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重生错嫁宦妻 > 第356章 困杀渡劫修士

第356章 困杀渡劫修士

  苏雨泽都快被桃血浪气笑了,‘我担心的是这件事吗,有司空晏和秦心月在,真仙来了我都不担心会死,我是担心皇甫彦明的阵法不管用,桂真要是放出小红本体,到时要是有人说他不是人怎么办?’

  闻言,桃血浪沉默了,跟苏雨泽相处那么久,他还是不了解苏雨泽。

  ‘再说了,要暴露也是秦月和皇甫彦明暴露,你想暴露排队去吧,司空晏没有暴露前你若是敢暴露,你就给我等着。’苏雨泽磨牙,在心里狠狠警告桃血浪。

  桃血浪心里暖暖的,隔空对苏雨泽笑了笑,‘行,我听你的。’

  苏雨泽瞪了他一眼,‘不听我的你还想听谁的,你的灵石可是我掌管的,敢不听我的,以后扣你修炼灵石,扣你修炼丹药。’

  渡劫修士出现时,桃血浪心里一点也不紧张,因为他们拥有的能力,不受修为约束限制。

  就说他的神界魔气,他虽然只是筑基,若渡劫修士被他神界魔气缠上,也难逃一死。

  但这种方法只能用来偷袭。

  若渡劫修士一出现就出杀招,以他筑基修为一定躲不过。

  就像婴儿手里拿着至强法宝,虽能杀人,可也容易被别人杀。

  秦月传音给皇甫彦明,‘有把握吗?若是没有就算暴露实力也要救下桂真。’

  皇甫彦明想不明白,‘让桂真死了不是更好吗?’

  秦月神情凝重,‘桂真不能死,若是我护不住桂真,秦心月会出来。一旦她出现,做事恐怕不会在乎后果。’

  皇甫彦明皱了皱眉,他不想秦心月出来,所以桂真不能出事。

  ‘我们本来打算低调行事的,结果桂真为了柳太妃想要登上天才榜,这样一来,我们不能再低调行事,会引来很多麻烦的。’皇甫彦明对秦月说完,叹了叹气。

  秦月摇头暗示皇甫彦明不要再传音了,渡劫修士元神力强,极有可能偷听到他们的谈话。

  皇甫彦明突然将手中阵盘扔出去。

  阵盘大放刺眼光芒,一缕缕灵力绘制而成线,以桂真为核心,绘制成五角星形状。

  司空晏,桃血浪,苏雨泽,付愁,皇甫彦明各占五角方位。

  秦月站在阵外,将应殊然拉过来,小声叮嘱:“站在这里,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退出阵法外。”

  应殊然去看应浙浩,见大伯对他点头,乖乖站在阵法内。

  苏老祖不屑的眼神瞥过阵法,见持阵者只有一位金丹,其余都是筑基,仰天大笑起来。

  周围看热闹的人,也觉得司空晏等人疯了,面对渡劫修士,不赶紧逃命,居然还敢结阵挑衅。

  只有应浙浩和应殊然心里明白,这阵法看似简简单单,其实内含玄机。

  司空晏等人敢朝渡劫修士结阵,肯定是早有准备,不可能是送死。

  见那渡劫修士丝毫没将阵法放在眼里,任由大阵结成。

  皇甫彦明都不知道该吐槽什么了,狮子博兔还需全力,这些修仙者已经自大到蒙蔽了双眼。

  桂真对着苏老祖笑了笑,“想要我的法宝,你自己过来拿吧。”

  话音落下,桂真气息开始攀升,从元婴期突破化神,又从化神突破到分神。

  足足横跨两个大境界。

  应殊然目瞪口呆看向秦月,哆嗦着嘴唇小声问:“阵法是皇甫彦明在掌控吗?”

  秦月扭头对应殊然笑了笑,“彦明很厉害吧,我跟你说,这还不是他的真正实力。”

  应殊然深吸一口气,差点直接过世。

  皇甫彦明筑基修为能将桂真从元婴提升到分神,这还不是他的真正实力,那真正实力是什么,突破到大乘吗?

  苏老祖看着桂真的眼神充满了凝重,元婴期的时空之力他不惧,可分神期的时空之力,他虽是渡劫可也未必拦得住。

  苏老祖看了桂真一眼,沉声道:“虚张声势,我不信你真的有分神实力,敢耍我,今日我必杀你。”

  桂真见苏老祖朝他靠近,直接将黑洞召唤出来。

  苏老祖四处闪躲,桂真召出的黑洞给他一种窒息感,心里有种直觉,如果被黑洞吞噬,他是渡劫也逃不了。

  苏老祖再一次逃脱黑洞,对着人群怒吼:“杀了持阵人。”

  应殊然急了,看司空晏他们居然一点都不着急,都气得想骂人了。

  皇甫彦明阵法厉害,可自身只是筑基修为,怎么能抵挡住来自四面八方的杀招。

  见三名化神分别朝皇甫彦明苏雨泽桃血浪杀去,秦月冷笑了一声,抬手将重弓召唤出来,猛地拉弓将灵箭射了出去。

  灵箭以眨眼的速度到达三名化神修士面前,在他们还未反应过来,就将他们爆成血雾。

  秦月神情冷漠持弓缓缓升空,目光冰冷扫视人群,“警告你们,不要靠近。”

  人群里响起非常震惊的议论声。

  “我记得她的气息,是在魔界秘境里渡两次金丹雷劫的修士。”

  “就是那位用肉身扛雷的金丹修士,居然是位女修。听说当日她一拳轰杀元婴,特别霸气,今日看见真人了,真是太耀眼了。”

  “我刚才没眼花吧,她一箭射死了两名化神?她是金丹期吧,没隐藏修为吧?”

  ……

  应殊然被秦月猛如野兽的操作吓到,然后暗骂自己太冲动,一开始秦月没有启阵,他就该猜到的。

  司空晏的雷电是最强的,可守阵的任务还是交给了秦月,可见秦月的战斗力有多强。

  秦月愿意暴露重弓,是因为她察觉到,重弓经过天道改造后,不仅对修士有压制作用,灵力箭威力增加数百倍,暴戾的效果也增加了。

  哪怕是真仙站到她面前,除非抢过重弓查看,不然以肉眼和元神别想看出重弓是成长型灵器。

  刚才她射出去的灵力箭,根本没有进入两名化神体内。

  光是灵力箭暴戾的效果,就足以让两名化神爆体。

  又有三位分神修士不信邪,刚跑出来就被秦月一箭射死了。

  应殊然脸色骇然捂住心脏,忍不住在心里呐喊,璃晨佣兵团都是些什么怪物啊。

  秦月一箭杀化神就算了,怎么杀起分神来也如杀鸡屠狗。

  秦月只是金丹啊,越三个大境界杀人,天才榜的榜首也做不到吧。

  所有人都被秦月震惊了,一箭杀两名化神,他们勉强能接受,可一箭杀三名分神,他们接受不了。

  可事实摆在眼前,金丹期真的一箭杀了三名分神。

  “哈哈哈,真是上天赐给我的机缘,没想到落日山脉一转,居然能得到那么大的收获。女娃娃,你手上的灵弓不错,本尊看上了。”

  天空中突然响起如闷雷的笑声,一名身材佝偻的黑袍老者出现在半空。

  应殊然看见来人,瞳孔急缩,“秦姑娘小心,他是半月魔王,是渡劫修为的魔修。”

  秦月对半月笑了笑,笑容甜美,“原来是渡劫修士,今天运气也不知道是好还是坏,平日难见一面的渡劫修士,居然一出现就是两位。”

  秦月朝后退了退,皇甫彦明一挥手,复杂又晦暗的阵法图纹出现在秦月脚下。

  秦月身上的气息,也像桂真一样开始攀升,从金丹突然到元婴,又从元婴突然到化神。

  秦月对准半月全力拉开重弓,经过天道改造的重弓,只要用元神锁定目标,射不到目标灵箭不会消亡。

  秦月拉开重弓的瞬间,半月后背惊出了冷汗,如同被上古神兽威压震慑一般,有下一秒就会死了的错觉。

  半月想要先下手为强,秦月却率先射出了灵箭,而且是十连发。

  每一道灵力箭都带着炫丽的色彩,不管半月怎么闪躲,灵力箭都会追着他,只能硬接,才能消耗灵力箭。

  硬接第一道灵力箭时,半月脸色就变了。

  暴戾的灵力源源不断钻进他体内,魔气运行都受到了影响。

  半月暗骂了一声,心里已经后悔了,对着秦月大吼,“这位姑娘,在下就是路过而已,误会了误会了。”

  渡劫修为的魔修对一金丹服软,谁都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幕。

  秦月目光冷漠,“我只发十箭,你若能留有命,我就放你一条生路。”

  半月目光阴狠,杀又杀不了,躲又躲不开,最后只能硬拼。

  接下最后一道灵力箭时,半月小半个身子被暴戾灵力炸毁了,眼神忌惮望着秦月,连句狠话都不敢放,灰溜溜离开了。

  秦月回头看着狼狈躲窜的苏老祖,对桂真道:“别玩了,赶紧结束,我们要离开了。”

  若是吸引真仙过来,就不是他们能解决的了。

  一旦秦心月天罚之力暴露,必定会被天道知道。

  天道怎么会容忍有人掌控天罚之力,一定会想方设法弄死秦心月。

  她和秦心月为一体,秦心月若被天道弄死,她亦不会留下半缕元神。

  苏老祖早被骇得冷汗直冒,秦月一个金丹期就差点将渡劫魔修杀死,若是她过来帮桂真,他必死无疑。

  苏老祖已经有了退意。

  皇甫彦明冷笑了一声,将最外层的阵法暴露出来,“想走,问过我了吗。”

  在他的连环阵法世界里,别说渡劫修士,就是真仙也别想轻易出阵。

  桂真神情凝重,身后幻化出一只血红色巨爪。

  巨爪掌心就是黑洞,速度很慢朝苏老祖压去。

  苏老祖想逃,却发现打不破最外层的结界,不管怎么焦急,怎么用力击打结界,都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只血红巨爪离他越来越近。

  苏老祖只来得发出一声凄惨的怒吼,就被黑洞吞噬,然后没有再发出一点声音。

  两位渡劫,一死一逃。

  这个结果震惊了在场所有人,望着秦月等人的身影变得越来越火热。

  人都是尊敬强者的,秦月等人显露出的实力,已经不是普通强者可以形容了。

  应浙浩内心感概,他赌赢了。

  秦月让应殊然御剑带着苏雨泽和桃血浪,轻柔的说话声响彻整个王朝,“应殊然是我璃晨佣兵团的人,我在此发誓,无论你是哪方势力,无论你有什么身份,如果敢动应家,我必血洗落日王朝,不怕时空之力的人,尽管来挑衅我们佣兵团。”

  应浙浩激动到五官都变了形,看着应殊然双眼泛着泪光。

  应家报仇有望,报仇有望啊。

  秦月放出话来,应家出事就要血洗落日王朝,没人怀疑璃晨佣兵团的本事,那可是杀了一名渡劫,重伤一名魔修渡劫的战绩。

  落日王朝想要平静,他们不仅不能为难应家,还要保护应家。

  桂真打开时空裂缝,带走所有人。

  无数人盯着半空,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发财了,我从头记录到尾,留影石一千上品灵石一块,哪位道友要?”

  “我出三千上品灵石。”

  “我出一万,但一定要是完整的影像。”

  ……

  璃晨佣兵团彻底出名了,各神殿分殿的长老,从应浙浩口中知道应家神秘的丹师是苏雨泽后,几位长老都不想说话了。

  他们怀疑应浙浩是在说谎,应浙浩拿出一块留影石,“我早就料到会有今天的局面,悄悄留了一块影石,各位长老不相信,自己看吧。”

  说完,应浙浩将影石影像投射到半空。

  画面里,苏雨泽一边跟桃血浪聊天,一边将灵药随意丢进炼丹炉,期间还跟桃血浪切磋了一会武功。

  几位长老看见画面,都气得脸红脖子粗。

  特别是丹神殿分殿的长老,双眼都快气得掉出来,直骂道:“不知所谓。”

  等到苏雨泽打开丹炉,里面五十几颗回灵丹震惊了所有人,再一细看,顶级品质的灵丹就有二十多颗。

  丹神殿分殿长老,立马将留影石抢到手里,对应浙浩道:“应家主,算老夫欠你一个人情,这留影石我带走了。”

  不管苏雨泽炼丹方式如何出奇,凭他筑基期就能炼出五十几颗回灵丹,还都是上品和顶级品质的丹药,这种炼丹天赋,加入丹神殿主殿都足够了。

  其余几位长老,都暗暗决定,回去就把刚才看见的画像刻化出来,也上报主殿。

  璃晨佣兵团彻底火了,落日王朝街头巷尾全是议论璃晨佣兵团的声音。

  不仅桂真和秦月出名了,皇甫彦明一挥手结阵的身影也被留影石录下,大家都知道提升两个大境界的阵法,是皇甫彦明操控的。

  都被皇甫彦明筑基期的修为吓住了。

  桂真带着众人,没有传送很远,就传送到落日山脉深处。

  应殊然一脸骇然靠着树,看着桂真半天说不出话,平静了许久才道:“那位渡劫修士死了吗?”

  桂真抬头看了应殊然一眼,“还没,不过快了。”

  桂真话音刚落,万恶之源突然现身,“将那名渡劫修士给我。”

  应殊然手指哆嗦着指着万恶之源,说话声音都变了形,“他…他又是什么?”

  万恶之源一脸不屑看向应殊然,故作凶狠奶生奶气道:“小子,器灵你都不认识吗?”

  应殊然很久才找回理智,他当然知道器灵,可不是所有法宝都有器灵,仙级法宝才会有器灵。

  桂真没理会被吓坏应殊然,将要死不活的苏老祖从黑洞里放了出来。

  渡劫修士,却连一千万块上品灵石都抵不过。

  给小红吞了,实在太可惜。

  皇甫彦明拿着玉扇,狠狠对着苏老祖扇去。

  苏老祖全身血液被万恶之源吞噬,最后生机尽断,变成一具枯骨。

  付愁上前捡起苏老祖的乾坤戒,将它冲洗干净递给秦月,“渡劫修士的身家,一定很富有。”

  桂真靠着树说道:“分给我的份就给苏雨泽和应殊然。”

  应殊然没想到自己还能分宝物,忙摆手,“不行不行,我又没出力,我怎么能分东西。”

  :。:

看过《重生错嫁宦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