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以言铭心 > 第二百八十一章:心路分歧影相斜6

第二百八十一章:心路分歧影相斜6

  意识深处,呆坐山巅的奇锦远远看到,天空中显出的小阎儿越来越近,无感的他终于动了!

  “小...阎...儿...”奇锦拖着一身的铁链,缓缓站起身来...他想走进好好看看对方...可,未走几步,随之而来的,是漫天炸裂的烟花!!!

  嘭啪!嘭啪!!嘭啪!!!

  “啊啊啊啊——”奇锦捂住耳朵,抱头尖叫!!虽然距离很远,可那些烟花的火星子好似全数落在他的肌肤上,生疼不止!!!

  捆住他的铁链因为剧烈的动作,铃铛作响,发出铁器专有的、冰冷的声音!!!

  “啊啊啊啊——停下!快停下!!都给我停下——”他无助地尖叫着,但是随着他的声音越响,炸开的烟花却越多!越来越近!!

  阵阵痛苦无比的尖叫响彻整个山巅!声响来回荡漾,不绝于耳!!!

  随后,奇锦被某种力量牵引!升空的他被铁链拉住,无奈张开身形!!

  “啊啊啊啊——”这种互相拉扯的力量好似要将他的四肢百骸全数解体!他尖叫着,呼喊着!

  但是,火星子依旧无情打在他的肌肤上!再次炸开花来!!将他烧得体无完肤!!!

  “啊啊啊啊——停下!快停下!!啊啊啊啊——”

  街道上,奇铮死死抱住自己,踉跄嘶喊着!!!

  那些被殃及的摊主看着疯子撞翻了自己的小摊,很是没好气地骂了好几句!

  “锦哥哥!”言漠看着对方,惊骇无比!她赶紧扶起对方,“锦哥哥!!!”

  “啊啊啊——走开!走开!!”奇铮面目狰狞,对着言漠咆哮!宛如嘶吼的野兽!!!

  “主人!”白雪、兰雪一见,也是惊诧不已!赶紧过来帮忙!

  “......”言漠全然呆立原地,她从未见过这样的锦哥哥...

  “停下!都给我停下!!!”奇铮嘶吼完,再次抱住自己,不敢抬头,“停下!都给我停下!!”

  “主人!”兰雪和白雪分工合作,欲控制住对方!却不想主人力气极大,一扭身,就将他俩甩了出去!!

  “锦哥哥!”言漠见此,赶紧抱起对方,想要寻找躲避之处!不能惹起他人过多的注意!!拉扯之际,她发现锦哥哥壮实了不少,力气也大,几次三番险些脱手!

  “不!我不能回去!不!我不能回去!!”奇铮喃喃自语着,被带进了一间茶馆的厢房!

  “主人!您醒醒!!”兰雪让白雪守在门外,自己进入厢房随侍...

  忽然!奇铮眼珠一转!看到言漠后,他暴怒着双臂猛然张开!蓄力就是一掌击出!!

  “!!”刚被甩开的言漠敏捷后下腰!躲过了对方的那一掌!她没想到,锦哥哥不仅壮实了些许,连内力都有了不少长进!!

  “你!都是你!!!”奇铮咬牙切齿着,趁着对方下腰之际,他长手一伸!扼住了言漠的咽喉!!

  言漠:“!!!”

  “主人!!”兰雪赶紧上前拉扯,“快放开!!主人!您醒醒...啊!!!”

  奇铮浑身一震,用内力波震开了兰雪:“呵哈哈哈~”他忽然变脸,含泪讥笑,“哈哈哈哈哈~都·是·你!都·是·你!一切都是你·的·错!!!”

  “锦...哥哥...”言漠因为呼吸困难,涨红了一张脸,“是我...”

  嘭啪!嘭啪!!嘭啪!!!

  窗外烟花的火光打在言漠与奇铮的身上,忽明忽暗,加剧了一人无援的同时,也加剧了另一人的残暴!!

  “放开她!放开她!!”意识深处,奇锦一边忍住烧灼的疼痛,一边朝着天际嘶吼,“放开她——你这个恶魔!!你不配拥有我的身体!滚出去!!滚出去!!!”

  怦怦!怦怦!!怦怦!!!

  “呃!”奇铮面容狂暴,伴随癫痫症状,他红着眼眶,止不住流着泪水,“不要...不要...”他控制不住颤抖的双手!“不!不要回去!!我不要!!”他力争着,扼住言漠的手掌想要越收越紧!然,随着心脏极速收紧!他倒吸一口气!!双手一软!!!

  “咳咳咳...咳咳咳!!”言漠大口吸着空气,缓解喉间的腥甜之味...

  “呃啊...”随着视野转动,奇铮捂住心口,砰然倒地!他的额角全是冷汗!“不要...我不要回去...”他浑身痉挛着!抵抗着!难以控制地哭泣着!“你一个窝囊废!凭什么...凭什么...”

  “主人!”兰雪终于逮到机会,拿出腰间锦袋中的换心丸,“吃下这个,会好受些...”说着,她将药丸一点点掰开,喂进对方口中...

  “唔...咳咳!”奇铮的全身都不受自己控制,难以吞咽...

  嘭啪!嘭啪!!嘭啪!!!

  窗外烟花越是绚烂,奇铮痉挛地越是厉害!

  “王妃!水!”

  言漠艰难起身,迅速倒了杯茶水递上...

  “...呃...唔...”奇铮看着兰雪,眉间显露的狠厉与无助正在交叠...在茶水的相助下,他勉强吞下了药丸...随着意识绵软涣散,他缓缓阖眼...痉挛慢慢停止...

  “锦哥哥...”看着对方昏迷,言漠哑着嗓子呼唤...见兰雪一人扶不动,她上手帮着,将太子扶到了榻上...

  “殿下...殿下,醒醒...”兰雪期待药效发挥,可以换回太子殿下...

  嘭啪!嘭啪!!嘭啪!!!

  外面的烟花还在陆陆续续绽放着,等待之际,言漠才有余思,想想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锦哥哥何时变成这样的?!刚才,为何锦哥哥像是完全不认识自己?!

  厢房外,掌柜的前来问候,白雪先给了一锭金子,吩咐上好茶,将对方打发了...

  一刻后,茶水送上之际,白雪拿下托盘道:“我家主人不喜欢见生人,东西给我罢。”

  “啊...这样呀...”掌柜的看着这一批神神秘秘的人,有些好奇地想往厢房内望...

  白雪:“我家主人一旦生气,掌柜的可担待不起。”

  “啊!哎呦!小的明白!小的明白!!”掌柜的赶紧收神敛目,悻悻退下...

  白雪警惕地进入房内,将茶水放下之际,窗外的烟花正释放最后一波,噼里啪啦地撒出漫天的璀璨...

  “呃啊啊啊——”意识深处,奇锦忍住灼烧之痛,使劲拉扯铁链!这些铁链不仅禁锢着他,其中有一条铁链一路伸展,直达天际,而铁链那头是昏迷的奇铮!

  “我要出去!这是我的身体!你不配!呃啊啊啊——”他使劲拉着铁链,将对方拉近的同时,他可以远离山巅!

  而烟花在其悬空的脚边、手边、头顶接连绽放!轰乱不堪!!!

  “小阎儿...对不起!小阎儿!对不起!我要出去!!我要出去——”

  嘭啪!滋啦啦——嘭啪!滋啦啦——

  怦怦!怦怦!!怦怦!!!

  随着怦怦一声剧烈的心跳!

  窗外滋啦啦声适时隐没之际,太子终于醒神,夺回身体的支配权!!!

  “呃...”奇锦捂住欲裂的头,迷蒙睁眼,“小阎儿...”当他的视线终于清晰,看到言漠脖子上浅浅的印子,顿感愧意难当!隐隐的,他觉得,是他伤害了小阎儿,是他!!

  “锦哥哥?”言漠试探地问道,“你认得我了?”

  “刚才...发生了什么?”奇锦有些混乱,环视了一眼屋内,看向紧张的兰雪和白雪...

  兰雪因为不能说真话,只好转思着,忽而跪地请罪道:“请殿下降罪!”

  白雪一见,赶紧跟随,趴伏在地!

  “起来...”奇锦想要扶起对方,奈何没有零星半点的力气,“起来说话...”

  “殿下恕罪!”兰雪利用跪地的身姿,隐藏慌乱闪躲的表情,“是...是我等疏忽!殿下修练师尊给的心法,奴婢和弟弟中途没有看顾好...致使殿下走火入魔,才会...”

  “走火入魔?”言漠很是惊讶!多年行走江湖,真正走火入魔的人,她极少见到,但刚才的情景,锦哥哥确实很像走火入魔...

  奇锦消化着信息,沉吟片刻后道:“小阎儿,帮我...寻套干爽的衣裳来...”他的衣袍已经被冷汗浸透了...

  言漠还是有些担忧,见对方眼神肯定,她才拢紧衣襟以遮掩脖子上印迹,缓缓走出了厢房,前往附近的成衣店...

  “殿下!”兰雪见对方支撑不住,赶紧上前帮衬!

  “啊...”奇锦掀开自己的衣袖,露出泛红的肌肤,好似被热水烫伤一样...

  “殿下!”兰雪看着眼前一切,不敢相信!“白雪!冰玉膏!”

  “...姐姐,给!”白雪从锦袋中寻出所需之物,递上道!

  “兰雪...到底怎么回事?”奇锦一边忍痛,一边问道,“本宫怎么会在这儿...这是哪儿?”

  兰雪一边给对方上药,一边将近来的事情悉数告知...她佯装自己不知道太子体内换了人,只说近来殿下有所改变,做了很多原先不做之事...

  “这里是江南?”奇锦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不在京城!

  “是的,殿下。”

  “本宫练功走火入魔,是真的吗?”奇锦看着兰雪继续问道。

  兰雪将膏药上好,正逢白雪向掌柜的要来绷带,她一边包扎一边肯定道:“是的,殿下从北线回来,就很想精进武艺...是奴婢和白雪没有看照好您,让您走火入魔了...”

  奇锦低头看看自己粗壮了些许的手臂,练功确有其事,但迷蒙中,他感觉到奇铮的存在,也感觉到,刚才险些危急小阎儿...

  “以后,凡遇本宫走火入魔,你们尽管一掌击晕!”

  兰雪与弟弟对视了一眼,其实,主人的力气极大,以他姐弟二人,根本压制不住...

  “是...”

  奇锦好不容易拿回身体的主动权,但是却一点生气都没有,他跌跌撞撞地起身,往窗外望去,上次清醒时,还在铭弟的府中,这次清醒却已跨越千里,身处异地...

  而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奇铮出现的时候,他完全无法掌控一切,什么意外都有可能发生!

  今日连累小阎儿就是最好的证明!

  必须把奇铮从体内驱除!这才是一劳永逸的办法!!

  思及此,奇锦将窗户紧紧关上,因为街上的热闹,在他看来十分扎眼!这次,他下定决心,回宫后一定要想方设法让自己恢复,不论手段!!

  另一边,蔚国公府。

  奇铭悄悄回到房内,刚踏入门扉,就见肖韧闪影出现!

  “何事?”

  肖韧:“太子殿下邀请王妃游街,已经出游约有一个时辰。”

  “!”奇铭一惊!立刻问道,“他们往何处去了?”

  肖韧:“刚才有家成衣店的小伙计,将王妃所买之物全数送了来,好像是城南的春满衣铺。”

  “二当家可有异动?!”

  “未有。”肖韧回道,“他一直在客院修养。只是...”

  “说!”

  肖韧:“杨姑娘一直徘徊在他的房门前...”

  “走!”奇铭一声令下,让肖韧跟随自己行动!

  肖韧颔首领命,一个闪影,消失在原地!

  “王爷!等等属下!”陆九见主子行动迅捷,赶紧追上!!

  与此同时,客院中,青木辉三番两次往门外看去,发现杨迷途始终徘徊在院门前,不进来也不离开...真是令人头疼!

  “喵喵,叽叽——喵喵,叽叽——”

  “!”听到动物叫声的青木辉悄悄关上门扉,来到窗前,“何事?!”

  只见窗外的树枝颤动了两下,一个身影闪现在墙根处:“阁主,上主有令,尽快铲除祸患!”

  回到客院修养之际,青木辉多多少少已经听齐先生说了一些近来发生的大事,当他听到袁啸的事迹时,已经明白,战舰上,太子命白雪看守的就是袁啸!同时也明白了,先前上主给的命令是什么,以矩封规,指的就是杀了袁啸!

  “在岛上,益安王对我便有了疑心,你不可再出现!”

  属下:“阁主放心,益安王与其暗卫刚离开王府!”

  “离开王府?”青木辉有些惊讶!

  “他们行色匆匆,必有要事!如今正是好时机,阁主务必在死刑前,将目标铲除!”

  青木辉自然觉得奇怪,既然袁啸没几天可活了,为何上主还要劳心费力地铲除他呢?!

  “与我交换!”上主的命令是绝对的,他抛开疑惑,让属下暂做自己的替身。

  黑衣属下早有准备,拿出一套夜行衣,还有那副一模一样的蝴蝶面具,恭敬递上。

  随后,青木辉吃下觉凝丹的解药,换好装束,戴上面具之际,他虚看了门扉一眼,以防万一,他吩咐道:“不可在国公府内杀戮,恐对大人不利!”

  “是!属下明白!”黑衣属下恭敬回道,拿出一把钥匙递上,“这是地牢的钥匙,目标关在官衙地牢最深处。”

  青木辉拿过钥匙,跳出木窗后,利用房屋、树木的遮掩,他一纵身,飞身越出了国公府邸!!!

  茶楼,厢房。

  言漠拿着一套新衣回到厢房门前,兰雪拿过衣裳,行礼让她在屋外稍待...买新衣之际,她还买了一条纱巾,围在脖子上,遮掩红印。

  奇锦换好衣裳后,即使心累,也努力挤出一丝笑容,他一边喝茶,一边佯装享受。可当他喝下茶水后,也是不免一惊!因为他几乎尝不出茶水的味道!

  “锦哥哥!”言漠因为担忧,进屋就想查看对方!

  “!”奇锦赶快撤下兀自惊讶的神情,恢复淡笑,“大当家放心,我已无碍。”当他看到对方脖子上的纱巾,立刻紧张道,“你的伤!”

  “没事!”言漠向后闪躲了一下,护住纱巾道,“一点印子而已,很快就会褪去的!”

  “......”奇锦心中无比沉重!一切都是他的错!!!

  “锦哥哥不必在意!”见到对方的神情,言漠安慰道,“最近,不可再练那份心法,待雪人前辈指点一二,再练也不迟!”

  “大当家说得对,我不练了。”奇锦给予一个肯定的答复,并给对方沏了一杯茶,他想要松松神经,与小阎儿好好相处一会...毕竟这样的时光太难得...

  可惜,老天不遂人愿!随着再次闪现的火光,窗外,新一批烟花再次绽放!!

  “啊啊啊啊——”

  茶杯在惊恐中落地,摔了个粉碎!

  同时,对于房内忽然响起的尖叫,言漠浑身一颤!

  “锦哥哥!!!”

  “停下!快停下——不要!不要——”奇锦抱头嘶吼着,感觉每一寸肌肤都在灼烧!“啊啊啊——好烫!不要!快停下!!!”他难以自抑地开始抓挠手臂,试图掸掉那些掉落在身上的火星子!!!

  “殿下!别...别挠!刚上好药!!”

  兰雪和白雪整个人扑上去,想要阻止太子的自我伤害!

  “锦哥哥!快停下!”言漠抓住对方胡乱挥舞的手臂,这才看到其衣袖下的绷带和露出的些许红肉,“锦哥哥,这是怎么回事?!”

  :。:

看过《以言铭心》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