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厉害了我的原始人 > 第七百七十六章 猜测

第七百七十六章 猜测

  鲁把油腻腻的手往兽皮衣上使劲擦了擦。

  擦得够干净后,拿起放到一旁的兽皮包裹。

  这个兽皮包裹扎得异常严实,鲁花了翻力气才将它解开,里面没有其他东西,就只有一个用蜂蜡或者什么密封着的大石盒。

  鲁郑重地捧起石盒,双手递给叶羲。

  “我们元巫听说你成为元巫后很高兴,对你们羲城人送来的铜器瓷器也很感兴趣,还亲自召见了那两名羲城人。”

  “元巫他非常想亲自来羲城看看,可惜没法离开部落,只能让我们带份礼物过来。”

  “他应该很遗憾吧。”

  叶羲双手接过这个大石盒。

  九邑元巫和他渊源颇深,假如没有九邑元巫在黑脊山脉对他说的那番话,让他知道外面有多广阔,他可能至今还待在黑脊山脉的涂山山谷中,为修复焚烧过后的山谷而努力。

  或者逃到了雪山上,和羖部落为伍,然后带领涂山部落养羊牧羊。

  “……唔?”

  霆岩早就已经喝得趴倒在了岩石台上,这会诈尸似的脸颊通红醉眼迷离地抬起头,看看叶羲又看看他面前的石盒,含糊地发出一声后,又倒了下去。

  “帮我谢谢你们元巫。”

  叶羲摸了摸石盒冰凉的纹理,没有立即打开的意思。

  “噗通!”

  身后有个九邑人醉醺醺地摔倒在地上。

  只见放眼望去,到处都是趴在岩石台上或者倒在地上的九邑人,各个皮肤跟煮过似的血红。他们酒量没鲁大,放开肚子喝酒后都喝趴下了。

  叶羲对鲁道:“好了,你们回去休息吧。”

  他对侍立在一旁的红雕说:“让人送他们去住所。”

  “是!”

  红雕声音铿锵,然后转身离开。

  很快她带着一大群穴兔人回到这里。

  接着在鲁僵硬的身体,以及便秘一般难以言喻的目光中,这群萌唧唧的,还不到大腿那么高的穴兔人一涌而上,扛起块头比他们大四五倍的九邑壮汉,迈着小腿,双臂举高,抬木板似的将他们一个个抬走。

  很快人抬完了,最后剩下穴兔人耳八没有用武之地。他蹦跳着来到鲁的面前,仰着小脸,眼睛水汪汪地期待地看向他。

  鲁慌忙摆手:“不不不,我不用。”

  惊慌之下他手把岩石台上的食物残渣都扫了下来。

  让他被这些小孩子模样的穴兔人扛着走,他宁愿用爬的!

  “噢……”

  耳八闻言,一双毛绒绒的棕色耳朵,失望地耷拉下来,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也跟着黯淡下来。

  他们穴兔人数量多,实力弱,除了打洞外没别的本事,没法像战士们一样在元巫大人面前表现。这次好不容易能出现在元巫大人面前,没想到却只剩下他帮不上忙。

  他好惨……

  鲁看穴兔人这样浑身难受,抓耳挠腮地左看看右看看,干脆把自己两个足足两麻袋大的装满了凶兽核的兽皮袋扔给他。

  “你帮我拿着这些!”

  鲁的身高有两米五多,魁梧得跟铁塔似的,这两麻袋大的兽皮袋拴在身上,也不觉得怪异。

  不过当这两个兽皮袋放到穴兔人面前,那就只比穴兔人小一些了。

  耳八眼睛噌地就亮了,欣喜地抱过这两个兽皮袋。

  “元巫大人,我们告退了!”

  耳八抱着两大袋兽核,向着叶羲认真虔敬地鞠了个弓。

  叶羲点了点头。

  耳八这才迈着两条小短腿带着鲁离开。

  叶羲含笑目送他们离开。

  鲁长得高,走一步能抵穴兔人十步,步速又快,身旁矮墩墩的穴兔人耳八即使用跑的也十分吃力,鲁只好放慢脚步。

  可走到一半鲁没耐心了,一把扛起惊呼的耳八,像扛小孩一样把他扛在自己的肩头,然后才大步流星地往前走。

  “哈……”

  叶羲笑出声。

  这铁塔壮汉和小萌物的搭配,看起来竟异常和谐。

  其实他明白刚才这名穴兔人为什么这么想帮忙,也理解穴兔人因为实力弱而有些自卑的心理。但是说真的,他每次看到这些小可爱认真忙碌的样子时心情都很好,还有,羲城各种杂活都被他们承包了,没有他们,羲城都无法正常运转。

  他们也是很重要的。

  唔,穴兔人的生育能力也是真的强,现在羲城内人口最多的部落,不是棘部落,不是工陶部落,不是巨山部落,而是穴兔族。

  穴兔族比这三个部落加起来的人口还多。

  或许羲城的人口要赶超超级部落,不需要很久,只需要再等穴兔族几年就可以了。

  ……

  叶羲捧着石盒回到石屋。

  他坐在木椅上,叶找了把小刀,把封住石盒的蜡给一点点铲掉。

  九邑人考虑得很周全,这些蜡是为了防止走水路时,水把石盒里的东西打湿而弄的。石盒本身的材质也很不普通,摸起来跟冰块似的冰凉,而且非常的沉。其坚固程度,恐怕八级战士用尽全力一砸,也无法将它砸破。

  光是这个石盒,已经很珍贵了。

  叶羲扶住石盒边缘,慢慢打开石盒。

  一股沁人心脾的香气立即溢了出来。这是几朵蓝紫色异花加在一起散发出的独特香味。

  叶羲没见过这种蓝紫色的异花,不过光闻气息就知道是好东西,他猜测应该是对巫有益的一种特殊异植。

  石盒里除了这些蓝紫色的异花外,还有一颗黄色的引路晶石——赫然是封存着凶兽海畔沙的那颗。

  叶羲从石盒里拿出这颗黄色晶石,有些不解:“……为什么把这颗晶石送给我?”

  九邑元巫是希望他去一趟凶兽海吗?

  叶羲把玩着这颗冰凉的引路晶石,看着这颗黄色晶石在掌心中转来转去,思绪开始分散。

  凶兽海离任何部落都很远,不仅隔着大石墟,还隔着荒漠,关于凶兽海的种种,这里连只言片语都听不到。

  太神秘,太遥远。

  他有个猜测,之所以这块晶石里封存的是凶兽海边缘的岩沙,而不是凶兽海之内的东西,是因为强大如九邑元巫,也没有真正进入过凶兽海,只是在凶兽海之畔看了看。

  对了,当初九邑元巫还只是位大巫。

  关于氏族的一些事情,说不定九邑元巫是听上一任元巫或者其他老人提起的。

  叶羲收拢手掌。

  即使对凶兽海再好奇,对氏族再好奇,他也不打算去那边看看,至少几十年内不打算,太危险了,殒身的几率太大。

  叶羲将这块引路晶石放下,拿出石盒内最后一样东西。

  那是一卷薄薄的不知什么生物身上扒下来的皮。光滑冰凉,微微泛黄,跟人皮很像,但仔细看纹理就知道不是人皮,它比人皮更细腻些。

  叶羲将这卷皮慢慢摊平,再用手掌压住。

  这张皮上画着的一些涂鸦壁画般抽象的图案,除此外有几排简短的巫字,还画着一轮巫纹模样的东西。

  叶羲手指抚过这轮巫纹,心里冒起一种很不详的感觉,很显然,这轮巫纹应该是咒类巫纹,而且还是很恶毒很恐怖的一种巫纹。

  他仔细分辨了一下皮上画的其余图案。

  呃……有一个人,应该是人吧,虽然腿很短,双臂都长过膝盖了,但没长毛,应该不是猩猩或者猴子。

  旁边有一点红色的涂料。

  再旁边有几根黑色的线条。

  接着又是很多乱七八糟的跟涂鸦似的图案,旁边根本没有文字备注,仅有的几排巫字就只是巫咒,是施咒时用来念的。

  叶羲左看右看,皱眉理解了半天,终于把这张皮上的内容搞明白了。

  那轮巫纹是一种咒类巫纹,如果想要诅咒人或战兽,只需要对方的一根毛发或者一滴血液,或者其他人体组织,碾碎加液体后一边念咒,一边用这个材料画这个巫纹,那么被诅咒的那个人就会在可怖的折磨中死去。

  即使强壮如八级战士也得中招。

  九级战士的话会死得慢一些,但如果没有其他外力介入,那九级战士也只能挺几天而已,而且受的折磨也是很可怕的。

  叶羲凝视着这张薄皮。

  上面记载的东西太过珍贵,几乎是一个部落永远不会外传的东西。

  就连夏苍祖巫给他的传承知识里也没有这个巫纹,想来是九邑人后来自己独创的。说不定在和羽人族的拉锯战里,这个巫纹起了很大的作用。

  “九邑元巫竟然把这么珍贵的巫纹给我?”

  其实仔细算来,他和九邑元巫之间也就两面之缘。对于他来说,九邑元巫有指导之恩,地位特殊。

  但对九邑元巫来说呢?他对九邑元巫可没什么恩情啊!

  他怎么会把这么珍贵的东西赠予他?

  还有令人不得不多想的一点是,他曾去过九邑元巫的小屋,那么九邑元巫手中有没有他掉落的毛发?这轮巫纹有没有那么一点威慑的意思呢?

  叶羲闭了闭眼。

  想起黑脊草原中第一次碰到的那个黑袍烈烈,姿态洒脱的九邑元巫,他更愿意相信九邑元巫是纯粹的善意。

  但是话又说回来,两面根本无法真正判断一个人,时间和责任也能彻底改变一个人……

  啧!

  叶羲将石盒闭上,把乱糟糟的思绪也闭上。

  没有文字真是太不方便了!

  这如果能写封信,看了就能大概知道九邑元巫的意图了,哪用得心里七上八下的猜来猜去。

  不行,这次必须让鲁那群九邑大汉把文字也给学会咯!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厉害了我的原始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