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异世无冕邪皇 > 第2499章 铁胆姜道

第2499章 铁胆姜道

  风绝羽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上,手一抖,连忙松开,沐华裳有他的本源才多少能撑住一刻,风绝羽突然撒手,她顿感压力骤增,不过沐华裳没有说话,因为她也听到了鸠奇木的叫声。

  跟风绝羽一样,沐华裳觉得夜半三更鸠奇木跑到这修炼魔功肯定有可告人的目的,所以没敢声张。

  而就在二人忐忑不安的时候,唰,不远处的姜道却第一时间冲上前去。

  “宫主,是我。”姜道一袭青衫飘然洒逸,飞到了老者近前。

  这一下,风绝羽和沐华裳都松了口气,姜道不知道鸠奇木发现了谁,以为发现了自己,而鸠奇木刚刚也是察觉到一丝本源波动,但理不清波动传来的方位,而两人一见面并没有下级见到上级的尊卑感,反而让风绝羽瞧出了一丝活跃在不安中的崩溅火花。

  再看姜道的模样,也不似对鸠奇木毕恭毕敬,反正脸上揣着一抹浓重的疑虑,充满防备的警惕着鸠奇木。

  而鸠奇木看到姜道之后确实愣了一下,还看了看面前的奇石和古剑,但马上,鸠奇木恢复了正常。

  “原来是你,这么晚了,你到这来干什么?”鸠奇木继续施法,魔气一缕缕的被吸进了古剑当中,他似乎并不在乎姜道看着,或者现在想掩饰什么已经来不及了。

  姜道扫了一眼奇石和古剑,沉声道:“宫主,属下也很费解,这么晚了,您为何在这?”

  鸠奇木在姜道看不到的角度咧了咧嘴,露出一个邪恶的笑容:“你跟着老夫至此,便是想问这个吗?”

  姜道的情绪有些激动道:“当然不是,除了想看看宫主最近在忙些什么,属下还想当面问宫主一句话。”

  “呵呵,姜道,我看你现在是越来越不像话了,你是在质问老夫吗?”鸠奇木挥了下手,依稀可以看见重重魔气纳入古剑的速度加快了。

  姜道没有回答,语气硬朗的问道:“十八年前,您命属下派出两千七仙林精锐亲率他们离开了七仙林至今未归,而后属下打听到兰扬洲多达十五个天宗陆续消失,我只想知道,这件事究竟跟宫主您有没有关系?”姜道看着鸠奇木,目光向那地缝中扫了一眼。

  “看来你今天是来兴师问罪的。”鸠奇木听完微笑着转过身,可那眼里已经不是和颜悦色,而是充满了诡谲。

  姜道情绪万分激动,咆哮道:“我就想知道,当年能让我们老兄弟几个舍身忘死跟着打天下的鸠宫主究竟怎么了?他为什么变了?”

  姜道的喊声如雷,震荡山林,魔气涌动中,姜道身上绽放出澎湃的精光,体外似乎有一道坚不可摧的罡气,将魔气死死的挡在体外。

  浓郁的魔气游走,不断的破坏着罡气,但那罡气却是牢不可破,威不可挡。

  风绝羽和沐华裳躲在暗处看着自在宫两大高手互相质疑和盘问,心下未免骇然,风绝羽心中一叹,暗想:这个姜道到是忠心耿耿,可你却不知道,如今的鸠奇木已经不是当年的鸠奇木了,你面对的也不是鸠奇木本人。

  风绝羽知道鸠奇木的底细,但是沐华裳却不清楚,听着姜道的盘问,连连点头:“都说七仙林主姜道正气凛然,今日一见,果然盛名不虚,但是鸠爷爷怎么会变成这样,他原来不是这个样子的?”

  喃喃自语的声音传进了风绝羽的耳朵里,后者只能表示无语,

  姜道的声音显得悲怆而激亢,也许是不相信的鸠奇木的变化内心受到了严重的打击,所以情绪十分的激动。

  “混账,吾乃自在宫主,你敢跟本宫这么说话。”鸠奇木被姜道指着鼻子盘问也是勃然大怒,而这一吼,直接把姜道的所有情感全部毁掉了。

  “宫主,你究竟是怎么了?”姜道的语气带着哀求的意味。

  而鸠奇木则是缓缓的握住了戮苍剑的剑柄:“我的事,还轮不到你来管,滚回去,别让老夫心烦。”

  姜道的目光锁定住戮苍剑,悲恸不已道:“我与梁之焉说起此事的时候他还不信,他今日若是在此,一定会大失所望。”

  “我让你滚。”鸠奇木握着戮苍剑身躯不停的颤抖。

  风绝羽在暗处观察,心中略有感悟:难道鸠奇木的神识并没有完全沉睡,看他的样子,似乎不想对姜道下手,但好像又控制不住自己的杀念。

  自从修炼了杀神传授的那三招绝技之后,风绝羽对杀意、杀念的领悟又高了一个层次,这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悟,有的时候,能直达人的心灵深处,感受的特别清晰。

  此时的鸠奇木就逞现出这样一种状态,先前鸠奇木看到姜道的时候的确产生了杀念,而且这般念头也在不断的升华当中,可是真到了握剑的时候,鸠奇木反倒下不去手了,跟之前的状态完全不同,在风绝羽看来,鸠奇木应该是念了旧情,可是他现在被剑魔迷惑,哪有什么旧情可言,按照鸠狂杰的说法,现在的鸠奇木只是一具行尸走肉而已,神识是剑魔的,那么他为什么下不去手。

  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鸠奇木的身体本意的抵触剑魔杀人灭口,只是他的行动不受意识支配罢了。

  想到此处,风绝羽心中有个计划成形了,不知道用到那个,能不能将困于迷途的鸠老爷子从剑魔手中给救回来,而且也没必要用上鸠狂杰准备好的摧神水,因为看现在这样的情况,摧神水要毁可能一下子就要毁掉两个人了。

  摧神水阴气极盛的毒水,一旦服下,就容易给神识造成重创。

  先前鸠狂杰考虑的方案是,自家老爷子的神识无奈沉睡,守住肉舍,目的是不想让剑魔得逞,得躯壳而毁灭自己的神识,这样服下摧神水便没什么问题,摧神水毁掉的也是剑魔的神识。

  可若是鸠奇木的神识并没有陷入深度沉睡,那服下摧神水的问题就大了,也许它能毁掉剑魔,但同时鸠奇木也绝不可能好过,如果到时候摧神水一下子毁掉的是两个神识,那么这人救不救回来都没用了。

  没有神识的躯壳就是一具活尸,要来何用,到时候鸠狂杰会因为失手杀了痛爱他的爷爷而后悔一辈子。

  就在风绝羽认真琢磨的时候,姜道终于出声了。

  是的,他没有离开,反而往前上了一步,离鸠奇木更近了,并且老泪纵横道:“修道过千年,属下与宫主生死同路,方才打下缥缈神峰牢固根基,宫主,你以为到现在,我姜道只是把你奉为一宗之主吗?”

  铁胆姜道,言辞凛然。

  “老哥几个拿你当亲兄弟,这么多年,梅王没了,九琴走了,你知不知道,他们走的时候说过什么?”

  “一句话,我和梁之焉都在,梅王走的时候说,一定让我们辅佐你成神,而九琴没的时候告诉我们,下面黄泉,看着我们守你一生,兄弟多年,你出了什么事不能说,为什么不能说,啊……”

  姜道痛哭流涕,就差没给鸠奇木跪下了,而知道自在宫底细的风绝羽也是因为姜道的忠心耿耿而砰然心动。

  修行一世,多少人没了骨肉亲情、没了忠肝义胆,剩的只有向往天道绝情绝义,姜道还能保持初心,确实不易,可惜,他今日的衷肠苦述使错了地方。

  “姜道,我不想杀你。”鸠奇木低着头,阴暗处情绪变化颇为诡异,有时奸笑、有时痛苦。

  “但你不死,我心难安啊。”

  没过多少,鸠奇木猛然间抬起了头,嘴角泛着一丝邪狞的笑容:“真是忠心耿耿啊,鸠奇木能有你这个兄弟,也不枉此生了,你可知道,就在刚刚,他还在苦苦挣扎,可惜他现在有心无力了。”

  “你什么意思?”姜道听着蓦然一愣。

  “我的意思是,你说的那些话,他已经听到了,你也不算白来一趟,黄泉路上,你先趟个道儿吧,过阵子,我就送他下去。”

  剑魔阴测测一笑,终于撕破了脸皮。

  “你不是宫主?”姜道震惊的往后退了一步,哭声顿然止住。

  “说对了,我不是鸠奇木,哈哈。”

  剑魔笑过,手中古剑泛起一阵剧烈的波澜,倏地向前一伸,一剑刺向了姜道。

  “你不是宫主,你是谁?”姜道神色大骇,但其本身的修为到是不赖,见古剑刺来,姜道立时后退,但他到底还是反应慢了。

  剑魔控制的鸠奇木是货真价实的乾坤前期高手,纵然有鸠奇木神识作祟,不想让他尽可能摆布自己的身体,剑魔还能将实力发挥到九成,而一个乾坤前期的九成实力,已经相当可怕了,最起码,一般的承道大圆满是斗不过的。

  何况姜道的修为才刚刚踏入承道中期,他的实力甚至比不上三武王中的沙仙虎。

  噗!

  鲜血崩溅,戮苍剑刺穿了姜道的小腹,也就是姜道临时发现了鸠奇木的异样,所以身子往右侧挪了一下,要不然,这一剑,恐怕会直接粉碎他的丹田。

看过《异世无冕邪皇》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