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厉害了我的原始人 > 第七百三十六章 蚕女宝宝

第七百三十六章 蚕女宝宝

  剩下的两条保姆蟒蛇,一左一右游动着来到床边,警告昂起上半身,让布偶大白猫离开,别把脑袋探进幼塔。

  “嘶嘶~”

  两条保姆蟒蛇的蛇头快要贴住布偶大白猫的猫眼,露出要攻击的模样。

  布偶大白猫脑袋后缩。

  叶羲拽了拽它垂下来的蓬松大尾巴:“行了,快下来。”

  布偶大白猫跳下。

  “喵~”

  叶羲带着布偶大白猫继续参观羲城,这次去的是异植园还有农田,布偶大白猫尤其喜欢角瓜田。

  角瓜田现在已经完全不同了,一颗颗两层楼高的角瓜树根系粗壮,它们叶子稀少,树枝上挂满像猪笼草一样的捕食笼子,这些捕食笼子不再像刚种下时那么迷你可爱,而是有普通灯笼那么大,呈艳粉色,看起来挺喜庆的。

  每一只捕食灯笼旁边,都结着一只金黄色的榴莲样大角瓜,每颗角瓜树上约摸有几百颗果实,沉甸甸的把树枝都压得弯下去。

  而小花当宠物养的那颗角瓜树,因为长期喂养凶兽肉,跟普通角瓜树完全不一样,不止灯笼大得惊人,结出来的角瓜也比别的大好几圈。

  布偶大白猫昂起上半身,试探性地把爪子放进角瓜树的笼子里。

  “咔!”

  角瓜笼子立刻闭合。

  这种程度的自然伤不了布偶大白猫,它把自己的爪爪拔出来,又塞到另一个开盖的角瓜笼子里。

  叶羲对斐尔说:“要不要尝一尝角瓜?”

  斐尔:“嗯!”

  不用叶羲动手,棘酋长立刻摘了颗金黄色的大角瓜下来,用掌劈成两半,里面焦黄色的大块大块果肉露了出来。

  涂山酋长拿出燧石,摩擦后将之点燃,拿过其中一半角瓜放在火上炙烤,一边烤一边说:“烤熟后的角瓜更好吃,当然生的角瓜味道也不错,斐尔大人要不先试试生角瓜肉?”

  羽人斐尔接过棘酋长给的一半生角瓜,尝了一口。

  叶羲:“怎么样?”

  斐尔砸吧了一下,觉得味道怪怪的,好吃又不好吃。还不待他回复,布偶大白猫抢去了他手中的角瓜,伸出粉色的舌头一舔,舌头上的倒刺把所有果肉刮得干干净净。

  然后布偶大白猫的眼睛噌地亮了,变得水汪汪的。

  “喵呜!”

  好吃!!!

  叶羲看着它的样子,眼睛也弯了起来:“好吃啊?”

  “嗷!”

  布偶大白猫晃了晃尾巴。

  棘酋长连忙又摘了两颗大角瓜下来,劈开后给布偶大白猫。

  布偶大白猫吃角瓜肉时比吃鱼还利索,舌头一舔一卷,角瓜肉连皮瓤都刮得干干净净,这么舔了四下,还没一个呼吸的时间,两颗刚摘下来的大角瓜就没了。

  布偶大白猫这次不要别人摘了,跳到角瓜树上,伸开双爪弹出指甲,唰唰唰挥舞了几下,几十颗大角瓜砸了下来。

  接着它跳下,躬着背又唰唰唰挥舞了几下,把地上的角瓜全部开膛破腹,端得是利落无比,令躲在远处专业采摘角瓜的八角部落人都自愧不如。

  布偶大白猫埋头大吃起来。

  “喵呜呜呜呜……”

  它吃得唏哩呼噜的,胡须都沾上金黄色的果肉。

  叶羲:“你要是喜欢,给你三十颗角瓜树怎么样?以后那三十颗角瓜树结的果实都是你的。”

  布偶大白猫没有抬头,含糊地叫了一声。

  涂山酋长烤的那半角瓜肉熟了,里面焦黄色的果肉变成粘稠的丝状,香甜醇厚的香气源源不断散发出来。

  叶羲从涂山酋长手中接过那半热腾腾的角瓜肉,递给斐尔。

  斐尔吃了两口,不太适应角瓜的味道,于是便宜了布偶大白猫。它完全不嫌烤角瓜肉烫,觉得烤过之后更好吃,唰拉唰拉地就吃完了。

  待布偶大白猫吃到第三十颗角瓜肉时,叶羲有些担心了:“一次性吃这么多,不会吃出什么问题吧?”

  涂山酋长小声道:“呃……普通角瓜应该没问题,但这颗,也许……”

  这颗角瓜树总是被喂凶兽肉,还总是被撒凶兽核的粉末,早就是一颗异植了,它结的果实非常补,就算是战士冬天吃一块果肉也浑身暖洋洋的,别说吃这么多,通常吃两颗,普通凶兽就倒了。

  话音还未落,布偶大白猫的鼻孔淌出一丝鲜红鼻血。

  斐尔揪着它的胡须,强制把布偶大白猫从角瓜肉的海洋中揪出来,勒令它不许再吃了。

  “喵?”

  布偶大白猫还傻乎乎的不在状态。

  叶羲哄它:“猫猫乖,留点肚子吃鱼。”

  他怕布偶大白猫闹腾,挥了挥手,带着一行人离开农田来到斗兽场。

  庞大的斗兽场果然吸引了布偶大白猫的注意,它跳到斗兽场的最顶端,翘着尾巴颠颠地绕着跑了两圈,又跳下来。

  棘酋长对叶羲道:“羲巫大人,要不要去后山看看?”

  “后山?”叶羲略一怔后,惊喜道,“难道……那些茧已经孵出来了?!”

  顿时三位酋长喜气洋洋,你一言我一语道,

  “是啊,全部孵出来了!”

  “除了少数几颗白茧里头是蚕外,孵出来的都是蚕人娃娃。”

  “蚕王还又产了一批白茧,估计再过一段时间也能孵出来了!”

  叶羲听到这里,已经迫不及待了。

  “走!”

  他带着斐尔和布偶大白猫去往后山走去。

  很快他们来到后山移栽桑树的地方。

  这里到处都是郁郁葱葱的古桑树,桑树树干最粗的有十人合抱粗,树皮苍老,枝干虬然有力,层层叠叠的桑树叶将天空遮得密密实实,一丝光都透不下来。

  这画面和半年前的差不多。

  但也有不同。

  那就是桑树上多了许多的初代蚕,每一条初代蚕都趴在桑叶上,沙沙沙地啃食桑叶。除此之外,每一颗桑树上都缠绕着一些不起眼的蚕丝,如果有阳光斜照进来,就能看到亮晶晶的蚕丝全部都是,非常密集。

  更奇妙的是,有几名看起来三四岁左右的蚕女宝宝正挨在一起,坐在一根树干上,嘻嘻哈哈。

  她们头发短短的,浅灰色的皮肤嫩嫩的,好像一碰就会划破,晶灰色的眼睛圆溜溜透着灵动,她们穿着剪裁合身的薄兽皮衣,身上像蛛网般缠着许多蚕丝,连头发上也到处都是。

  叶羲看着眼前的画面,回想起万物灭绝的桑蚕岭,想起心如死灰的阿织,眼睛一热。

  这些蚕女宝宝似乎在比赛吐蚕丝。

  “啊、啊,我多!”

  一个蚕女宝宝低头捧着自己刚吐出来的蚕丝。

  旁边的那名蚕女宝宝,立刻捻起自己吐的蚕丝,认真地和她比了比,咿咿呀呀道:“窝的、窝的粗!”

  “我多!”

  “窝的粗!”

  “我多多多!!”

  两名蚕女宝宝急眼了,说着说着互相推起来,力气小些被推倒的那个哇哇大哭,力气大获胜的那个得意地咧嘴大笑,晃着藕节般的短腿,露出一口参差不齐的小奶牙。

看过《厉害了我的原始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