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犁破大洋 > 第305章 水牢

第305章 水牢

  等我们——姬将军、我、那只羊羔,从水里再次浮上来的时候,才发现,我们这次带来的军士一个不少,都在水里。我们刚刚经历了一次三十尺高的自由落体,下边有军士喊着,“闪开闪开,又下来了!”然后我们就一头扎到了水里面。

  “怎么,都这么有礼法,还在这里等着我们啊?怎么不上去?”我问他们。

  “将军,我们上不去啊。”

  上不去?瀑布下边是一个圆形的大水潭,跟盆似的,四周陡峭,水面离着上沿还有五尺高一距离,难怪他们上不去,我也上不去,如果脚下是实地,是个人都能上得去,可是现在我们都浮在水里,借不上力。

  “为什么不把一块冲下来的木头架起来啊,”姬将军问。

  “木头?都冲到那里去了。”在瀑布的下边不远处,正有着一个大大的旋涡,我刚才给他们砍的那些木头,都堆在了那里,勃起似地在那里打着旋儿。是被急速注入地中的水流给冲过去的。

  水从上游流到这里之后,直接转入了地下河道,也是因为水潭够大,直径达六丈,人们都浮在离地下河口最远的地方。那些横在河口上的树木减缓了水的流速,不然,他们就是在眼下这个地方,也是不安全的。地下河的河口现在在水面之下,我们都还不知道它有多大,因此每个人都十分的小心。

  雨有减小的趋势,把我们冲到这么个四不靠的地方,它的任务也就完成了,那只小羊羔被我们圈在中间,现在它暂时把对我们这些人的恐惧放在一边,它需要我们,一声也不吭,瞪着一双大眼,很无辜的样子。

  这个时候,如果我们的敌人出现在头上的悬崖边,我们就完全彻底地死定了。

  大家都想到了这一点,谁也不吱声,连那只小羊也是如此。

  坑爹的大雨终于停下了,我们随着水面一点一点一下落,已经落到了我能够一跃而上的最大极限,还在缓缓地往下降,瀑布的水量保持了平衡状态。那只地下河的河口终于露了出来,三尺宽的一只洞口,河水灌到其中,发出噗噗的吐气声。

  “咩——”与我们在一起的羊羔四脚一踩到地上,就开始不安分地叫了起来,有军士抓住它,让它感到紧张。

  “别叫,你想把人给我们引过来啊?”人们都意识到我们目前的处境,直径六丈的一只深井,几十号的人在里面,这个时候对付我们,只要一顿石头就行了。

  我们跑都没处跑。

  “谁有办法别让它乱叫了。实在不行的话就宰了它!”我冲那几位军士说道。

  他们到一边抓了几把青草,递到了它的面前,羊羔低头啃食,不叫了。

  “谁有办法让我们出去,我给他记首功一件。”我们得出去,而且要快,多在此地耽搁一时,我们的增大几分。没有回旋的余地,是兵家的大忌。可是我们什么都没有,那些木头,无论哪一根拿过来,都不够高,架又没法架设。

  军士们从水同边把那些木头扛过来,横竖比划了好一阵子,最后都不吱声了,垂头丧气地往地下一蹲。

  我看着姬将军,知道他也没想出什么好办法。有人说,“也许那只地下河的水眼可以试试。”

  我认为这是不可能的,那么一河的水都从这个入口流走,首先可以确定,这里是畅通的无疑,但是里面水的流速肯定不是一般的快,同样的水量下,水口的截面积与水的流速成反比。这是哪位先生教我的了?

  正在我们一筹莫展的时候。

  “咩——”那只羊羔奶声奶气的叫声又来了。

  “我说,你们几位大老爷们,怎么连一只羊羔子都摆不平?不知道它饿了吗?”

  “知……将军,可是我们也……没有奶啊。”潭底的青草已经让他们拔光了,本来这里也不会有太多的草。

  正在说着,头顶上咯咯地滚下来两小块石头,摔在了水眼旁边。“有人!”我向大家示意,人们立刻大气也不敢出,蹲在潭底上,抬头看着上边,五六丈高,其实我们在这么个仰角的位置,不可能看得太清楚,好在上边也不会轻易地发现我们。

  但是如果有人趴到潭沿上往下看,就会看到我们这群狼狈不堪的人,浑身湿透,气极败坏,有一群军士恨不得给一头小羊羔子下跪。

  在想出脱身之计以前,最好它不再乱叫,军士们是一群大老爷们,实在是没有奶,有的话,一定会毫不吝啬地献给它。

  再乱叫的话,我想不用我吱声,有的人已经想到要动刀子了。

  果然有人到潭边上来了,对方屏声敛气,正在潭边上走动,又有两块石子从上边滚落下来,从潭底的石地上反弹起来,有人跳开,脸色苍白。

  “咩——”

  每个人都浑身发抖,这个索命的羊羔,不把我们害死,它是不会甘休的,姬将军回过头,目光严厉地冲那几位军士瞪了一下,他们正知所措,但是没有人想到拿刀。那只羊羔有些急切地踱着脚,抬着看着上边。

  阳光又出来,把头上方的一只野羊的身影投射到了潭内的石壁上。它小心在踩在水潭的边缘,正把一块块的石头,用嘴巴往坑底拱。

  羊羔的叫声没有引来敌人,却引来了它的妈妈。

  而我也灵光一闪,“堵水眼!把水面再抬起来,我们就能出去了。”

  有了方法,什么事情都不难。

  潭底本身有不少的碎石,再加上我们带下来的树木,相信谁都会有办法的。

  我用阮师刀,把几根木头砍成稍大于水口的长度,并排挡在入水口处,军士们四处去拣石头,堆在了木排上面,水的去处受阻,又很快地升了起来。

  我们抱着剩下的木头,在水中计算着出去的时间,那只羊羔被人抱着,却不叫了,因为它已经看到了水潭对面崖壁上的羊妈妈。

  羊妈妈停止了动作,顺着水潭的边缘往我们这边跑了过来。有人提前把羊羔放在了潭边上,人们纷纷从水中扒住了潭边的石岸爬了上去,就地躺在那里,大字伸开四肢。小羊跑向了它的妈妈,另外三只小羊跟在大羊的后边,咩咩声组成了四重唱。听起来格外的舒服。

  自由,只在特定的时候,才会让人感觉珍惜。

  只有我和姬将军还没有完全地放下心来,我们只不过是从一处六丈宽的水牢里逃出来了而已,还远没有到了躺下来休息的时候。

  我们现在站立的地方,是一条河道,但是干涸已久了,被我们堵了入口的地下河,失去了泻流的作用,上游的河水一点点地从潭里漫溢出来,重新流入了故道。

  黄岩的声音又响起来,他在叫人到四处警戒,我对他是非常满意的,随着日子的延续,他历练得不错。他让我喜欢的原因,还有最重要的一点。

  就是他被田王派出去给刘邦送金,之后能无视刘邦高官厚禄,千里迢迢地赶回来寻找我们。这可不是随便哪个人能做得到了,这与文化水平无关。

  我们现在站立于瀑布下方不远处的河水中,那只大潭已经看不见了,我们堵住了一条河,又开通了一条,大家沿着尚可边缓步前行,几乎把逼我们入巷的那些人都忘掉了。

  而他们也确实没有再出现过,我们再次与他们交手,是以后的事情了。

  尖兵发回了信号,表明遇到了不明身份的人。

  两个人留在原地监视,一个人弓身跑向我们报信,他还没有跑到我们的跟前,前边监视的那两个人却一下子跳跃起来,往前边跑去,与树林中走出来的人紧紧拥抱。

  我们遇到了田王。

  这事一点也没有戏剧性,后来田王告诉我说,他们其实离着我们并不远,只是山高林密,根本不容易发现彼此。

  “那你们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呢?”我问。

  “当然是火光了。”田王说,“我们看到那片竹屋的火光了,这种把戏他们对我们也做过,因而我们当时就想到是你们,于是就赶过来了。”

  田王一个月的时间不见,面膛有些黑,但是那片将军肚子却下去了不少,胳膊上还有一道伤疤,这是新添的。

  他笑眯眯地看着我问,“怎么样?这些天还盯得住?”

  他看到了我手中提着的阮师刀,“哪里来的?”

  “哦,是蒙恬给我的,还有这个,”我把鱼肠剑从腰间拔出来,“田王,这个,就是鱼肠剑,送给你,作为见面礼罢。”

  他把眼睛瞪得大过牛眼,“你别说,这也是蒙恬送你的,他怎么这样大方?”

  我把这段时间的际遇从头说给他听,我们边沿着河谷往前走,边想到打听彼此的经历。

  田王显然对鱼肠剑爱不释手,他说,“我看你腰中又是剑又是刀的,也确实累赘,就给我一样儿,不过,这鱼肠剑是名器,我可不敢用,还是你拿着吧,你只要把我那把剑再给我用就行了。”

  “王,这下你该把这把剑的名字告诉我了吧?”我说。

  他想了想道:“好吧,我这剑,名叫承魂。”

  “王,我知道十大名剑有承影、纯钧、鱼肠、干将、莫邪、龙渊、泰阿、赤霄、湛泸、夏禹。那这把承魂,到底是何来历?”

  他微微一笑,“来历,不一定就是实力,多了,我也不与你多说。”我复请,他仍摇头。

  最新全本:、、、、、、、、、、

看过《犁破大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