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我有无限气运 > 第二十章 撬老子墙角

第二十章 撬老子墙角

  张浪嘿嘿一笑,也不理它,先去给正在努力修仙的小师姐送去饭菜,又跑到后面五师姐所在的湖边想要履行承诺跟着五师姐学绣花,却被告知五师姐正在进行一项伟大的事业,不能打扰,张浪只得作罢。

  于是忙活了一上午的张浪就变得咸鱼起来,突然想到昨天自己在藏书楼看到的那几本小说,他就屁颠屁颠的跑去看小说去了。

  依然还是二楼窗边小桌子旁边,张浪和大师姐分坐两边,看的都很认真。

  当然张浪是在看小说,而大师姐就牛逼了,看的竟然是一本哲学书。

  期间张浪也扫了两眼,大多数字他都认识,但连起来就不行了,不懂啊!

  “这估计就是学霸和学渣之间的差距吧!”

  张浪默默的想着,又拿起小说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学渣怎么了,难道学渣就没有人权了吗?学渣也有一颗好学的心呢好吧!

  “当当当!”就在张浪看的激动万分的时候,桌子突然被敲响。

  “啊?”张浪抬起头,有些茫然。

  “小师弟你该去做饭了!”大师姐一脸淡然的开口。

  张浪抬头向外看了看,太阳还没有落山啊?距离晚饭的时间应该还早吧!

  虽然张浪这句话没有说出口,但大师姐却是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你食材还没有准备的吧?”

  “好吧!”

  “大师姐吩咐,不敢不从啊!”张浪欲哭无泪,说好的修仙,说好的自由在在呢?怎么自己就变成厨子了,这风格有些跑偏了啊!

  张浪一边下楼,一边这么想着。

  不过很快一个更加现实的问题就摆在了眼前,今天晚上做什么……?

  “师兄就是这里,张师兄和田师妹就是在附近遇难的,而距离那里最近的就是这清净庵了!”

  “而且我还听说清净庵里有个九难师太特别灵验,好多得了绝症的凡人在这里都得到了救治,包括我们放养在一些凡人体内的血魂也是在这里无声无息的消失的……。”

  “不过之前上面有命令,如果不是特别有必要,不让我们招惹这里的人,所以这件事一直就拖到了现在。”

  “你怀疑这清净庵里的九难师太是修士,张师兄和田师妹是被她害了?”

  旁边白衣教弟子马天一闻言,不由微微眯起了眼睛,死死的盯着面前的清净庵,眼中有些不安。

  就在昨天晚上,白衣教总部传来一个让人吃惊的消息,两个外出历练的真传弟子魂牌碎了。

  当然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修道本就是如此,九死一生,踏着无数尸骨走上巅峰,即便修为再强在修道界也不能确保一定没有危险。

  往常白衣教处理这种事情的办法就是发布悬赏,让教中弟子组队除掉那些胆敢挑战白衣教权威的家伙,无论对方是什么修为都是如此。

  但这一次有所不同,那姓张的真传弟子倒是无所谓,但田静田师妹可是白衣教静一分堂堂主的女儿,这事情就大条了啊。

  堂主田枫为此大方雷霆,本来马天一以为自家堂主要雷霆一怒,直接过来把凶手碎尸万段的。

  但他怎么也没想到,堂主竟然冷静了下来,转而让自己前来调查。

  这就有问题了啊,马天一跟在田枫身边办事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怎么可能不知道田枫的火爆脾气,而能让他把脾气压下来的,除了总部那些太上长老,恐怕就是那些修为远远高过他的老怪物了。

  所以对于这一趟调查,马天一还是很谨慎的,虽然他是练气境巅峰的强者,但他可不想如同两位师弟师妹一样不明不白的死在这里。

  “小么小儿郎。”

  “背着袋子上山岗。”

  “不怕太阳晒。”

  “也不怕那风雨狂。”

  “只为师姐们吃饭那不发慌。”

  就在这时张浪哼着小曲从清净庵里出来,在他肩膀上肥嘟嘟的地灵虫一脸生无可恋的挂在那里。

  这小家伙自然是被张浪用竹笛强制拘过来的,这小家伙曾经和七师姐签订了契约,只要竹笛响它就要出现。

  它现在以为张浪这是要吃它了,所以有些瑟瑟发抖。

  “咦,两位这是干什么的?”张浪刚出庙门就看到了两个白衣人站在那里正在看着他。

  看到这两人,张浪第一反应就是昨天被火焰陨石砸死的那个自己本家兄弟张……,张什么来着。

  “卧槽,我竟然不记得我兄弟的名字了!”张浪心里吐糟了一句。

  当然这不重要,重要的是那本家兄弟是白衣教的,而面前两个家伙该不会也是把白衣教的,来找场子的吧?

  想到这里,张浪心里不由一突,就想要跑回去找师姐搬救兵。

  不过转念一想,自己再怎么说也是练气五层的强者了啊,而且一身师姐们送的装备,相当牛逼了,怕个毛线啊!

  “呵呵,小兄弟我们是慕名而来,听闻九难师太很厉害,我们想要拜见一下,不知道小兄弟你知道九难师太的大名吗?”马天一立马换上一副笑脸,客客气气的问道。

  “当然知道,中午我们还一起吃饭来着!”张浪心里回了一句,不过面上他却是不动声色:“你们找九难师太有什么事情?”

  “我们想要遁入空门,出家为僧!”马天一也是拼了,毕竟如果查不出来确切的线索,他回去恐怕也要被田枫弄死。

  张浪闻言顿时震惊的张大了嘴巴,心道你们特么的想当和尚去找和尚庙啊,来尼姑庵做什么?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或者看我哪位师姐长的漂亮想要撬老子墙角?

  “是吗?”

  张浪心里充满了警惕,不过面上依然笑吟吟的开口:“阿米托福,出家为僧还不容易,不用九难师太,我就是带发修行的和尚,两位施主请随我来吧,我来为两位施主剃度。”

  “卧槽……!”马天一闻言顿时无语了,心道我就随口编了一个借口,你特么这么认真好吗?玩我的吧?

  “呵呵,小兄弟……我们也想带发修行!”马天一说完,不等张浪再搞出什么幺蛾子,向着四周张望了两下接着问道:“听小兄弟你的意思,也是这清净庵里的人?”

看过《我有无限气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