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末日拼图游戏 > 第一百三十三章:引路人黑桃十

第一百三十三章:引路人黑桃十

  对于黑桃十的印象,白雾确实不多,这个人是白远的对手,给白远造成了不小的麻烦。

  且喜欢研究犯罪。

  还在孩童阶段时,就是那种会坐在大树底下,看着犯罪相关的书籍,不与其他孩子玩耍的类型。

  关于黑桃十,印象最深的两点里,其中之一是被白远的谎言禁锢了半生。

  以及一枪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却又开启了新的旅途。

  白雾忽然想到了一件事。在老钱将死的时候,他曾经这么说过:

  “你的决断是正确的。新的旅途即将在你身上展开。虽然和你想象的旅途不一样,但最终你会获得你渴望的答案。”

  这句话提到的处境,是否就是现在的处境?

  而且有一点白雾很在意——

  第一次自己开启新的旅途前,遇到了黑桃十。

  第二次,自己开启新的旅途前,又遇到了黑桃十?

  一次是巧合,两次则一定存在某种联系。

  黑桃十和自己莫非有关联?

  “我们这是在哪里?”白雾说道。

  “你怎么会不知道这是哪里?咳咳……咳咳……”

  井六的声音依旧透着虚弱与恨意。

  白雾还真不知道这是哪里。

  如今这里属于绝对的漆黑,三个人只是听声音大概能够感知到对方的位置。

  但谁也看不见谁。

  黑暗之中的黑桃十笑道:

  “他的确很迷糊,因为按照道理来说,他会回到自己的过去,经历一系列扭曲的事情。”

  “但小白这个孩子吧,有点奇怪,在我老对头的操作下,没有了负面情绪。”

  回到过去,经历一系列扭曲的事情,井六听到这里,忽然反应过来:

  “你是说白雾……”

  “没错,不信你问他。”

  白雾发觉黑桃十和井六的对话,黑桃十占据主导啊。

  仿佛掌握的信息比井六还多。

  他也听懂了黑桃十的话,坦然承认道:

  “是的,我接受了‘仪式’,现在算是和你们六兄妹一样,成为了井,你可以叫井七。我也可以称呼你一声六姐?”

  井六不可思议的看着白雾所在的方向。

  无法想象白雾怎么可能会接受仪式?

  这是高塔里的那位出来了?还是白雾的计谋?

  井四现在怎么样了?

  甚至她很疑惑,白雾怎么可能还活着?

  航班之后,自己折在了白雾手上,兄长难道不会为自己报仇么?

  再就是六姐这个称呼,让她一阵恶寒。

  太多的问题想要问,哪怕白雾给出解答,也只是引出了更多的问题。

  而白雾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他话锋一转:

  “你好像对我的事情很了解?”

  这是对黑桃十说的。

  自己和阿尔法交流这件事,只有白远知道,黑桃十怎么可能也知道?

  黑桃十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一个一个来,你们的问题,我会看情况解答。毕竟你们有提问的权力,我也有不回答的权力,先说说这个地方是哪里。”

  “嗯……这也是一个说起来很复杂的问题。我想想我该怎么说呢,有了。”

  “简单来说,这里就是你流放了井六的区域,一片混沌。”

  白雾隐隐猜到了,但是没有想到这竟然是真的。

  而且这个回答,让他更加困惑了。

  如果说这里是自己用扭曲之力打通的一片流放区,那的确是可以解释为何井六在这里。

  但为什么呢?自己明明在壳中,在孵化井字级的“蛋”里。

  按照自己的理解,现在“蛋”已经被运送到了井中。

  尽管黑暗里什么也看不清,可黑桃十还是知道白雾在想些什么。

  “这个世界的一切,都讲究流程。何谓‘仪式’?仪式这个词本身就代表着流程,代表着规矩,秩序。”

  “而扭曲代表着破坏,混乱,与‘仪式’这个词天然就犯冲。”

  白雾隐约有些明白了,反倒是此前近乎全知的井六,现在成了最懵的一个。

  黑桃十继续说道:

  “壳的作用,只是隔绝井,算是一种保护,但你身上的力量,应该和井起到了某种关联。”

  “在你进入壳中的时候,你掌握的力量,显然是发挥了某些作用。”

  白雾皱起眉头:

  “所以现在我们到底在哪里?这个地方你不会想说是——”

  “聪明嘛小白。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眼下这个地方,和井有很大的关系。”

  白雾不敢相信,自己当初对井六使用扭曲之力,将其流放,竟然是流放到了井的边缘?

  这怎么可能?

  黑桃十不急不缓的解释道:

  “让我来告诉你先后顺序,帮你捋一捋。”

  “负面情绪本应该吞噬你,因为没有人可以反抗自己的情绪。”

  “原本属于你的记忆,会被这些情绪扭曲,你也会放弃抵抗。”

  “但因为你对负面情绪有难以想象的抵抗力,这也导致了你产生了抗拒的念头,想要保住自己的记忆。”

  “于是乎,你开始反抗,你用扭曲对抗扭曲。整个过程大概就发生在你和白远对话的那会儿。”

  “也是那会儿,你和井的距离无比接近,你的力量,和井产生了共鸣。”

  “你现在身在壳中,但这并不影响你来到了一个通往井的道路。井,无处不在。”

  白雾对于这番话很是震惊,一方面是话的内容,一方面,则是黑桃十竟然对自己的一切了如指掌。

  白雾问出了疑惑:

  “你怎么可能知道这么多?”

  “如果对你说这番话的人,是白远,你还会觉得奇怪吗?”

  黑桃十当然不是白远,不过白雾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你的潜意识里,白远做任何事情,都不奇怪,知道任何事情,也都不奇怪。”

  “但换成了我,你就觉得奇怪了,这可让我很受伤。毕竟,我与他并没有分出胜负。”

  “我该怎么称呼你?”白雾问道。

  “你就叫我黑桃十就好。这个名字对我来说,很有纪念意义。”

  黑桃十并不认为被白远从k骗成十有多丢人。

  相反,这件事让黑桃十认识到了“传统”“认知”的重要性。

  黑桃十接下来的话则颇值得寻味:

  “秩序是秩序者的墓志铭,扭曲则是扭曲者的通行证。这也是高塔创造者明明更强,却没有活到最后的原因。”

  “你就是那个唯一持有通行证的人。也唯有你,可以在这片虚无与混沌里,找到井的所在。”

  白雾大惊:

  “你是说这个地方,可以与井相连通?”

  这个说法就连井六都不知道。井六的咳嗽声响起:

  “你是如何知晓的?”

  黑桃十没有理会井六,而是看向白雾所在的方向:

  “当年农场里逃出来的几个k,你是不是觉得我的作为最小?”

  白雾没有否认。

  他不知道黑桃十做了什么,除了将自己送到这个世界来,除了被白远夸赞过,以及收了该隐这么一个弟子,似乎没有其他成就。

  比起创造方舟的小鱼干,比起策划了k叛逃以及算计了井三的白远,还有真正拯救这个世界的老k而言。

  黑桃十几乎可以说是毫无成就。

  这样的一个人,的确让白雾很奇怪,他凭什么被白远惦念,凭什么成为农场黄金一代里的k?

  黑桃十笑道:

  “算了,毕竟我已经释怀了,我们四个人,每个人的责任其实都不相同,虽然我们各有恩怨,但这种个人的恩怨,与对世界的期待下,微不足道。你对我们的了解,其实也很少。”

  “不仅仅是我,哪怕是白远,戴面具的,以及你的……小妈,我们真正所做的事情,远比你知道的要多。”

  “所以算是四个人各司其职吧,虽然也可以换个说法,四个人一盘散沙?”

  白雾靠着听觉,发现黑桃十像是找了个地方坐下。

  “井是堆积着情绪的容器,也是能够让各种精神化产物变成实物和规则的转化器。”

  “因为井的存在,这个世界才会有了各种奇怪的规则,扭曲的规则,以及扭曲的生物。”

  “我也一直在思考,井到底是什么。直到我的老对头,不断的改造你,证实了里世界这种东西,给到了我启发。”

  红桃k和黑桃k说话都这么谜语人?

  白雾忍不住提醒道:

  “说重点。”

  “我说的正是重点,一个人的里世界中,如果各种参数被修改,他就会变得疯疯癫癫。”

  “里世界藏着这个人所有的秘密。可以说是一个人扭曲与混乱的源头。里世界里的一丝细微的波动,就能够让一个人产生极大变化。”

  “这一点,白远该是很清楚,他也在你身上实验过。”

  白雾不否认。虽然他还是很好奇,黑桃十到底怎么知道这些的。

  黑桃十知道白雾好奇什么,但他没有回答白雾的问题,继续说道:

  “你能够隔绝负面情绪,是因为你的负面情绪,被牢牢的锁住。”

  “那三间掌控情绪的屋子,就是是你的三道井,白雾。”

  轻飘飘的一句话,落在白雾耳中如同雷霆炸裂。

  一方面是因为这个神奇的比喻,让白雾隐约想到了什么,一方面则是关于白远。

  黑桃十笑了笑:

  “你不会真的以为,白远这样一个人,会因为纯粹的追求有趣,就去折磨自己的儿子吧?”

  “嗯……他或许真的干得出来,假如这个世界已经无聊到他只能这么做的话。”

  “但显然,这个世界还有很多有趣的事情,他施加在你身上的痛苦,他对你所做的种种事情,还有其他娱乐因素。”

  白雾当然不认为白远是一个好父亲,但从别人口中得知,白远当年折磨自己,也有着其他层面的原因时,他的情绪还是有些难以把控。

  好在黑暗之中,谁也看不见谁。

  “我说这些,是因为白远对于里世界的种种研究,可以套用到别的地方。”

  “原本还缺乏证据,直到不久前,钱一心出现,我才真正确信了。”

  “世界有着世界的意志,如果将其看做一个活物,而井所在的空间,就是这个活物的里世界。”

  白雾不得不说,这真是非常有想象力的一个观点。

  他不认同,但也没有立刻反对。

  井六却急着开口:

  “胡说八道!你骗人骗上瘾了吗!”

  黑桃十也不否认:

  “的确是胡说八道,世界的意志很难体现,除了钱一心这个特殊的存在,这么久以来,应该从来不曾出现过。”

  “如果能有第二个例子就好了,但钱一心所掌握的力量,已经超越了高塔里被封印的怪物。可惜了井六,你没有见到这一幕,没有见到那个光头到底拥有着怎样的力量,不然,你也会产生和我一样的想法。”

  白雾不完全认同黑桃十所言。

  或者说他认同这个方向去思考,但不认同这个结论本身。

  他摸着下巴,思索了一番。

  “黑桃十的说法虽然夸张,但却提供了一个正确思路,世界意志的确存在,这也是钱一心神性占据人性的原因。”

  “白远说过,我的里世界里有三间屋子,对应着三种情绪,三间屋子是锁着的。”

  “而黑桃十将其比作为井,按照他的说法,这个世界拟人化,名为世界的人类,里世界中,也有一间掌控情绪的屋子,亦即井。”

  “这个说法很有趣,世界的‘里世界’中,那间屋子被打开了,于是表世界一片扭曲与混乱。”

  “但我个人倒是觉得,与其说井是这个世界的里世界产物,倒不如说……井对应的着这个世界的另一面。”

  “钱一心的世界意志,代表着守护与秩序的意志,井所代表的,就是扭曲与混乱的意志。”

  白雾的思路渐渐清晰,仿佛理清了一些很久都一直存在的疑惑。

  黑桃十能够感觉到,黑暗中的白雾和井六,都在思考自己的这番话。

  他不知道白雾在思考什么,但他接下来的话,倒是和白雾的思考相重合:

  “小白,里世界的某些参数变了,才会导致表世界的一切变得糟糕扭曲。”

  “杀死扭曲之源,或许可以短暂的抑制住扭曲,但也许几百年后,世界又会变得扭曲。”

  “就好像里世界中,你的三间屋子……如果没有关上,那么你也无法隔绝负面情绪。我不得不怀疑,原本正常的世界,忽然间被扭曲入侵,是因为……井所在的里世界中,某间屋子打开了。”

  白雾接过这个话题:

  “而高塔创造者,想要关上这些屋子的门,高塔里的封印物,则想要尽可能打开更多的门?”

  黑桃十鼓掌道:

  “不愧是白远的……算了,我可不想夸他,不愧是你,这么快就想明白了。”

  白雾原本一直以为,黑桃十应该是自己的敌人。

  但现在看着,总觉得黑桃十因为自己讨厌白远,反而对自己格外亲切?

  至于黑桃十的话,白雾的确想明白了。

  世界具备自己的意志,而井处在另一个空间,这个空间和现实世界完全相反,混乱,扭曲,邪恶,充斥着负面情绪。

  如果说现实世界到处都是正常人,医院里有着少数病人。

  那么对应的世界,则到处都是疯子,医院里管着少数正常人。

  两个截然相反的世界,互不干涉。

  但有一天,混乱的世界里,某些东西开始扩散,影响到了正常的世界。

  就好像自己的里世界中,如果三间屋子的门是开着的,表世界中,自己就会感到愤怒,悲伤,恐惧。

  甚至还能产生业火与极寒,这些恐怖的情绪可以实质化。

  世界也是一样。

  来自井所在的世界,充斥着种种负面情绪,这些情绪可以化作各种规则。

  白雾提出了最疑惑的问题:

  “但这与我们现在的处境,又有什么关系呢?”

  黑桃十拍手道:

  “当然有关系,我说了,扭曲,是扭曲者的通行证。”

  “你也感觉到了,虽然周围一片漆黑,但空间正在不断变化。”

  “或许这无尽的黑暗与混沌,就是衔接着里世界和表世界的通道。”

  “我相信你的扭曲之力,与井所产生的共鸣,即将带你前往井所在的空间。”

  “也就是这个世界,最疯狂,扭曲,混乱的空间,可以起个名字,叫井世界。”

  白雾皱起眉头:

  “井世界……很危险么?”

  黑暗中彼端的井六,脸色惨白。

  接下来要去的地方,如果真如黑桃十所言,那自然是极度危险。

  毕竟去过井世界的,只有井四。

  而井四因为承受不住那个世界的混乱与扭曲……疯掉了。

  黑桃十还是那副波澜不惊的语气:

  “你们在高塔里,所能前往的最为凶险的区域是黑色区域。”

  “那么我们可以将即将到来的旅途,是比黑色区域更加可怕的区域,等级上可以称呼为——”

  “起源级区域。”

看过《末日拼图游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