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斯巴达家的女儿 > 8.也许只是太嫩,可不是虐主

8.也许只是太嫩,可不是虐主

  一般的时候,萨福都会在湖边练剑。

  每次练习结束,清冽的湖水能就近洗去一身汗水。

  捧上一捧湖水,留不住的从指尖缝隙间流走,玩心顿起,喝下一口后再度的捧起湖水。

  她想把水留在手心,贪心的想要尽可能的更多。

  苍白的发丝顺着脸颊滑落,冰蓝的眼眸里至手心湖水倒影出自己的身影。

  1929年的夏日,萨福已经从小女孩长大,有了少女的风姿,脸蛋依旧稚嫩,也带着一丝成熟。

  夕阳在山头雪峰间渐渐沉下。

  余晖为俏脸发丝渡上了一层金光。

  黄昏已至,逢魔之刻。

  镰刀托于地面,行走间撞上一路的石子,火花迸裂间,混杂着怪异犹如地狱的尖声环绕低啸,发出刺耳渗人的金属碰撞声。

  萨福转回了头,冰蓝色的双眸里,映出迎面来的五道身影。

  恶魔.镰刀死神

  一步一步似魔鬼的步伐,摩擦,在地面摩擦,恐怖的无形气氛在四周弥漫。

  猩红宛如蛛网的狰狞伤害,杂七杂八的纵横交错在一起,虚刻在头顶四面半空,封锁了周围空间。

  困兽之笼悄无声息的完成。

  想要离开。

  很简单。

  杀死对方...

  或是被对方杀死。

  背靠着湖面与魔界污染的闭锁空间,萨福站起了身,正面看着来袭的恶魔们。

  萨福莫名的觉得有些燥热。

  红晕爬上了脸颊,全身的血液加速流动,耳边隐约听见了心脏在胸腔内激烈鼓动的闷响之音。

  这并不是恐惧。

  星星点点的明黄火花在苍白的发丝间闪烁亮起。

  第一眼的时候虽然有些愣住。

  但转瞬的时候就回过神来。

  这是第一次在现实之中见到真的恶魔,也是第一次实战。

  只是,这一切的一切,彷如熟悉依旧的感觉,给予了萨福镇定的底气。

  更别说,萨福还在梦中见过更可怕的存在。

  至少这些恶魔没有披散长发穿着白色连衣裙从电视里钻出来。

  所以,没什么好怕的,更可怕的她也见识过。

  双方没有言语,一切都在死寂中无言的展开。

  只有巨镰刀刃摩擦地面的刺耳扭曲尖响,五只恶魔如狩猎的狼群。

  狡猾,谨慎,阴冷。

  缓缓的散开,以包围姿态排成半月形,缓缓靠拢。

  直到,逼近了安全线...

  暴起!

  如扑杀的饿狼。

  瞬间逐一大跳而起,高举身后的巨镰,携带着尖啸劈下,刀刃上渡上一抹黄昏之色。

  急速的降落,刀锋挥舞尖啸着临近萨福身躯四周。

  娇小的身体,下一秒,好像就会被斩成数段。

  然后...

  爆炸!!!

  伴随着闪亮的火光,浓烟升起,激爆的气流拍飞五只恶魔。

  烈焰升腾,石子飞射,半空中五具烈焰无情舔舐的焦黑身躯飞撞落地翻滚。

  石子劈打在四周地面,霹雳乱响。

  浓烟中,少女冲出。

  此时的恶魔们还未死去,顽强的生命力致使其在爆炸中存货下来,地面翻滚着,挣扎着停下,还未爬起时,一声重响。

  冲出飞扑而来的少女,纤细修长的手臂探出,半空中五指张开,探手按住其中一只的脑袋,顺势落地按着脑袋重重扣在地面。

  叫人牙酸心跳的响声残忍奏响。

  苍白的如丝长发,从发尖爬上了绯色,染至一半白发,烈焰缠绕,在空中如狂蟒漂浮,肆意的舞动,点点的星光火屑散落。

  美丽,绚烂,而又狂暴。

  眼眸转为竖直菱形的灿金兽瞳。

  凶残的巨力充斥着少女娇小的身躯...

  连呼吸也来不及的短瞬。

  少女抓着恶魔的首级,俯身...

  一下又一下,不停歇的,提起,按下,疯狂,暴躁,不断的,重重的暴扣!

  短,快,稳。

  犹如稳定的打桩机械。

  头皮发麻的爆响串连。

  简单的,就好像提着一只轻巧的破烂布偶。

  哪怕是比石头更硬的恶魔脑袋,短暂的数秒之后,已经在少女的手里砸至稀烂。

  无头的恶魔尸体软趴在地,身躯逐渐崩坏,消散。

  此时,其余恶魔才堪堪爬起。

  没有停留,没有犹豫,即便这是少女的第一次实战,却比老手表现的老手,果断无比。

  脚步力蹬间,再度的冲出。

  飞身暴扑的暴裂膝撞,干脆利落的应在对方脸上。

  令人颤抖的骨裂之色,清脆飘荡。

  摇晃站起的恶魔再度的被放倒。

  老爹斯巴达说过,战斗时,不管何时都要制造一对一的有利局面。

  利用地形,利用时间差,利用能利用的一切有利条件。

  快速,安全,高效的结束战斗。

  此时的少女,接着飞膝冲撞的着力点,如猛禽飞掠,半空中二段跳转向,脚下踩出骤然闪现的苍白魔阵,转向扑向下一只恶魔。

  此时,少女任身处半空。

  斯巴达家的秘技,不落地王牌空战。

  面对无法飞行的对手们,轻易就能形成有利的单挑局面,全无背面受敌的危险。

  这将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凶残而又华丽,赏心悦目,暴力美学。

  剩下的三只恶魔已经站稳。

  与少女近身相接的瞬间,镰刀恶魔嘶吼着挥舞劈下巨镰。

  半空中灵巧无比的扭身,平整的胸脯紧贴着刃面凶险擦身而过。

  在刀尖上起舞。

  空中的少女探手抓住镰刀刀柄。

  接着大轨迹挥舞斜斩而下的势能,甩开眼前的恶魔,于其身后荡身飞舞。

  然后踩着下一只的头顶,空中二段跳加平移冲刺,落在最后一只的身后。

  此时,最先被膝撞放倒的恶魔已经摇摇晃晃的站起身。

  四只恶魔排列处于一线。

  落地的少女杨手甩出,掌心,一抹冒出的灿红笔直电闪激射而出。

  上半身开出一道大洞,四只镰刀恶魔齐齐无力倒地。

  狰狞邪异的魔界闭锁空间如玻璃般纷纷破碎。

  激射的红芒插进山坡岩壁里,深入半截,剑身颤抖不停后,安静下来,化作红光返回主人体内。

  不过十数息,战斗结束。

  来不及查看战果,无视了死去恶魔处掉落的红魂结晶,心急的萨福顺着山坡向着家里跑去。

  妈妈怎么了?

  维吉尔呢?

  但丁呢?

  不敢仔细想下去。

  不顾一切的奔跑着。

  突兀,又无声无息。

  一截利刃从地下山体悄然闪电冒出。

  锋利的雪白刀锋,毫无阻碍如切黄油,丝滑没入而过,分错开来。

  奔跑的少女一个踉跄,扑倒在地,顺着山坡滚轮。

  一只小脚至膝盖处整齐断落,掉在野草丛里。

  失衡滚做一团的少女撞上拦路的岩石,停了下来。

  如烈焰般飘荡的白绯二色头发下,一张小脸上满是暴起的青筋,碎石划破了皮肤,衣裙沾上了泥土,尽是血迹混杂,断腿截面出,鲜血如注。

  仰躺在地面上的少女,口中爆出至开战以来的痛苦恐惧惨叫。

  她只是年幼的小女孩而已。

  没有不恐惧的理由。

  恐惧着死亡。

  而死亡出现在金黄的双眸中...

  远处,身穿漆黑紧身皮衣,满身铁链拘束,带着假笑金属面具的恶魔身影,双手各持着一柄魔纹弯刀,缓缓从山体中,幽灵般如穿透水面浮现而出,静静的悬停在高空。

  足有三米的高廋身形,充满压迫力的俯视着萨福。

  高级恶魔。

  残忍,狡猾,奸诈,阴冷,无情,更甚。

  像真正的死神来临那般。

看过《斯巴达家的女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