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厉害了我的原始人 > 第六百三十七章 好酒配好肉

第六百三十七章 好酒配好肉

  叶羲心中扶额,这么吃该多咸呐!

  他摸出黑色匕首,用刀切了片薄薄的火腿肉下来。

  只见老岩制作的火腿肉色泽鲜艳,红白分明,红的是瘦肉,呈漂亮的鲜红色,白的是肥肉,呈炼奶般柔滑的乳白色,艳红的瘦肉间杂着这么一点点乳白色的肥肉,看起来肥而不腻,正是恰到好处。

  他将火腿肉片放入口中。

  火腿特有的醇香味刺激味蕾,这肉质香嫩又富有嚼劲,因为只有薄薄一片,所以咸的并不过分,可以说是刚刚好,仔细一品,还有清露松特有的清香。

  叶羲不由感叹道:“这么好的火腿肉,应该将它切成纤薄的片状,再配着美酒慢慢吃才对!”

  说罢他一言难尽地看向鲁,把那句你这么狼吞虎咽的,实在太浪费了,给咽了下去。

  老岩的独眼看了看叶羲,目光中有着赞许。

  鲁这边已经快把那半只火腿给吃完了,他抹了抹油腻的嘴巴,嘿嘿对老岩直憨笑:“老岩啊,你看我们这么点不够吃啊,我这小兄弟不是我们部落的,是受大巫邀请第一次来我们九邑部落,你难道不该……”

  “嘿嘿,再拿点火腿出来招待招待嘛?”

  “不说别的,别人的火腿先匀一条给我们怎么样?”

  老岩独眼瞟了瞟他,终于缓缓开口,声音跟砂纸磨过般沙哑:“老头子我自己也收藏了几条火腿。”

  鲁震惊又狂喜:“真的?!”

  “老岩,你这几条火腿怎么卖?要多少凶兽核尽管开口!”

  老岩:“不要凶兽核,听说你打了头大鱼兽回来,老头子我最近想喝鱼汤,你把那头大鱼兽给我。”

  鲁不妨老岩打他鱼兽的主意,顿时眼睛凸瞪起:“一整头?你吃得了这么多吗!”

  这种鱼兽生啃或者煮鱼汤都好吃,他这么大老远的拖回来,还想着晚上敞开肚皮好好吃一顿呢!

  老岩眼皮一撩,道:“这你管不着,吃不完烂着我也乐意。”

  鲁郁结了片刻,闷声闷气地道:“行吧!给就给!”

  老岩哼笑。

  鲁郁闷劲来得快去的也快,很快兴冲冲地对叶羲道:“我们又有口福了,来来来,这次找个地方坐着好好吃!”

  他瞄准了那张黑色岩石台,不客气地把放在上面抹满盐的后腿肉以及盐碗塞到老岩怀里,接着扛起沉重的岩石台,砰地放到了门口。

  他在岩石台上坐下,并招呼叶羲:“来,阿羲兄弟坐这里,站着片肉多难受啊!”

  叶羲看了眼脸色不好的老岩,笑了笑,也盘膝坐到了岩石台上。

  鲁也是会挑地方,屋门口的光线不像屋内那么昏暗,并且因为太阳落到石屋的另一边去了,所以在门口打出了一片阴影,并不晒人。

  有些九邑战士还没走,站在旁边垂涎地看着叶羲手中的半条火腿。

  “去去去,躲远些!”

  鲁毫不客气地驱赶他们。

  叶羲将他那半条火腿放在岩石台上,握住黑色匕首,黑光跳跃间,半条火腿瞬间被全部切成纤薄的片状。

  “尝尝看。”

  叶羲捻了一片递给鲁。

  鲁无语地看了叶羲一眼,熊掌般遍布汗毛的大掌像捻花一样,小心翼翼地捻起这片薄得能透光的火腿片,然后一把扔进嘴里。

  叶羲笑问:“这么吃是不是更好吃一点?”

  鲁咽下去后舔了舔嘴巴:“这么一片塞牙缝都不够,这样吃半天,老兄我满嘴的牙缝都塞不满,不行不行!”

  他还反过来劝叶羲:“我说阿羲兄弟,怪不得你瘦成这样,这么吃能不瘦吗?!你啊,还是学我这么大口大口吃的好!”

  叶羲看了看自己肌肉匀称、结实得像岩石一样的手臂。

  他这样……算瘦?

  还不待他分说,老岩这边已经又拿了条火腿过来,这条火腿比原先的那条小一些,不过表面蒙着的白色菌丝更多,形态更加匀称。

  鲁又要将这根火腿拗成两半,大口狂吃,叶羲阻止了他,拿出青铜酒壶递过来:“不急,先尝尝这个。”

  “这是啥?”

  鲁接过青铜酒壶,拔开塞子。

  顿时一缕轻灵沁凉的冰雾飘逸出来,令人陶醉无比浓郁酒香随着这缕冰雾朝鲁扑面而来,然后随风弥散开。

  鲁眼睛瞪成了铜铃大:“这是……酒!!”

  叶羲:“这是我们羲城出产的冰清酒,是用冰泉水酿成的,正适合天热的时候饮用,配着美味的火腿肉片吃,滋味更是绝妙!”

  离开羲城时,叶羲知道这次在外渡过的时间会很长,几乎将羲城用异泉水酿的酒全带出来了,大多数分给了搜索队的人,自己则留了一小部分。

  所以虽然给了磨石部落的老战士们一壶冰清酒,其实自己还剩了不少放在巨山中。

  后来离开巨山,自然也把这些酒给带上了。

  只是这一路行来喝了不少,还有些连壶一起留给了沿路碰到的小部落人,所以到现在为止,他实际只剩下一壶半了。

  鲁捧着青铜酒壶,小心翼翼地喝了一口。

  醇厚浓郁的酒液在口腔中滚过。

  酒香中还夹杂着一股清雅的米香,清雅的米香中夹杂着令人陶醉的花香,在酒香米香花香中还混杂着一股淡淡的寒气,那是属于冷泉的寒气。

  “嘶……”

  鲁砸了砸嘴巴,一时睁大了眼睛说不出话来。

  那两只铜铃大眼像燃着火焰,越来越亮,越来越亮,最后激动得一拍大腿,“这大地上还有这种滋味的美酒,我现在就是死了也值啊!”

  “可怜我以前以为猴子酿的酒就是绝顶的美味了,现在一尝,才知道我过去有多可笑!!”

  九邑人虽然极度好吃,也爱喝酒,但自己是不会酿酒的,他们尝过的酒都是猴子酿的。

  森林里的有些猴子为了储存过冬的食物,会采集水果放在树洞里,然后将它密封起来,日子久了,里面的果子就会慢慢发酵,变成果酒。

  有些果酒发酵的好,滋味也很美妙。

  九邑人曾经有一段时间疯狂寻找森林里的猴群,将猴子辛辛苦苦酿的猴儿酒给喝光,喝完不满足,还粗暴地将猴子全部捉回来,逼迫它们回部落酿酒。

  可怜的猴子哪里会酿,于是全部被气怒的九邑人拍碎了脑壳。

  最后九邑部落千里内的猴子灭绝了,一根猴毛都不剩,这股疯狂劲才消停了下来。但有些喜欢喝酒的九邑战士依旧会不远万里的去更远处寻找猴儿酒。

  青铜酒壶里的冰清酒香气,顺着开着的盖口不停飘散出来。

  空气中渐渐沁满了令人迷醉的酒香。

  周围的九邑战士们,连同屋子里再次埋头用盐抹后腿肉的老岩,眼睛全部一下子直了。

  羲城的美酒在相继征服了戾阳部落人,沿途的小部落人后,又以摧枯拉朽之势瞬间征服了九邑战士。

看过《厉害了我的原始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