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厉害了我的原始人 > 第四百五十章 防寒口罩

第四百五十章 防寒口罩

  沧雾走后,叶羲怅然若失地在石屋里闷了三天。

  三天后。

  叶羲恢复精神,干劲十足地重新开始干活。

  冬季虽然捕猎变得困难,城墙也无法动工,但也并不是什么都不能做的。

  壁炉旁的石台上,叶羲放下炭笔,举着手中刚写完不久的羊皮卷,对着炉火仔细地看了一会,然后抬步走到门前。

  守门的咸鸟和河豹时刻注意屋内动静,听到脚步声后不待叶羲自己推门,就把沉重的绿桑石大门从外拉开。

  “嘎吱——”

  清新冷冽的空气伴着鹅毛大的雪花呼呼涌了进来。

  天气寒冷,守门的两名战士浑身都覆盖着厚厚的积雪,眉毛还结了一层雪白的冰霜,乍眼一看就像两名雪人。

  不过战士身体强健,在这样寒冷的天气里依然站得像青松一样笔直,没有丝毫不适。

  叶羲心底微叹。

  各部落的巫都有这样的战士守护,这一百多名战士,即使在大冬季最寒冷的那个月里也要这样在门外时刻值守,忍受风雪和寒冷。

  等到了最寒冷的那个月,他们可就不会像现在这样轻松了。

  “羲巫大人!”

  守门的两名战士恭敬行礼。

  叶羲沉吟了一下,对他们道:“咸鸟,你负责去把雉目、虎妞叫来。河豹,你负责去把镂甲、晨、磐、峦冈……这四个人立刻叫来,我有事要吩咐他们做。”

  “是!”

  咸鸟和河豹齐声洪亮应道。

  没过多久,雉目他们就裹着臃肿的兽皮衣,深一脚浅一脚地踩着齐膝深的积雪,来到叶羲的石屋。

  一路走来,身上穿着的兽皮衣上沾满了雪片。

  叶羲带着六人穿过走廊来到壁炉旁。

  壁炉里火焰烈烈燃烧,木柴噼啪作响,热度很快把他们兽皮衣上的雪花给融掉了,滴滴答答地化成水往下淌。

  虎妞脱下厚重的兽皮衣,傻乎乎地说:“羲巫大人,您这里可真暖和!”

  叶羲转身坐到一把石椅上,摇头笑着道,

  “这里可不比以前我们家乡雨季的时候,那时候我们被积水困住,根本进不了林子砍柴,但这里不一样。如果嫌柴不够了,尽可以进后山砍树去,所以省什么也别省柴!”

  虎妞笑呵呵地搓着满是冻疮的双手:“是虎妞傻了!”

  雉目轻叹道:“……都是以前节约惯了。”

  峦冈奇道:“什么雨季?什么样的积水能把人给困住?”

  他是刻部落人,现在算夏部落人,他们以前居住的地方跟这里差不多,只有四季,从来没见过什么雨季。

  “我们那里的雨季里也很冷,特别是寒潮来临的时候,因为被积水困住我们不能砍柴,所以只能提前储存大量干柴,确实过得很艰难……”

  叶羲说到一半,摆手道:“好了,不说这个了,这次找你们来是有正事吩咐你们去做,你们也别站着了,随便坐。”

  叶羲的石屋很大,空间宽敞,雪白的毛毯上还错落地摆了十把矮石椅,方便族人来议事。

  六人不知道叶羲特意找他们来是什么事,恭敬地行了个礼后,有些兴奋地坐到了石椅上。

  叶羲看向两个女人,

  “雉目、虎妞,你们两个是羲城里做兽皮衣水平最高的人,我想让你们带着其他妇女为守门的战士们做样东西。”

  虎妞兴奋地说:“您尽管吩咐!”

  叶羲:“这个东西可以挡住下半张脸,这样守门战士的脸部就不会受寒,大概是这个样子……”

  这里的原始人已经知道用兽皮做帽子,还知道特意做大些好遮住耳朵,可是他们不知道怎么制作口罩,脸都是全部露在外面的。

  现在守门的战士还挺得住,但如果天再冷些,那他们的脸就要冻得皴裂了。

  所以叶羲现在要教他们的是怎么制作防寒口罩。

  羊皮纸珍贵,叶羲就用木炭在光滑的石砖上大致画了一下。

  “就是这样,用一块布在它的两边缝上两条细带子,这两条细带子可以让口罩挂在耳朵处不会掉下来。”

  雉目直直地盯着地上叶羲画的图,伸手下意识地在耳朵后比划了一下,然后惊喜道:“我明白了,原来还可以这样!”

  虎妞也很快也明白了,兴奋地对雉目说:“好奇妙,这样用两条细带子就可以固定住脸上的布!”

  两个女人手都比较巧,明白口罩的样子后,很快就知道怎么做了。

  叶羲微微点头:“制作方法是比较简单,比较麻烦的是布料部分,要既能防寒又能透气,这个就要麻烦你们去储藏皮毛的地方仔细挑选了。”

  虎妞和雉目齐声道:“是!”

  镂甲感动又拜服地看着叶羲:“羲巫大人,您对族人真是太好了,竟连这种小事都替他们考虑到!”

  其实战士们身体强健,皮糙肉厚,即使脸受冻也不会冻死,挨一挨就过去了。

  但羲巫大人身为巫身份尊贵,竟然还花这种心思,这防寒口罩虽然看上去简单,但要真的想出来却不容易,一定花了很多时间……

  峦冈,磐等四名刻部落人相视一眼。

  以小见大,羲城有这样爱护族人的城主在,各部落有这样的领头人在,他们还有什么好担心的?放心地跟着叶羲走就是了!

  他们心顿时像身体一样暖烘烘的。

  叶羲看他们那表情就知道他们想岔了,哭笑不得道:“只是举手之劳而已,我并没花多少心思。”

  几人依旧不信,只是不敢反驳叶羲的话。

  磐笑着说:“虽然羲巫大人没花什么心思,但守门的战士们却不用再怕冻伤脸了,不止这样!等天再冷些,我们狩猎队的人也可以带着这防寒口罩进林子砍柴打猎,不用因寒冷躲在石屋里闲得无事了。”

  峦冈连忙附和:“对,这防寒口罩将有大用!”

  叶羲摇头好笑道:“你说得太夸张了,行了,不说这些闲话了,我有重要的事情要交给你们去做。”

  他从石台上把早就写好的羊皮卷拿了起来递给镂甲。

  镂甲一惊,连忙站起来双手接过。

  羊皮卷上通常画着地图或者绘制着巫纹,异常珍贵,羲巫大人怎么会把这个交给他?

  叶羲:“打开看看。”

  镂甲看了叶羲一眼,小心翼翼地把羊皮卷展开。

  只见上面赫然是密密麻麻的,用炭笔写的繁复陌生的方块文字,一眼扫去足有上万字!

  镂甲顿时头晕目眩,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的字!

  坐在镂甲旁边的晨和峦冈凑过脑袋。

  晨颤抖地伸出手去,想摸羊皮卷却又不敢,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这,这难道是巫文?!”

  每一个巫文都蕴含能量,可这羊皮卷上却又这么多密密麻麻的巫文,这也太……

  叶羲摇头:“不,这不是巫文,而是另一种文字。”

  “另一种文字?!”

  六人大吃一惊。

  这比羊皮卷上真的都是巫文还让他们吃惊。

  除了巫文,这片大地上怎么竟还有另一种文字?而且这么复杂,整齐,富有韵律的美感?

  镂甲终于忍不住伸出手去,颤巍巍地抚摸其中一个方块字:“羲巫大人,那这羊皮卷上究竟些的是什么?”

  “法典。”

  叶羲微笑道,“我们羲城的法典。”

看过《厉害了我的原始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