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我能穿越去修真 > 第四百二十四章 愿者自上钩

第四百二十四章 愿者自上钩

  黄影谢过老者,带着几人转身欲走,宁辰三人也行了一礼,这是对于一位老前辈的尊重。

  “几位稍等。”老者叫住几人,随手从储物戒中拿出一枚令牌扔了过来,被黄影伸手接住。

  “这是一枚天涯令,持此令者,都算是清涯宗的客人,能在清山居买到真正的好东西。”老者无所谓的说道,“我是用不上了,看你们挺有礼貌的,送你们了。”

  看到这老修士还挺洒脱,宁辰忍不住笑道,“老前辈,难道您没收徒弟吗?”

  “收了,都死了。”老修士说的云淡风轻,但是话中之意,却令人一阵唏嘘。

  “对不起……”宁辰有些羞赧,想不到提起了老者的伤心事。

  “无妨,都过去了……”老者淡然的摆摆手,显然没有放在心上,“我都两百多岁了,还有什么事情看不开的。”

  说到这里,还冲着宁辰咧嘴笑了笑,“怎么样,有没有兴趣拜老夫为师,老夫传你神功秘典?”

  几人刚才一路上随意聊天,也不曾刻意避人,所以老者知道宁辰不是黄影的弟子。

  “多谢老前辈,不必了。”宁辰摇摇头道。

  在碧澜洲,宁辰在修真理念和功法传承上一直很骄傲,他身负华国数千年传承,儒道释俱全,在他看来,碧澜洲中,有一个算一个,谁都没有资格当他师傅!

  当日拜三千年前的林庭真人为师,那是因为有很大的利害关系,而且重点是林庭真人也早已去世,谁都不会和一个死人计较。

  不过眼前的老者嘛,宁辰虽然尊老爱幼,但也不会为了几本什么神功秘典就拜他为师,更何况如果拜了师,只怕没几日就要为师傅送葬,这也太丧了吧。

  “哦?”宁辰一口拒绝,老者反倒来了兴趣,“有师傅了?”

  “有了,也死了。”宁辰摊摊手道,他说的当然就是林庭真人。

  老者不由被噎了一下,这怼的可是不轻,就和故意的一样。

  “小子,你可想清楚了,老夫的功法传承,可不是那么轻易就传授出去的。”既然没了师傅,老修士就更不在意了,笑着勾引道,“我本意将自己这副残躯喂了这满湖的游鱼,正巧你们路过,也算有缘,老夫这才一时起了心思,将功法传下去,小子,你可不要自误呀。”

  说完还瞄了黄影一眼,呵呵笑道,“若是你的资质不错,以后未必不能比我更强。”

  话里的意思,就差说自己有地级功法在身了。

  “不必了,多谢前辈厚爱,地级功法,晚辈已经有三部了。”宁辰抿嘴一笑,这笑容让老者忍不住都想抽他一顿。

  老者摇头失笑,又忍不住感慨,天下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当年自己也是意气风发,自认金丹无虞,谁知一个瓶颈一卡就是一百年,当年的飒爽少年,已经变成了如今的耄耋老朽,但与此同时,碧澜洲也会有新的天骄出现,代代不绝。

  “行了行了,都走吧,魁灵山中自己小心,别打搅老夫钓鱼了。”老修士摆摆手开始赶人了,“露云台乃是金丹修士的交流之地,你们几个小子都小心一些,不要乱说话,有些金丹修士的脾气和肚量也不是太好,几百年的修为也不知道修炼到哪里去了。”

  “是,多谢前辈。”宁辰几人躬身受教。

  黄影也不过金丹初期,在露云台这种地方,若是真的起了冲突,他还真不一定能够护得住他们。

  几人转身离开,宁辰走了两步,又回身看了看优哉游哉,继续坐到了湖边大石上钓鱼的老者,想了想,随口说道,“老前辈,您还是把鱼钩弄直了吧。

  正所谓宁在直中取,不在曲中求,垂钓真本意,愿者自上钩。”

  说完之后,快走几步就追上了黄影几人。

  “宁在直中取,不在曲中求?”老者喃喃自语,看着手里的鱼竿,竿是直的,线是直的,只有一个鱼钩是弯曲的。

  “垂钓本意,愿者上钩?”老者一字一句的念道,眼神中先是充满疑惑,然后那疑惑渐渐散开,越来越亮,呼吸之间就炸出点点星光。

  无风起浪,老者手中鱼竿下的鱼钩在真元的催动下缓缓变直,虽然变化细微,但却一刻不停。

  片刻之后,就在鱼钩变直的一瞬间,方圆百丈狂风骤起,一道道玄奥的气机从无到有,渐渐诞生。

  “好一个愿者上钩,老朽果然没资格做你的师傅,小友,请问如何称呼?”一道苍老的声音被清风送入了几人的耳边。

  “老前辈客气了,在下宁辰,一介散修。”宁辰笑道。

  “好!好!好!哈哈哈……”老者朗声大笑,然后声音渐渐消失,刚才那股玄奥的气息也逐渐远去,显然是老者有了根本性的领悟,觅地闭关去了。

  ……

  石秀珠目瞪口呆,看怪物一样看向宁辰,黄影也有些咂舌,燕无寻直接就上前一把环住了宁辰的肩膀,“哥,我管你叫哥,等小弟晋级凝元后期了,您也给我说点这种话行不行?”

  宁辰矜持一笑,心中为自己装的这个逼给了满分。

  “扯淡,人家修炼了两百年,修为、心境、感悟、实力,全都修炼到了凝元后期的最巅峰,唯独差的就是那最后的临门一脚,所以才可以在我一句话下顿悟,你还真当我是神仙,随便说一句话就能让人晋级金丹老祖的?”

  “可重点就是在你一句话下顿悟。”黄影都忍不住吐槽了,“天下间不知道有多少修士被卡在了这临门一脚,但可没有多少人能让他们顿悟啊……”

  宁辰耸耸肩,表示自己很无辜。

  说实话,他还真没觉得这几句话有什么实质性的作用,只是看到老者在随性的钓鱼,自己也就随性的说两句,封神演义中姜太公是封神榜主持人,和他有关的就是一个用直钩钓鱼,愿者上钩的故事。

  这故事挺有玄学的意味,所以宁辰就顺嘴说了出来,说实话他都不觉得能有什么帮助,可是谁知道老者的反应竟然这么大,搞的自己很尴尬!

看过《我能穿越去修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