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厉害了我的原始人 > 第二百四十一章 断翎

第二百四十一章 断翎

  小野人毫无悬念地被叶羲抓住。

  叶羲怕弄伤小孩,只用两只手箍住他的胳膊。

  小野人见被抓住,凶狠地挣扎起来,但无论他怎么使劲都跟蚍蜉撼树似的,叶羲一点感觉都没有,依旧牢牢地箍住他的双臂。

  小野人见状很快像被戳破了的气球,凶悍凌厉的气势一熄,喉咙里发出呜呜地呜咽声,一双黑眼珠子畏惧地看着叶羲,可怜兮兮地求饶。

  叶羲知道他不是真心惧怕,只是迫于形势的暂时性屈服。但看他瘦骨嶙峋的样子,叶羲也不忍凶他,只道:“我没有恶意,不会伤害你的,别怕。”

  反复说了三次,小野人总算停止呜咽声,可肚子里却传来咕噜噜的鸣叫。

  这小野人看起来只有六七岁左右,放在前世都还没上小学,正是被亲人千娇万宠宠成小皇帝的年纪。也不知他遭遇了什么,竟饿成骨架一般,还独自钻入丛林捕食,吃着恶心的蟹鲎却像吃到了绝顶美味一般。

  叶羲放开他,摸了摸他蓬乱的头发,道:“叔叔去给你找些吃的好不好?”

  小野人警惕地看着他,一声不吭。

  呼啦呼啦!

  这时候有一头羽毛艳丽,展翅长达两米,长着满嘴尖利牙齿的始祖鸟飞到了水洼附近,来找水喝。

  小野人看着它有些畏惧地向后退。

  这种大鸟他认识,是吃肉的,而且很不好对付,他曾亲眼看过它吃一条大腿那么粗的蟒蛇。

  叶羲安抚地拍拍他的肩膀,猛一抬手,黑色匕首立刻化为一道黑光,凌厉地射向始祖鸟的喉咙。

  噗地一声。

  匕首刺入喉管,那始祖鸟当时就断气了,直直地向着水洼坠去。

  水洼中顿时如子弹般飞快弹射出无数只蟹鲎,想要分食它,但叶羲下手更快,屈膝一跃,下一秒身体弹跳到半空中,把始祖鸟给拖了回来。

  砰!

  两米长的始祖鸟尸体瞪着眼睛,被扔在地上。

  小野人看看它,又抬头看看叶羲,眼珠子咕噜噜地转,不知在想些什么。

  叶羲道:“我去找些柴,生火把这鸟烤了吃,你待在这里不要走。”

  小野人点点头。

  叶羲见他的做派虽如野兽一样,但好歹能听懂他的话,心放了些,想了想又威胁道:“如果这次你跑了,被我抓住后可就有惩罚了。”

  小野人坐在地上,用行动示意他不走。

  叶羲钻进蕨叶林中,很快捧着些干木头回来。

  回来见小野人果然还在,但却蹲在那头始祖鸟的喉咙边,低头贪婪地吮吸着它的鲜血,听到脚步声,立刻警惕地回过头来。

  叶羲见小野人满口鲜血和野兽似的凶恶眼神,脚步顿了顿,脸色不变,抱着干柴开始堆放。

  小野人见是叶羲,眼神恢复了正常。

  叶羲搭好木头后拿出燧石打火,火点着后,开始处理始祖鸟,他动作利落地拔毛开膛破腹再切肉,最后把肉串在树枝上,开始烤肉。

  肉渐渐熟了,散发出阵阵诱人的肉香味。

  小野人直直地盯着鸟肉,眼睛眨都不眨一下,不住地吞咽口水,几次想不顾一切地扑上去,在看了一眼叶羲后,又生生憋回去了。

  见肉差不多了,叶羲把腿的那部分鸟肉递给小野人:“好了,可以吃了。”

  小野人眼中骤然爆发出炽热的光芒,饿狼扑食般一把接过肉,嘴巴张得老大,刚要下嘴咬时,却又停住了,抬头看向叶羲。

  叶羲鼓励似的朝他点点头。

  小野人再也没有顾忌,对着鸟腿狂咬起来,狼吞虎咽的,鸟肉刚烤熟还很烫,他一边吃一边哈哈地吐舌头,烫得不行。

  叶羲:“吃慢点,别急,这么大一头鸟保证让你吃到饱。”

  小野人好像没听到似的继续不要命地埋头狂吃。

  叶羲也慢慢咀嚼着鸟腿,等小野人吃得差不多了,他问:“你会说话吗?”

  也许是吃人嘴软,小野人终于开了金口:“嗯。”

  叶羲:“刚刚为什么不说话?”

  没有回答,小孩好像没听到似的没说话。

  于是叶羲又问:“你叫什么名字?”

  “断翎。”这次小孩愿意说了。

  “哪个断哪个翎?”

  小断翎一边咀嚼鸟肉,一边含糊地说:“就是断裂的羽毛的意思。”

  叶羲挑眉,谁家阿父阿姆缺心眼的给自己的崽取这种名字,寓意也太不好了。

  “我叫你小翎可以吗?”

  “嗯。”

  名叫断翎的小孩惜字如金,只顾埋头吃鸟肉。可他年纪小喉管细却吃得太心急,有些卡喉咙,他捏着脖子,费力地吞下鸟肉后站起身来走到水洼边,拨开覆盖着的蓝藻,掬一捧水就想喝。

  叶羲蹲在他旁边阻止了他:“别这么喝,水要先烧一遍才能入口,不然里面可能有寄生虫的。”

  断翎转头看看叶羲又看看手中的水,还是把它倒掉了。

  拨开覆盖的蓝藻后,可以看到水洼里的水其实不浅,而且水很清澈,不少漂亮的鱼群在里面优哉游哉地游荡着。

  叶羲先去外面摘了一片大叶子回来,然后用折纸船的方法折了个叶子船出来,然后在水洼中盛了些水。

  在取水的过程中,水洼里的那些蟹鲎没有一只窜出来攻击人,看来它们也有自己的生存直觉,知道哪些生物能惹,哪些不能惹。

  在小断翎惊奇的目光下,叶羲把叶子船架在了篝火上。

  火舌不断舔舐叶子船的船底,可叶子竟没有丝毫要烧着的意思,里面盛着的水反而开始冒起烟,咕噜噜沸腾起来。

  小孩鸟肉也不啃了,瞪着眼睛直直地看着叶子船,不明白树叶为什么没被烧着。

  在他的认知中,树叶遇上火是一定会被烧着的,可眼前的叶子别说烧着了,连个小黑洞都没有!除了眼前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战士施了什么类似巫的奇特手段之外,他想不出还有别的可能。

  于是小断翎看着叶羲的眼神变得既崇拜又惊奇。

  收到眼神的叶羲暗乐,也没有解释。

  其实用叶子船烧水和用纸船烧水的原理差不多,是利用水和纸的沸点燃点差的一种正常物理现象。

  水沸腾后,叶羲把篝火按灭,让小孩先喝水。

  小孩像收起了全身刺的刺猬,很乖地捧过叶子船乖乖喝水。

  叶羲看着小孩乖巧的样子,声音更柔和了:“小翎,你为什么独自出现在这里呢?”

  “我肚子很饿,所以来找东西吃。”小孩的话变多了很多,没有一个字两个字地往外迸了。

  叶羲:“你的部落在这里吗?”

  小孩犹豫了一下点点头。

  叶羲有些惊讶。一开始他认为这里是某个大凶物的地盘,所以周围的猛兽凶虫都被清理掉了,可现在这小孩说他们的部落在这里,那就说明附近有威胁的生物应该是部落战士出手清除的。

  可如果这个部落有能力把周围的凶物全清理掉,为什么眼前这个小孩会这么凄惨?跟狼孩似的?

  叶羲:“小翎,你阿父阿姆还在吗?”

  断翎没什么表情地说:“他们都不在了。”

  叶羲眉心微皱。

  这个部落居然这样黑心,任由一个失去父母的小孩变成这幅模样。自穿越到这里以来,他还从没听说有哪个部落,会任由失去父母的小孩饿得独自进丛林捕猎。就算是他的前身松草,也比这小孩胖点。

  更别说小孩身形利落,看得出天赋极佳,绝对是战士的好苗子。就算是在万人的大部落,也值得当做重点培养对象。

  可现在小断翎却瘦成块小排骨似的,脏的都成野人了。

  就像断裂的羽毛一样,在风中无依无靠,最终落到泥地上。

看过《厉害了我的原始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