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一剑斩破九重天 > 九六、师兄,你还得多练练

九六、师兄,你还得多练练

  王崇循声望去,却见到一个举止洒脱,颇有几分惫赖之气的少年,腰悬长剑,呼朋唤友,数十人一起簇拥着走过来,背后还有数十个奴仆,紧紧跟随。

  这些奴仆表情各异,有些不敢抬头,神色紧张,有些脸上微有尴尬,有些却一脸的坦然,甚至还有些冲着少年一脸谄媚,根本对王崇不屑一顾。

  王崇又非是鲁直之辈,何况就算是再鲁直之辈,此时也要感觉出来不对劲了。

  这出地方,是演庆真君指给他静修之所,这里的仆厮都隶属于他的“财货”。

  怎么会突然就冒出来一个师兄,他手下仆从,却不来拜见,反而把这位师兄当做主人?

  何况,王崇跟这位师兄素不相识,对方居然直入厅堂,这种行为,怎是一个嚣张跋扈,可以形容?

  王崇胸有城府,莞尔一笑,说道:“不知哪位师兄当面?小弟拜师之后,还未有见过诸位师兄师姐,请恕我眼拙。”

  周寒哈哈一笑,也不以为意,说道:“我是你二十七师兄,打鼓岭周家的长孙,这几位都是好朋友,知道师尊新收了小师弟,也一起过来凑个热闹。”

  周寒挥洒自如,把身后的人一一给王崇介绍,什么三仙派的逍遥三青,波月洞主的亲传弟子,北固山妖修铜锣仙子……

  甚至还介绍出来一个王崇的熟人之后,青泥山乱石府的两位府主黎东山,黎西壁的孩儿,五个堂兄弟,齐齐整整。

  王崇都忍不住抹了一把自己的脸,他为了遮掩身份,又复长大了几岁,容貌也略作改变。

  他原来的容貌,颇有诗书风流,后来略作改变,就多了几分英锐之气,这一次,他以末那识重新发身长大,反而掩去了诸般秀出之意,变得敦厚老实,少许平凡!

  纵然青泥山乱石府的两位府主在此,也认不出来王崇就是抢了他们一口飞剑的苦主,这几个孩子,当然更认不出来。

  王崇听得周围师兄的一番介绍,心底微有诧异,他从毒龙寺出山游历,结交的人物,也有高低,低的也都是尚文礼,燕北人,观真和尚……

  稍微得他看入眼的,都是干荫宗,吕公山,乃至姚莲舟,朱红袖之辈。

  这位师兄也是吞海玄宗弟子,还是掌教演庆真君门下,结交这些不堪入目的“闲杂”,王崇就有几分不解,不过他跟周寒并无交情,也不值当说这些。

  他拱了拱手,对周寒介绍这些人,并无兴趣去一一还礼,敷衍之色,却是谁也看得出来。

  黎家的几个孩子,见王崇如此“傲慢”,都窃窃私语起来,一个年纪最小的,忍不住低声跟几个哥哥说道:“周哥哥的师弟,好像看不起我们,待我给他一个瞎眼,让他不要这般挑眼角看人。”

  另外一个老成持重,才劝说一句:“他终究是真君弟子,阿弟不可鲁莽。”

  年纪最少的黎家少年,就呵呵一笑,答道:“有周哥哥在,我们还能吃亏?听说他入门才一年,都没见过演庆真君,能有多大本事?好歹,我也快要胎元了……”

  这个黎家少年不顾劝阻,一跃上前,指着王崇的鼻子说道:“你是瞧不起我们吗?也不一一应答,只是如此敷衍?”

  王崇微微愕然,一时间竟然不知该如何回答。

  演庆真君是什么地位?是什么道行?这群年轻人的祖宗,都不够资格见一见演庆真君,自己身为真君弟子,他们的先辈见了,都要低头伏小,这群孩子怎么会有这般不知高低的想法?

  周寒身边的人,有些人眉眼高低,知道王崇光是演庆真君弟子这个身份,就不可轻辱,也有些人是真没开过眼,还笑吟吟的想要看热闹。

  周寒假意劝说道:“黎家小弟,你必然是误会,我师弟怎么做如此想法?”

  王崇这会儿,才算是反应过来,这位师兄怕是也没见过什么世面,轻轻一笑,说道:“师兄说的差了,我们是师尊弟子,就算稍次一点的门派,掌教长老,见了我们都要恭敬。这种玩意,怎么配跟我们称兄道弟?”

  “若非看在师兄的面子上,他们也有资格踏入我的青云楼?就算有师兄的面子,他也敢指我说话?”

  王崇身子不动,手脚不抬,一道雄浑罡气落下,当下就把黎家的少年打成了一团肉饼。

  他出门魔门,哪里怕过伤生害命?

  王崇手底下,金丹大妖的命都有几天,就算黎东山,黎西壁在此,也不过一根指头捻死了。

  这个少年如此不知道天高地厚,王崇也懒得教训,直接让阎王爷替他回炉罢。

  周寒气的浑身发抖,他身边的人神色表情各异,都想瞧看这对师兄弟如何冲突。

  周寒脸色阴沉,喝道:“师弟!你就是这般对师兄的朋友吗?动辄打杀!”

  王崇脸色怪异的反问道:“什么时候,他们这种货色,也配跟我们吞海玄宗,掌教门下弟子,做朋友了?师兄你是昏了什么头?”

  周寒气的无由发泄,大喝道:“师兄今日叫教你怎么做人!”

  他双手一捏,就有一道气刃浮现,正是吞海玄宗最为招牌的功法——御天兵法。

  当年姚莲舟,邀月夫人,都精通这门功法,吞海玄宗门下,至少有九成弟子,选择这部道诀,因为斗法的时候,实在太过绚烂,太过方便,举手抬足,就是万千气兵浮现,轻易就能把敌人打的落花流水。

  “大衍境!”

  王崇微微惊讶,周寒狞笑一声,喝道:“师弟你入门才一年,能够道入天罡,已经算得不凡,师兄就用三成功力,也不欺负你。”

  周寒这句话,说得却有几分诡诈,他就算三成功力,也是大衍境的三成功力,足以碾压天下无数天罡境修士。

  王崇更不答话,他的战斗经验,比周寒丰富了千倍还不止,哪里会废话?拳劲鼓荡,就是迎面一拳击出,使出了如山似海的法术。

  周寒的气兵一横,正要暗骂一声:“小混账出手好贼,居然不打招呼……”就感应到气兵碎裂,竟然没挡住这一拳,他想要再加催功力,却已经来不及,被王崇一拳轰中了面门,整个人都打飞了出去。

  王崇瞧了瞧自己的拳头,望了望被打飞的周寒,一脸的老实模样,说道:“师兄,你也不行啊!师门的功法,还得多练练!”

  刚刚被一拳轰飞,挣扎起身的周寒,本来压下去的一股热血,再也压抑不住,被这句话激得狂喷了出来。

看过《一剑斩破九重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