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大国良匠 > 第一百七十一章:大隐于世

第一百七十一章:大隐于世

  麻雀和张先生两人脸上的表情都是一愣,然后同时摇头说道:“刚才并没有说道什么关键的事情,你会不会是看错了,孙寒承下午刚走,怎么会回来。”

  山鹰摸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说道:“我怎么知道,只是看着像,如果孙寒承的事情搞砸了,咱们谁都承受不了这个责任,老大的脾气你们又不是不知道。”

  麻雀和张先生听到山鹰的话之后好像是想到了什么,神情为止寒冷起来。

  孙寒承离开了于家庄之后,心里的最终疑问还是没有解开,但是却知道了明天麻雀肯定会联系他的,到时候一切肯定都明了了,但是这种心里不知道会发生什么的心情更是让人难以忍受。

  这时候孙寒承的手机响了起来,原来是曹孟德的电话,孙寒承知道肯定是曹孟德已经回到了沈家大院所以才给他打电话的。

  等孙寒承回到沈家大院的时候,曹孟德和张生宋越三个人已经摆好了桌子,买了不少的下酒菜,喝着小酒等着他了。

  现在孙寒承和曹孟德已经没有必要再避着张生和宋越两个人了,一千多万的东西都卖了,足以当做是心腹之人。

  看到孙寒承回来之后三个人都站起来迎接,孙寒承赶忙让他们三人坐下。

  张生和宋越对于孙寒承还是非常尊敬的,所以坐下来之后稍稍寒暄了几句。

  孙寒承端起酒杯来说道:“都是自己的兄弟不用这么客气,有什么就说什么。”

  四个人一起喝酒,张生一杯酒下肚之后问孙寒承:“孙先生,那件东西就是在这里做出来的?”

  孙寒承点头说道:“没错不仅仅是那件东西,你们之前卖的那些东西也是在这里做出来的。”

  宋越看着外面的窑有些感慨的说道:“孙先生你真是高人啊,简直和我心里所想的世外高人是一样的。

  张生紧跟着说道:“没错,和我心里的大侠是一模一样的。”

  听到两人的话之后曹孟德有些不高兴的说道:“你们两个这马屁拍的差不多就行了,我和你们带了这么多天也没有发现你们还挺能拍的。”

  宋越神色郑重的说道:“真的啊,难道不是吗,都说大隐隐于世啊,孙先生这样的本事,隐藏在这样的一个院子里面,随手一做就能价值千万,但是孙先生做完之后在网上公布出来,没有靠着这手艺成为亿万富,这种品德一般人真是没办法做到。”

  “是啊,要是其他人的话,肯定会大批量的做投放市场而孙先生只是针对一家,敢爱敢恨简直是我辈的榜样。”

  孙寒承听完之后呵呵的笑了起来说道:“行了,你们再说我都受不了了,我没有那么高尚,只是因为和天人居结仇我也没有别的本事只能用这样的方法和天人居对着干。”

  “一样的,你在我心里就是大侠。”

  “没错大侠,咱们喝酒。”

  又是一番喝酒之后,孙寒承听曹孟德说了一下他们这次的经过,其实和孙寒承想的差不多,基本上算是非常的顺利。

  孙寒承想了一下对张生和宋越说道:“你们这次到这里来吃饭,基本上已经算是被暴露了,天人居的人呢肯定已经知道你是我们的人了。”

  张生和宋越相互对视一眼之后笑了起来,张生说道:“要是怕的话我们就不来了,再说了,我们给天人居卖了两次东西他们要是再想不到我们是你的人,估计也太傻了一些。”

  宋越也说道:“是啊,孙先生我们跟着你干,这次我们算是看明白了,你的本事可不是天人居这样的一个企业就能比的了的,有你在天人居的下场会很惨。”

  孙寒承有些无奈的说道:“你们想的太简单了,天人居的背后是周家,家里有钱啊,可不是几千万就能决绝的事情,就算是花上一个亿也不会伤筋动骨。”

  听到孙寒承这么说曹孟德有不一样的想法说道:“老孙啊你也不要讲这件事想的这么复杂,不管是多么大的企业只要是有损失都会考虑后果的,现在天人居的损失可不仅仅是钱的损失。”

  张生插嘴说道:“是啊,现在天人居在网上就是一个笑话,每次都能买到赝品,不但被同行笑话更重要的是在古玩藏友心中画了一个大大的叉号,都知道天人居经常收到假的东西,谁还敢去天人居买东西啊。”

  宋越也在旁边激动的说道:“不仅仅是没人去买,现在天人居已经关闭了收购的通道,只能找一些内部资源高价收购古玩,但是卖已经卖不出去了,收了也没有什么用啊,一个古玩店铺不卖东西那就离着倒闭不远了。”

  曹孟德在孙寒承的肩膀上拍了一下说道:“这次我们去岭南,那可是周家的老巢所在,我们也已经打听过那边的态度了,其实啊,周家也对天人居的事情非常生气,他们觉得没有必要跟你交恶,根本就没有什么好处。”

  他给孙寒承拿着酒瓶倒酒,说道:“做生意讲究的是和气生财,原本这件事的起因就是他们自己的东西出现了假货,你只不过就是当众将这假货指了出来而已,原本就是他们的事情。”

  孙寒承停着几个人的话笑着说道:“你们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说想说,我和天人居这次的事情我快要赢了?”

  曹孟德肯定的说道:“肯定的啊,你想想现在的天人居还能怎么做,要不就是破罐子破摔,就算是将牌子砸了也要跟你刚到底,但你怎么说是一个人而已,他们能对你用的手段基本上都用了,杀也杀不了你。”

  碰杯之后四个人一起饮尽杯中酒,曹孟德继续说道:“另外一个就是跟你和解,虽然现在天人居的名声受损,其实想要恢复的话也是简单,这么大的一个企业,经营了这么多年谁都不想放弃。”

  孙寒承想了一下觉得曹孟德的说法好像也是有些道理,但是这要看天人居的态度如何了,反正他不可能去找天人居赔礼道歉,原本在燕京的时候,事情就可以和平解决的。

  当时孙寒承为了曹孟德的安全甚至想要将自己做赝赚的钱都给天人居还回去,只要是双方能和平就行了,谁知道在那场鸿门宴上孙寒承差点死在那里。

  从那时开始孙寒承就确定了,自己以后绝对不能示弱,既然要干那就玩一场大的,也就是从那次开始孙寒承一步一步的走到了现在。

  现在他的手里有一千多万,有了这些钱自己心里也有底了,要是天人居继续玩下去,他不介意跟台天人居玩到底。

  四个人喝着酒聊着天都感觉到前途非常的光明,这时候孙寒承想起了什么,将曹孟德即将倒入嘴里的酒杯给按住了。

  “怎么意思啊,不让我喝了?”曹孟德惊讶的问道、

  孙寒承笑着说:“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给你说一下,怕你喝多了脑子不灵活。”

  张生和宋越两人对视一眼之后问道:“需要我们回避吗?”

  “不用了听着吧。”孙寒承对张生宋越他们已经非常信任了。

  “啥事啊,弄得这么郑重说说看。”曹孟德感觉到孙寒承肯定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他商量。

  孙寒承想了一下这件事应该怎么说,想清楚了之后说道:“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事,就是地下文物组织找上我了。”

  曹孟德自然之道地下文物组织是什么意思,看到张生和宋越一脸的懵,于是又给两个人讲了一下地下文物组织的事情。

  听孙寒承介绍完了之后曹孟德想了一下说道:“你说他们找上你是什么意思,他们想干什么?”

  孙寒承摇摇头说道:“具体让我干什么,没有说,但是他们找我无外乎两种情况,制作几件精品的赝品,还有一种就是根据他们的要求仿制赝品。”

  曹孟德仔细想了一下说道:“你的手艺他们肯定是非常满意的,绝对能赚钱,但是这做赝的钱你要赚吗,你是怎么想的我知道,你曾经说过不会做赝的,这次天人居的事情你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孙寒承知道曹孟德非常的了解他说道:“没错,如果有可能的话我是绝对不会做赝的,至少不会拿做赝来赚钱,但是我如果拒绝了他们,我怕他们会有下一步得到工作,而且说肯定会有下一步的动作。”

  他停顿了一下说道:“实不相瞒,我已经非常确切的知道了,他们要对我做些什么,应该就是从我的朋友身上下手,但是具体是怎么样一种方式我现在还不知道。”

  曹孟德听完之后再次陷入了沉思之中,他想了一会说道:“你的朋友应该不多吧,现在想来也就是我还有老陈。”

  孙寒承摇头说道:“他们应该是要拿我朋友来威胁我,我想了一下如果用这种方法威胁我,不仅仅是你和老陈,比如葛教授、葛红鸾等一些人,我都不可能让他们因为我收到伤害。”

看过《大国良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