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厉害了我的原始人 > 第四百四十四章 鲛人灯

第四百四十四章 鲛人灯

  “这里面藏着彩虹?!”

  沧雾惊奇地夺过叶羲手中的三棱镜,把它举在眼前,对着光左左右右仔仔细细地看。

  三棱镜在她手中光芒流转,使她的面容和发丝也笼罩上了一层彩虹光晕,美得有些如梦如幻。

  叶羲看着她的侧脸,微微一笑,编织了个小谎:“是,我用巫术把彩虹藏在这块透明的矿石里,如果对着光照,彩虹就能放出来。”

  沧雾也不知道是信还是不信。

  一直爱不释手地把玩这块三棱镜,也不说话。

  良久才转身,有些俏皮地歪头瞅着他,含笑道:“它可以抵得上你一只眼睛,还差一颗呢?”

  叶羲装作沉吟地想了想,随即温声道:“先欠着好不好?等我找到比它更好看的就送你。”

  沧雾闻言专注的,久久的凝视着叶羲的眼睛。

  手指忍不住颤了颤,硬生生克制住本能的掠夺欲望,道:“好吧,先欠着。”

  说罢,竟一把拉低叶羲的脑袋,啾的一声在他眼睛上响亮地亲了一口。

  叶羲眼皮上冷不丁碰到个柔软的东西。

  一时呆住了。

  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眼睛,反应过来后,心里开始甜滋滋的往上冒小泡泡。

  耳朵尖悄悄变得有些红。

  “等等,可别高兴的太早了,沧雾是鲛人,是一种掠食性极强的异人,无法避免地带有一部分兽性,不能用常人看待,这个吻可不是喜欢你的意思!只是看上这双眼珠子了而已!”

  叶羲心中一连默默念了三遍,还是没能把雀跃的心按下去。

  想到什么,他才像被泼了盆冷水,恢复过来:“对了,你怎么会独自在森林里,还受伤昏迷了?”

  身为鲛人族的海主,沧雾为什么会独自倒在雪地里?那么多鲛人族随从去哪里了?

  难道是因为最近太过动荡,鲛人族在这个特殊时期受到了其它异人或超级部落的联合攻击?鲛人族遇难,只有沧雾重伤逃了出来?

  这个世界传讯不便,不是没有可能的。

  关心则乱,叶羲控制不住地往最坏的方向想。

  沧雾还在把玩三棱锥,闻言漫不经心地说:“哦,我去找风声树,在那里碰到了一窝虫子。”

  脑海里悲惨的画面瞬间消散。

  叶羲松了口气,问:“你的族人呢?”

  “他们在四处寻找源石。”

  “你去找风声树没让他们一起陪同?这个风声树很重要吗?”

  “不,我只是听说它会发出极其动听的声音,所以有些好奇罢了。”

  叶羲一时没有说话,心底大皱眉头。

  他没想到沧雾竟然如此任性,因为好奇一颗能发出悦耳声音的树木,就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

  如果不是恰好碰到他,昏迷在雪地里的她会遭遇到什么?

  一动不动地任由野兽虫子慢慢啃食身体,运气好些,则被别的出门狩猎的男性战士从雪地里捡去……

  后面会发生什么他根本不敢想。

  叶羲从胸腔里缓缓吐出一口气,劝道:“下次如果实在好奇,还是和你的族人一起行动吧。”

  沧雾和族人说话冷冷淡淡,还常常几个字几个字地往外崩,对叶羲倒是毫不吝啬。

  “找源石是对鲛人族有益的正事,不必再带他们。”

  叶羲见她丝毫没有吸取这次的教训,不由有几分生气,语气加重了:“那就别去看了,只是一颗树而已,等源石找足后再看不行吗?”

  沧雾把三棱镜对着地面照,像对叶羲的火气毫无所觉,依旧回答的漫不经心:“现在不去看,以后就来不及了啊。”

  叶羲一愣。

  ……什么意思?

  正想开口询问时,沧雾已经收起了三棱镜,兴致勃勃地在屋子里参观起来。

  “这是什么?”

  沧雾指着蜡烛问。

  叶羲收起混乱的思绪,答道:“这是蜡烛。”

  “哦?”

  沧雾好奇地看着蜡烛。

  叶羲解释:“用火点燃灯芯后,可以用它在夜间照明,和火炬的功效差不多。”

  他说罢,干脆拿起放在树枝烛台边的燧石燧石,把蜡烛一一点亮。

  一丛一丛橘黄色的烛火在树枝烛台上跳跃。

  虽然现在不是夜晚,但不难想象晚上烛火通明的样子。

  沧雾出神地注视着跳跃的烛光,声音缥缈空灵,开口道:“我们鲛人族有一种鲛灯,也像这些蜡烛一样可以用来照明。”

  “鲛灯?”叶羲奇道,“你们生活在海里,难道也可以点灯吗?”

  沧雾微微抬了抬莹白的下巴,有些骄傲的样子:“鲛灯可以在海底点亮,它的火焰是蓝色的,有些鲛灯的火焰亮些,有些鲛灯的火焰黯些,但一般可以把十步以内的地方照得纤毫毕现。”

  “当它露出海面时还可以闻到一股特殊的香气,以前曾有外族人闻到过,夸它奇香无比,比异花还好闻。”

  “我们把鲛灯埋在海底的沙子里用来照明,在我的洞穴周围,就有几千盏光芒大炽的鲛灯,一眼望过去漂亮极了!”

  叶羲赞叹道:“好神奇的鲛灯!”

  “它是用我们鲛人的油熬制成的,当然神奇!”

  叶羲一怔:“什么叫……鲛人的油?”

  沧雾解释:“我们的鲛尾里面有大量的油脂,在鲛人死后,我们活着的人会把他们的尸体做成鲛灯。”

  叶羲有些接受不了:“用鲛人的遗体制作成鲛灯?”

  沧雾奇道:“为什么不呢?虽然鲛人的尸体腐烂的慢,但最终还是会腐烂的啊,而且做成鲛灯还可以点亮海底,为族人造福,大家都愿意自己死后做成鲛灯。”

  叶羲一时失语。

  是啊,如果不做成鲛灯,鲛人的尸体就这么一直泡在水中,最终一定会慢慢腐烂,被鱼一点点啃食掉碎肉,鳞片也慢慢残破,变得惨不忍睹,还不如做成鲛灯照明……

  想到这里,他不由露出一个苦笑:“你说的对。”

  沧雾倏然一笑,笑容璀璨美丽,满室生辉。

  “鲛人的实力越强,做出来的鲛灯就越明亮,我是银纱鲛人,我做成的鲛灯,一定明亮无比!把一里内的海底都照得透亮!”

  她用葱削般的指尖挑了挑烛火,凑近闻了一口,“而且一定比这蜡烛香!”

  叶羲听得呼吸一窒。

  “不要这么说。”

  他无法想象沧雾变成一盏鲛灯,被埋在海沙里的样子,一想到这样的画面,他就觉得心脏像是被人狠狠抓了一把。

看过《厉害了我的原始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