了一场强奸案。还好被他反败为胜,难道你就没有怀疑过主办方吗?怎么会那么巧?他就在樊六霄的服装发布会上出了事。而女方恰恰就是樊六霄手下的服装模特······”

  大林总陷入了沉思,稍后感慨道:

  “哎!是我感情用事啊。我对樊六霄太信任了,如果这话你早说,我就有防备之心。我只记得她一直给我灌耳音,说她怎么也看不上花璟末的为人······给我的感觉她很讨厌璟末,在她的嘴里全部是对璟末的差评。她怎么会看上他呢?至于那个和樊六霄有勾结的人。下面的人传出过一点风言风语,说是小姜几次,接送了她几次,两个人过从甚密!”

  “哥,说这些话都迟了。我们兄弟俩玩完了。没有人能有那个能力保护小狮子了。”

看过《西门庆之九世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