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拾捡的微光 > 第一百二十四章:向前一步

第一百二十四章:向前一步

  “我说,你小子是不是最近有情况?”李忠志抬手搂住了喻文风的肩膀,一边用力地拍打了几下,语气颇为不解,“我暗地里观察了你跟王晓琪,没见你俩儿啥时候暗送秋波了,;就算瞒着,这大二都快结束了,你俩是不是也该见光了。”

  喻文风皱眉看了他一眼,把白大褂叠好放进书包,甩开了他的胳膊,“我在眼科那儿有个好哥们儿,等你时间有空,带你去检查一番,看看是得了青光眼,还是白内障,要是需要动手术就趁早安排了,以免错过最佳治疗时间。”

  李忠志觉得这家伙的嘴可真够毒的,自己不就是开了句无伤大雅的玩笑嘛。

  “那你这火急火燎地要去找谁,别告诉我你是去图书馆加班加点地学习,不然我还真看不起你。”李忠志伸手从兜里拿出手机,打开了游戏页面,嘴里还不停歇地说着,“大学这么好的幸福时光,只有你这种思想没觉悟的才会浪费在学习上,跟哥出去浪不好吗?纸醉金迷的生活不享受吗?”

  在游戏开始前,他想起一件事儿,笑着问:“昨天跟你一起吃饭的漂亮女生是谁?看你这个积极劲儿,不会是为了她才每天往图书馆跑吧?嘻嘻,我还以为你就是个没开窍的,没想到也是个内心闷骚的家伙。”

  闻言,喻文风踹了他一觉,耳尖儿微微红了起来,不知道脑子里想到了什么。“你要是敢在林夏面前乱说,看我不削了你!”

  李忠志啧啧了几声,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林夏?这名字还挺好听的,就是感觉在哪儿听过。

  “完了完了,这怕不是陷进去了吧?还以为他跟王晓琪是一对儿,没想到是单恋……靠,哪个不长眼的把哥杀了,看我不杀回去!”

  喻文风来到图书馆,从楼道上楼,余光扫见林夏的身影,走过去在固定位置坐下,和王倩心领神会地对了个眼神儿。

  自从上次和这个小姑娘谈话后,喻文风觉得这个队友他值得拥有。

  看到王倩队友偷偷给他比了一个OK的手势,并且笑着点了点头,他用眼神示意自己清楚了:林夏今天的心情不错,至于心情好的原因,有待发掘。

  他随手翻开面前的医学书籍,心不在焉地看了几页后,放下手中的笔,双眼盯着对面正看得入神的林夏,嘴角浮现温柔却毫不掩饰的笑容,显得如此地明目张胆,偏偏当事人毫无自知。

  说起来他是那种不易分神的人,专注于一样东西便只有等到满足了才会从中出来,但这种情况遇到林夏就粉碎得找不到任何痕迹,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天敌吧。

  见到林夏头也不抬地伸手去拿水杯,喻文风笑着把自己的水杯递了过去,见对面的人毫无察觉地拧开盖子喝了,心里得意的想果然林夏跟自己是亲密的。

  他站起身,心情大好地跑去把林夏空了的水杯接满水,放到了她能拿到的地方,开始集中精神看面前的书籍。

  王倩被这俩人秀了一脸,只能晚上多写两章小说发泄发泄了。

  “阿姨什么时候结婚?”喻文风看着餐盘里地红烧肉,很自然地夹给了林夏,末了还要补上一句,“我才不要吃这么油腻的东西。”

  “今年过年的时候,不会大办,我们这边的亲人多数都请不到了,周叔叔那边也只请了近亲。”林夏看着他夹过来的红烧肉,微不可查地笑了声。

  “我是觉得大办也挺好,以前是没那个条件,现在正好补回来,不是很好嘛,毕竟是一辈子的事儿,还是风风光光好。”

  林夏看了他一眼,反驳道:“不是每个人都像你这么想,有的人就是喜欢简单,婚礼不过是一种形式,不代表什么东西,只要他们觉得幸福就行了,生活是自己的。”

  喻文风不以为意,“生活虽然是自己的,可我还是想昭告天下,让所有人都知道。不过这只是我的个人想法,要是对方不愿意,虽然心里会很可惜,但我还是会尊重她的决定。”

  “我觉得可以让老妈去劝劝你妈,办婚礼还是越热闹热好,没必要去在乎别人怎么说,就算……”他没接着说下去,因为他怕林夏会生气,虽然他是觉得没什么。

  林夏没说话,低头继续吃自己的饭,选择忽视了他投过来的视线。

  “我下午没课,先去图书馆占位,你下课来的时候帮我带个饭团,要鸡肉的。”

  “一个够吃吗?”林夏很是怀疑他的食量,“算了,等我下课了给你发消息,我们一起去食堂吃饭。”

  喻文风一副不是很情愿的样子,“那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就陪你去吧,反正也能抽出那点时间。”

  林夏笑着点点头,伸手捏了捏他的耳垂,知道他口是心非的毛病又犯了。

  在自己的耳朵被捏住的那一瞬间,他觉得有一股电流划过全身,有一种酥酥麻麻的感觉,像是喝酒上了头,脑子懵懵的。

  他拂开林夏的手,捂着自己的耳朵,觉得这个死丫头又在撩他了,转身落荒而逃。“该死……”

  看着他的反应,林夏笑出了头,笑容维持了许久才慢慢淡去。

  每个人的生长环境不同,性格和所顾虑的东西注定都会不同,就像她不能像喻文风那个傻小子一样把什么事儿想得都如此简单,但她也不是矫情的人,把所有的事都往复杂了想,至少在喻文风这件事情上,她愿意有耐心去接受他,也等着他完全接受自己。

  他说过他会保护她,那她愿意相信他,相信他会保护自己。

  或许是从小得到的不多,所以想要的东西也不多。但就是因为不多,她才会对那仅有的一点想要得到的东西要求完美无缺,她也从来没想过要为谁去让步,但现在她有些迟疑犹豫了,看到芋头那么努力的亲近自己,她也想再往前一步,甚至张开双臂去拥抱他。

  如果她向前一步,或许所有的事情都会向着她所希望的方向发展。

看过《拾捡的微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