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逃大侠 > 第一千四百八十八章 妖族入侵

第一千四百八十八章 妖族入侵

  一晃眼,方涥被抓到西边守军二十天了。

  这二十天里,方涥学会了武者之间配合的战阵,更看懂了古人才会使用的战旗,还有聆听战鼓等等。

  同时,也见到了第六镜驳杂的宗门,还有各种奇葩的武者。

  对于第六镜而言,武者的地位并不高,除非实力强大到人人畏惧,否则,像方涥这样一个平凡的小天境,也就是个平民。

  而阵法师、炼丹师,这两个职业就像是蓝领和白领,比农民工般的武者,要强很多。

  不说其他地方,西边守军这里,阵法师和炼丹师的日子,不仅舒坦,而且看待武者都是鼻孔朝天。

  这次被抓到西边守军,方涥想溜掉,根本没有人能拦住,但他觉得,要认识第六镜,也想搞清楚霸占第七境的妖族,来这里,算是顺水行舟,而且还是免费旅行,到了这里也不愁怎么混进来,现在这样,很自然很...

  再找词汇形容内心,方涥是找不到了,因为每天都他被人操练,当初在凡人境,他操练别人,如今,报应来了,他被别人操练的脑仁疼。

  “火二六!你怎么老抢先?!再抢,老子让你去掏粪!”

  千人军阵旁边,方涥在怒骂着一个抢先攻击的家伙。

  边军这里,所谓的军阵,那就是不同的宗门,因为属性或功法缘故,汇编成一个或几个军阵。

  火道宗出来的弟子,多数都是火属性,所以大部分人都会被编在一个军阵里面。

  而方涥,这初到此地的家伙,被挑出担任指挥方阵,也是被逼无奈。

  第六镜的武者,要释放属性,必须张开气场,这就和方涥冲突了,他站在军阵里,要么不出力,一旦出力,别人的气场全部废掉,没有一个人的气场能扛得住焚天祭的摧残。

  所以,军阵演练之初,方涥就被抓了出来。

  还好,守军军营里的将帅,也算是懂得惜才,得知方涥是不用气场便可释放属性的大才之人,立马给方涥提升了地位。

  刚从火道宗掳来,不对,是征来的一千多人,其中一千人领悟了火属性的武者,编成一千人军阵,交给方涥指挥统领。

  如此,方涥便成了所谓的千夫长。

  原本打算了解清楚守军的情况后,伺机溜到第七境去看看的,可现在因为升了官,手下的人时刻都盯着他,无奈,只好每日坐镇操练。

  一千多弟子,曾经在宗门里就是混日子的,到了守军里面,刚开始的一段时间,是最让人头疼的,方涥也因为管束他人,服从守军军纪,而操心的脑仁疼。

  “魂淡!火二六!给我滚出来!去,军营里,掏粪去!”

  又一句怒骂,一个粗鄙的壮汉,扭捏的从军阵里走出,恶狠狠的瞄了一眼方涥,心里不断重复着诅咒!

  “你还敢在心里骂我?!好,好,呵呵,掏粪的差事,我敢保证,只要老子在军营里一天,那差事就没人和你抢!如果你运气好,还有人不服老子,老子会给你多派点人去掏粪!我们军营的粪掏完,老子不介意做好人,把隔壁裂崖宗的军营也掏了!还不够,那边还百来个宗门,你们一起掏!”

  能读到别人心里的想法,有时候也很痛苦,想难得糊涂都很难。

  几次三番之后,方涥干脆说清楚,心里敢有咒骂,或者不服,他就挑明的说出别人的心声,该惩罚的惩罚,该揍的揍!

  千人的军阵,起初还真有人不服方涥,即便知道他真的能读到别人的心声,也不服,看着方涥年纪轻,很像和方涥动动手。

  于是乎,三百个家伙轮流动手,都被方涥打的躺了两天,那之后,方涥的千夫长统帅位置,极少有人敢挑战。

  火二六,并非人名,在西边守军这里,大家的名称,全部都是编号,除非是指挥官,像方涥这样的人,才会保留名字。

  刚才火二六被方涥训斥,一时间忘记了方涥能读到他的心神,下意识的诅咒,成了他的噩梦。

  就在火二六刚灰溜溜的跑去军营时,西边的天空,一片血红,渐渐的朝东边笼罩而来。

  血红的云雾,看上去诡异至极,像是有恶魔在靠近。

  所有武者,心头都感受到莫名的压抑,有几个已经感觉呼吸不畅,脸色惨白。

  方涥双眼死死的盯着西边,不知道那边发生了什么。

  让他意外的是,整个守军军营,也没有一丝儿示警的动静。

  ‘什么情况?难道是常有的事情?’

  方涥身边都是和他一样的新人,刚到这里还不到一个月,根本不了解面前的情况,是否属于常见。

  就在方涥刚才指挥军阵后撤时,总军大帐方向,传来了嘹亮的号角声。

  ‘备战?!’

  备战的号角声,本来该是一长三短,如果军情紧紧,会在三短后追加,每追加一声,代表的军情或者战事多紧急一点,可方涥听到的号角声,第一声长号声却是有点颤抖。

  “诸位莫慌乱!听我号令!原地备战!擅自脱逃军阵者,死!”

  一声怒喝,稳住了军阵,虽然人人脸上还有惨白的惊恐,但因为方涥的号令下达,他们的脚步并没有退缩。

  几分钟后,血色雾气已经蔓延过地平线的树林,正急速朝着军营所在的平原而来。

  多看了几眼血色雾气,方涥总感觉在哪里曾经见过类似的。

  一时间想不起,却又感觉似曾相识,方涥的心里一阵嘀咕。

  就在众人不明所以时,总军大帐的号角声正常了,改为两短一长,这是退后的命令。

  方涥指挥千人军阵,向后退了两里地,待停下时,总军大帐位置,有万人左右迎着血色雾气冲了过去。

  诡异的血色雾气,并没有看到半个妖族,也没有从境门传回任何消息。

  这样的情况下,方涥他们这样的新人,不仅不能参战,而且因为军阵演练还未和大军融合,必须要退出战圈,免得有人指挥不当,坏了大军的战阵。

  待方涥驻足时,血色雾气也停止了蔓延,浓稠的雾气,上下翻滚,像是一台压路机,把所有大地全部碾压平整。

  视野里,从总军大帐冲出去的万人,几乎每人都有大天境实力,浑厚的祭天之气,连绵不绝的气场,抵挡在血色雾气的边缘。

  “那边什么情况?!妖族每次入侵,不会都这么可怕吧?!”

  军阵里,有人小声嘀咕,也有人不顾军纪,大声喊出心中的恐惧。

  武者,在普通人眼里,看似无所不能,实则,他们也是怕死的!尤其是在诡异,或者从未见过的环境中,他们比普通人还畏惧死亡。

  能把武功修炼到小天境,每个人都经过漫长的岁月,承受各种辛苦,才到有了今日的实力,如此不易,面对现在的情况,他们不甘心就此死去。

  察觉到众人心理波动,方涥的气场第一次在军营这里释放,两百公里的范围,尽数被他笼罩。

  “都给老子安静!如果你们退了!身后,你们的家人、朋友!全部都要被妖族屠戮!即便你们以后还要面对妖族而殊死搏斗,但那时,你身边还有几个人能一起奋战?!看看你们身边,有那么多同境界的人在,你们怕个毛!妖族敢来,我们就敢杀!”

看过《逃大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