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月下美食 > 第494章 红木村与荒莽区

第494章 红木村与荒莽区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因为江小厨的到来,而被吸引,帮助江小厨恢复记忆的那口棺材慢慢沉入水底,落在水底,一双无形的大手,把棺材给拉进旁边的山洞里,山洞里伸手不见屋子,只有棺材亮晶晶的,一团乌黑闪着星星亮光的物体,钻进棺材里面,合上盖子,这里还真是舒服。

  海刹差一点被江小厨打伤,消失在水底,便不再露面,水上的人等了一天,什么都没有等到。

  白月像一个大孩子一般,把自己这大半年的经历跟江小厨说了,尤其是从山峰顶部一跃而下,江小厨捧着白月的脸:“那么高摔下来,你没有受伤吧。”

  白月摇摇头:“没有。”

  :“我实在是难以相信,我们竟然跑到这里来了,我们可要怎么回去啊,阿月,你知道吗?”

  白月愣了一下:“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那你这半年多在干什么?”

  :“想着在哪里能找到你?”

  :“然后呢?”

  :“没有了。”

  江小厨无语:“你找到我有什么用啊,我们不是一样,回不去。”

  白月托着下巴,看着江小厨,眼睛里全是幸福和满足:“只要能每天看到你,我在哪里都一样。”

  江小厨脸上挂着幸福的微笑,没有之前因为回不去而感到的不安:“你的要求还真的是一点都不高呢?”

  白月拉起江小厨:“好了,我不跟你聊了,你先睡吧。”

  :“你干嘛去啊。”

  白月抚摸着自己崭新的官服,抹一把头发,做一个自认为很帅的动作:“以前你罩着我,现在我有工作了,我养你。”

  江小厨被白月夸张的表情一下子逗乐了,白月拿着官刀,潇洒的出门。

  因为海刹的到来,大家都不敢睡一个安生觉,大半夜的,白月与林捕头围着红木村一圈一圈的守夜,你白天守夜,我晚上守夜,生怕海刹一不留神就溜进来。

  江小厨打了一个哈欠,看着窗外的星空,那么的寂静,那么的平静,放下所有的戒备,江小厨躺在床上很快便睡着了。

  一直到第二天早上,林捕头揉揉乌黑的眼圈,倒不是因为被人打了,而是连着守夜好多日子,困得了。

  白月捏着眼角,轻轻的按摩着:“林捕头,我们这么守夜没有什么用啊,也许我们紧张兮兮的守夜,夜叉找了一个舒服的窝正睡大觉呢?”

  :“我知道,这么熬下去,不等海刹出来,我们先挂了。”

  :“那你倒是想个办法啊。”

  林捕头搓一搓自己的一张大脸:“我已经跟柳树村借人了,飞鸽传书,不日便会到达。”

  白月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我不行了,我熬不住了,我得回去休息一会儿,林捕头你加油啊。”

  林捕头托着镀金一般的一双大腿:“我也不行了,这大白天的,有那四位前辈看着,应该不会出什么大的乱子,回去睡吧。”

  白月拉着林捕头一把,两个人就这么各回各家。

  白月回到自己的一方天地——茅草屋,江小厨已经准备好了早饭,木耳鸡蛋熬得汤,加上白白胖胖的白菜鸡蛋大包子。

  回到家,江小厨一个人坐在门口,一手拿着一个大包子,一手端着一碗木耳鸡蛋汤,吃一口包子,喝一口汤,无比惬意。

  闻着白月家厨房冒出来淡淡的香味,林捕头突然腿软,坐在白月家门口,捂着肚子:“哎呀,我胃疼。”

  白月扶着林捕头:“我给你看看,我是大夫。”

  林捕头脸上写着大大的尴尬,竟然忘记这个了,一个呼吸的功夫,肚子便不疼了。

  江小厨指着窗户下简单搭建的两个小火炉,一个煮汤,一个蒸包子:“刚巧早饭做的有些多,要不留下一起吃一点吧。”

  林捕头当下一点也不客气,自己盛了一碗汤,拿了一个大包子,吭哧咬了一大口,繁忙了一个晚上,这清清爽爽的大包子,带着淡淡清爽的咸味,身上的疲劳一扫而光,在喝一口汤,微微烫的热汤直接顺着肠道流进胃里,整个人全身上下都温暖开来,疲倦的毛孔也舒展开来,尽情的呼吸着清晨湿润的空气,凉爽又精神。

  林捕头尝尝哈出一口气,有一种如沐春风,泡在热汤里的感觉,好像汤里的黑木耳尽情的游荡。

  白月慢慢品味着简单朴实的早饭:“好幸福,就是这个味道,小厨小厨,就是这个味道。”

  江小厨喝干净碗里最后一口汤,放下空空的碗,伸了一个懒腰:“我出去转转,吃了早饭,记得洗碗哈。”

  白月点点头,江小厨第一次来红木村,对四周的环境并不熟悉,不过好在红木村并不大,江小厨也只是想随意走走,熟悉一下环境。

  红木村四面环水,水面上错综复杂的枝条把整个滩涂给覆盖了,一眼望不到头。

  滩涂下面有很多深不见底的深潭,不然海刹那么大的体型也藏不下去。

  江小厨在红木村内漫无目的的走着,渐渐的便迷失了方向,红木村每一条街道都不一样,但是江小厨不明白,自己怎么来来回回走着最后又都走回到了原地,难不成遇见了鬼打墙。

  江小厨跳上最近的一间房顶,居高临下,以姚窕果庄为参照物,直线朝前走着,很快来到姚窕果庄的门前,刚从房顶跳下来,引来一阵阵的不满,原来下面是一条小吃街,江小厨从房顶跳下来,很容易把房顶的灰尘弾下来,落在食物上面。

  江小厨连连道歉,看着那些诱人的美食,炖的红润剔透的猪肘子,洁白如玉的米线配上火辣辣的辣油,最后再用香菜点缀,姚窕果庄门前的展架上,放着各种各样的点心,上百种,可惜是模型,不能吃的,烤羊肉串的,卖肉比馍还多的肉夹馍的,脸盆一样大小的烤馕,应有尽有。

  江小厨好奇的来到一个烤馕大叔面前:“大叔,我要一个烤馕,还要两个羊肉串。”

  烤馕大叔操着奇怪的口音让江小厨先坐,烤馕羊肉串随后便到。

  大叔的烤羊肉串好大好大一串,每一块肉都有婴儿拳头大小,每一串上串着十多块,江小厨举着烤羊肉,咬了一大口:“外焦里嫩肥而不腻,好吃不塞牙,还有这烧烤的孜然,难得大叔磨的这么细腻,吃起来没有一点渣滓的感觉,好,真好。”

  无论在什么年代,人都渴望自己的事业得到认可,烤馕大叔也不例外,脸上挂满了微笑:“要不要喝点酥油茶,免费的。”

  :“来一碗。”

  烤馕大叔很快给江小厨打了一碗,江小厨喝着酥油茶,滑溜溜的,饮用之后,唇齿留香,仿佛哈出来的空气都带着酥油茶的香味:“大叔,真好喝。”

  :“那是,几十年的手艺了。”

  :“大叔你是哪里人啊。”

  :“我以前是个商人,路过红木村,被这里美丽的环境和纯纯的民风感染,便留了下来,至于我的故乡,在船上,还马上,在路上。”

  江小厨呵呵的笑了起来:“大叔你真是幽默。”

  :“那你先吃着,另一只烤羊肉我给你先放在炕坑上热着,不然冷了就不好吃了。”

  江小厨点点头,身为一个厨子,自己的菜品得到了认可,便会情不自禁的对那人产生好感,等到下次他再来的时候,会不自觉的把自己最拿手的好菜端上,给对方品鉴。

  大口吃着脆脆的烤馕,两个羊肉串很快便下肚了,临走之前,江小厨又要了一碗酥油茶,烤馕大叔接过钱的那一瞬间都惊呆了:“看不出来,你瘦瘦小小的,还挺能吃。”

  江小厨满意的擦擦嘴角的酥油茶茶渍:“我也不是每一顿都这么能吃的,首先一定要好吃才行。”

  :“那是那是,好吃最重要,碰上好吃的菜,就算饭量在小的人也会多吃半碗饭。”

  江小厨点点头:“大叔说的对,不过大叔,我有些好奇,想问问您。”

  :“你说。”

  :“这红木村附近的滩涂里藏着杀人巨兽海刹,你们不害怕的吗?”

  烤馕大叔故作轻松的说道:“那又有什么办法呢,总要挣钱养家啊。”

  :“大叔,红木村很小,很小,种地恐怕养活不了这么多人,而且你们根本没有地可以种,哪里来的米面啊。”

  烤馕大叔满不在乎的说道:“村子里有金矿,每年都会固定开采,运送出去,然后换了米面回来。”

  :“既然有金矿了,您为什么还要摆地摊啊,难不成有人中饱私囊。”

  :“你可不要胡说,是书大人的意思,书大人来我们红木村任职五年,勤勤恳恳,从不多拿百姓一分一毫,是书县令担心我们闲出病来,所以想了这么一个办法出来。”

  :“既然如此,为什么红木村人还是这么少呢?”

  :“少,已经不少了,很多人想要来我们红木村定居,每年有上万人家申请,最后入选的也就只有那么一户。”

  江小厨左右看看:“那你是怎么从哪一万人中脱颖而出的呢?”

  烤馕大叔得意洋洋的说道:“因为我给红木村附近数十个村庄带来了盐。”

  江小厨顿悟:“合着红木村的人都是隐形富豪啊。”

  :“可以这么说吧。”

  :“金子在我们那个年代,鸽子蛋大一块,都足够一个人吃上半年了,我感觉在你们这边,金子并不是很值钱的样子。”

  :“你是说在你们故乡,金子很值钱。”

  江小厨点点头:“对啊。”

  :“在我们这边金子一样值钱啊,一两金子能换一百个鸡蛋呢?”

  江小厨礼貌的笑了笑:“我懂,古代物质稀缺,农业不发达,所以食物最是值钱。”

  烤馕大叔打量着江小厨,江小厨尴尬的笑了起来:“大叔别意外,我是说在我的故乡,哪里一亩地能收五百斤粮食呢?”

  :“五百斤,别开玩笑了,一块好田一年撑死也就产出两百斤。”

  :“所以我说吗,在这个年代粮食比我们那个年代要值钱的多。”

  :“好了我不想跟你说话了,把钱结了吧。”

  江小厨抚摸着腰包:“我忘记了,我穿的是阿月的衣服。”

  :“你想吃霸王餐。”

  江小厨连忙解释道:“不是的,不是的,我真的是忘记带钱了,再说了红木村四面环水,我就是想吃霸王餐也要有逃跑的条件啊,阿月是我未婚夫,我可以找他来给我付账的。”

  烤馕大叔打量着江小厨:“就是新来的白捕快。”

  江小厨点点头。

  今天不是初一,也不是十五,烤馕大叔便放过了江小厨,天刚黑,烤馕大叔便上门找白月要钱。

  白月拿出红木村通用的红木币,付了账,烤馕大叔拿了钱刚要走,被白月拦着:“小厨呢,你没有把她带回来吗?”

  :“她吃完就走了,让我找你要钱。”

  :“可是我在家睡了一整天,她没有回来啊。”

  烤馕大叔上下打量着白月,你睡了一整天,就算回来了,你也不知道吧。

  对于江小厨为什么没有回来,烤馕大叔表示自己无能为力,白月只能挑着灯笼自己去找。

  红木村总共就那么大,白月很快找到蹲在墙角孤独无依的江小厨,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又是心疼:“你怎么不回家啊,不就是一顿霸王餐吗,我已经付了钱了,走走走,回家去。”

  江小厨一脸委屈:“我不是因为吃了霸王餐,才不回家的。”

  :“那是为了什么样?”

  :“这是什么破地方,我竟然在这里迷路了,怎么说姐姐也是精通奇门遁甲的,我不服。”

  白月捂着江小厨的嘴巴:“别吵,大家都睡下了,小心告你扰民。”

  江小厨一脸的委屈:“月月。”

  白月翻着白眼:“你也就有求于我的时候,才会说两句好听的。”

  :“那你是答应了。”

  :“我答应了,明天我带你熟悉一下红木村的环境,我告诉你啊,红木村是按着五行八卦的顺序来建造的,而且红木村每天不同的时间,大街小巷都会有那么一丝丝的变化,如果你按着原路返回,就等着迷路吧。”

  :“每天无时无刻都在变化。”

  白月点点头,江小厨咬着手指头:“阿月,你去过荒莽区了吗?”

  :“这个世界没有荒莽区,也没有九尾山,和天圣王朝。”

  :“我总感觉这个地方很熟悉,你说有没有可能这里就是未来的荒莽区。”

看过《月下美食》的书友还喜欢